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新聞 遙控無人機專章3月底上路 僅百人取得合法代噴農藥資格

遙控無人機專章3月底上路 僅百人取得合法代噴農藥資格

交通部民航局《民用航空法》〈遙控無人機專章〉3月底將正式實施,去年農委會防檢局預先辦理農藥代噴人員訓練課程,雖有360人取得證照,但僅有111人通過民航局無人機操作證的預先評鑑。防檢局表示,未來施藥作業除了代噴人員需要取得相關證照、事先申請外,3日內還要上傳施藥紀錄及航跡到防檢局的無人機代噴管理系統,近期防檢局就會開始測試系統,預計月底就能跟法規同步實施。

近年農民以無人機施灑藥劑取代人工噴藥的狀況越來越普遍,雲林縣智慧農業植保無人機協會理事長康賢明就說,3年前國內植保機僅20台左右,現在光是雲林縣超過40台,自己一年代噴的面積就有500甲。為了因應月底將上路的〈遙控無人機專章〉新制度,康賢明與幾名協會會員都在去年就取得合法代噴資格,避免未來違規受罰。

代噴業者規劃無人機飛行路線。(圖片提供/藥毒所)

根據〈遙控無人機專章〉規定,只有法人身分才能執行農藥噴灑、空拍、調查等行為,操作前必須向縣市政府申請,且操作者須領有專業操作證才能執行任務。其中無人機施灑農藥除了需要符合民航局的飛行安全規範之外,施灑農藥的行為也受防檢局規範,因此3月31日後,無人機代噴操作者必須擁有農藥代噴人員證照、通過專業空中施作訓練,以及領有民航局所發放的無人機操作證才能合法代噴。

防檢局去年為了讓農友在法規上路前就有空中施作的代噴資格,委託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臺灣大學及嘉義大學辦理9場訓練課程,總計有360人取得農藥代噴與專業空中施作訓練證照,其中只有111人同時通過民航局無人機操作證預先評鑑,在31日法規實施後就能取得證照。

防檢局植物檢疫組組長陳宏伯表示,今年起農藥代噴與專業空中施作訓練課程會由臺大及嘉大來辦理,預計東部也會找尋適合的校系來辦理考試,降低東部農友考照的成本,預計1年至少會提供400個訓練名額,協助農友建立基礎無人機施藥概念。

去年藥毒所與臺大、嘉大共開辦9個場次的農藥代噴人員訓練課程,總計360人取得證照,但只有111人同時取得民航局的無人機操作證。圖為藥毒所上課影像。(圖片提供/藥毒所)

在無人機施藥規範上,陳宏伯表示,去年11月防檢局就修訂〈農藥使用及農產品農藥殘留抽驗辦法〉,新增第6條無人載具定義,其6-1條也規定無人飛行載具施藥作業應由代噴農藥之業者為之,操作者要取得空中施作類別的農藥代噴技術人員證照,並且要求飛行高度不得超過植冠4公尺,業者在施藥後3日內要到指定的平台填報施藥紀錄、上傳飛行軌跡等,違反規定者,地方政府可依照農藥管理法第53條處1萬5千元以上,15萬元以下的罰鍰。

陳宏伯進一步說明,除了此項法規外,防檢局也委託藥毒所進行大宗作物的無人機農藥施灑試驗,建立不同作物的不同藥劑施作方法,今年2月已公告〈水稻葉稻熱病及穗稻熱病防治藥劑無人飛行載具之使用方法及其範圍〉,內容包含藥劑稀釋倍數、施藥方法、施藥時期等,會陸續釋出鳳梨、玉米等作物的建議施藥方法,未來若未依公告方法施藥也會開罰。

在東部執行無人機代噴業務的青農黃瀚認為,政府願意正視無人機代噴農藥是好事,只是未來也要確實執法,才能保障合法代噴業者的權益。康賢明也認同取得證照才能施灑農藥很重要,只是不少年紀較長的農友對於考試並不在行,會有被制度排擠的感覺,未來如何推廣專業分工,或輔導年長農友取得代噴資格,要再用心。

另外,也有農友反應,現行在無人機專章中規定申請施灑農藥需具備法人身份,且施作前要提前15天申請,施作時要在系統上報到、結束再登離,種種行政程序繁瑣。

陳宏伯回應,防檢局尊重民航局的規定,但也向民航局反應,能否適度放寬登記施灑農藥的身分別,近期會有施灑農藥無人機的公聽會,再看民航局的決定。至於農友認為作業規範過於繁瑣,陳宏伯說,「應該不會啦」,都是電腦登記作業,不是透過紙本的審查作業,並且無人機施藥都屬大面積操作,都要事先預約,不可能幾天前才決定要噴,所以事前申請應不會造成太大困擾,而施作完要上傳的用藥及航程資料,防檢局設置的無人機代噴管理系統也會與民航局的網頁連結在一起,讓農友便於登錄。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