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女話她】從遍地荊棘裡活出燦爛

文、圖片提供/潘家欣

世界總是對男孩說:勇於突破、追求夢想、大破大立、不要在乎他人眼光!

然後對同年齡的女孩說:認命些、溫順些、要注重名節、要為妳的家人(其實就是丈夫和小孩,絕對不是為了娘家媽媽)犧牲⋯⋯族繁不及備載。

當女人可真苦,妳的生命不是妳的生命,連妳的孩子也不是妳的孩子,妳的成就不是妳的成就,都是人家的施捨。

但是,幸好有潘玉良(1895∼1977),教我們改寫世界。

潘玉良出身貧寒,1歲喪父,8歲喪母。長到13歲就被嗜賭的舅父賣到蕪湖妓院去抵債。是的,中國20世紀最重要的女性藝術家之一,曾是個妓女。

但是潘玉良在1913年遇見了恩人潘贊化,為她贖身,納她為妾,並且讓潘玉良受教育、學畫。1920年,潘玉良考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1921年轉考入里昂中法大學,飛往法國,算是和徐悲鴻做過短暫的同學,留學生活費由潘贊化供應,不足之處就省吃儉用,努力畫畫。幸好她的作品有得獎(拍拍手),還有些獎學金可以小補一下。之後又考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羅馬國立美術學院(欸,說起來潘玉良考試很膩害啊,她應該要開補習班的)。羅馬美院畢業後,由上海美專校長劉海粟親自聘任,潘玉良回到中國,擔任母校的西洋畫科主任。

這故事多美,一個落難的女孩,因為貴公子的慧眼與憐憫,救她於紅塵,然後女孩出國深造,載譽歸國,貢獻自己的所學,教育下一代的年輕藝術家⋯⋯但是中國的酸民沒有忘記她的出身,有人惡意割破她的展覽作品,在上面塗鴉妓女字樣;有人則謠傳她根本不會畫畫,只是請槍手代筆,逼得畫家得當眾素描,證明自己的實力。噢,但是他們不會這樣要求徐悲鴻的,因為徐悲鴻出身好,又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誰都知道女人能力遠遠不及男人,不是嗎?

潘玉良滿懷熱血回母校,身為西畫科主任,她大膽開設人體模特兒課程,期望能建立完整、正規的西畫訓練學程,結果裸體課變成上海的大醜聞,大家聽到學校讓學生畫脫光光的女人,紛紛批評這個藝術家不知檢點、妨害風化,潘玉良在中國南來北往,教職生活總不如意,1937年她辭職離開中國,旅居巴黎40年直到病死,再也沒回來。法國雖然是異鄉,卻給她立足之地,即使小得可憐,法國對藝術家還是比較寬容些。

潘玉良雖然在中國飽受排擠,但是她對祖國仍抱持強烈的民族之愛,後來文革爆發,潘玉良無法回國,她卻始終堅持不入籍法國。死後,畫作囑託給晚年的愛人王守義,全數回到中國。

PROFILE

潘家欣 

臺南人,1984 年生,大學主修美術,著有詩集《妖獸》、《失語獸》。 平日剪紙、寫作,最近開始兼任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

專欄簡介 

以藝術家、主婦、母親、妻子、女兒之眼重讀世界名畫,並用擴音機用力廣播畫面中長期缺席的女性之聲。搭配插圖均根據原作改繪而成,有時搞笑,有時殘酷。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8月號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