2020年10月24日
首頁 新聞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並由農委會防檢局及藥毒所提出農方說明,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衛福部5月20日公告增訂紅豆的固殺草農藥殘留容許量,在未增訂之前,紅豆不得檢出固殺草殘留,但現在增修上限為2.0ppm即可檢出,等到農委會公告使用方法後,原本是除草劑的固殺草就能做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但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5月20日的公告再說」。

陳椒華指出,吃紅豆原本是為了消水腫,尤其是孕婦,但固殺草有生殖毒等特性,在歐美國家引起關切,甚至不被許可使用,他要求農委會防檢局提供更詳細的評估資料及報告,再召開聽證會,讓大家評定農委會的評估過程及理由是否充分,以及是否需要更嚴謹的試驗,「如果能訂出讓消費者安心的標準,也沒有一定不准」。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質疑,現在已有過半紅豆田不使用化學農藥做為乾燥劑,為何農委會要走回頭路?林淑芬指出,現在紅豆田不施用落葉劑者達到628公頃、使用氯酸鈉者有1167公頃,使用無人機噴施壬酸者有1220公頃,三者相加超過3千公頃,亦即全臺灣紅豆栽培面積6千公頃中,已有超過一半的紅豆田不使用化學農藥乾燥紅豆植株,朝向農委會十年農藥減半的政策方向前進,現在開放固殺草用於乾燥紅豆植株,「這條十年農藥減半的政策還走得下去嗎?」

從開始種紅豆就不曾使用過巴拉刈來乾燥紅豆植株的紅豆農蕭成龍說,「(增訂固殺草於紅豆的殘留容許量)預告時完全不知道,上個月公告後才知這件事,我聽了很震驚,大家也都很驚訝」,蕭成龍是美濃區紅豆產銷班班長,自己種植2公頃的紅豆,主要是跟農會契作,少量直接宅配銷售給消費者。蕭成龍說,農會經常邀請改良場的研究員來幫農民上課,如何以壬酸、氯化鈉、鹽巴、尿素、氯化鉀等調配,做為化學落葉劑的替代方案,已經推廣了很多年,農民接受度也很高,他不理解農委會為何要走回頭路。

蕭成龍說,以前消費者跟他買紅豆時,都會再三確認「你的紅豆沒有用落葉劑吧」,現在消費者已能信任他們,不會用巴拉刈來乾燥紅豆,政府卻又增訂了紅豆的固殺草殘留容許量,恐怕又要讓消費者疑心國產紅豆是不是都用了固殺草,進而改變消費習慣,改買進口紅豆,因為絕大多數國家並沒有開放使用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

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提出書面意見指出,雖然制定政策有為難之處,但希望農委會能看到,「有更多農民願意共同推動紅豆產業的升級,讓國產紅豆除了高品質之外,更有不容質疑的安全性」,固殺草本身是除草劑,是田間雜草管理重要的農藥,但是否適合拿來用在紅豆植株乾燥上,他認為需要「更嚴謹的專業試驗與觀點」,尤其是固殺草的生殖毒性,是防檢局應該要特別慎重處理的議題。「身為生產者代表,希望政府正視消費者的疑慮」,張枝烈說,希望透過這次事件,「還一碗安心紅豆湯給臺灣社會」。

最新文章

【區域農業新世代系列報導】 全面提升臺灣精品花卉保鮮儲運技術 讓世界「花」現臺灣

蘭花高貴、火鶴熱情,臺灣精品花卉外銷全世界,深受國際市場青睞,每年創造的產值遠高過蔬菜、果樹、特作、雜糧與稻米等農作,如何全面提升花卉切花保鮮儲運技術以滿足市場需求,成為一大挑戰。

保育生物多樣性 監測過程須有4大關鍵要素

監測野生動物的分布與動態變化,是保育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方法之一。在固定的地點,以同樣的調查方法與調查時間,長期反覆調查,能獲得一個地區的自然資源與生物族群的狀態,以及環境棲地的變化情形;調查成果可作為經營管理與保育策略的依據。

鯊魚漁獲鰭不離身11月有新規定 抓違規更快速

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去年年會通過整合性鯊魚養護管理措施,針對鯊魚鰭不離身有新規定,並自今年11月1日起實施,漁業署也跟進修正相關規定,以符合國際漁業組織對於鯊魚護管的要求,包括刪除鰭身比小於5%的規定,以及明確規定當漁船捕獲鯊魚後鰭與身的處理方式。

貢寮九孔鮑11月盛產 初採池邊價行情讓漁會笑了

冬天北海岸當季美味,不能缺了貢寮九孔鮑!貢寮九孔鮑即將進入盛產季,現在已有養殖漁民試採,目前九孔池邊價1斤450元至480元的行情,比去年同期價格好一些,農委會漁業署長張致盛表示,養殖戶告訴他「氣候平順,九孔鮑生長過程順利」,本季九孔鮑價格應該會不錯。

【農產加工新紀元4】雜糧加工前的關鍵工序:採後專業篩選

保證責任臺中市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中都農合)透過各式各樣的加工品,為國產雜糧在消費市場打開一扇大門,而中都農合理事主席馬聿安認為,在談農產品加工之前,有一個步驟不可不重視:採後處理與專業篩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