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臺灣巨木,奇觀以外的意義 

去年4月,澳洲生態攝影團隊深入北臺灣棲蘭山,完成史上第一張東亞最高樹種臺灣杉巨木,約70米高的「三姊妹」等身照創舉。推動此計畫的幕後功臣是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助理研究員徐嘉君。他表示,臺灣地形複雜,巨木探勘不易,不穩定的地質也不利於於樹木長期生長,但尋找自然界的極限,對了解環境或保育都有重要意義,未來將繼續以尋找臺灣最高最大的樹為目標。

地形複雜,在臺巨木探勘難度高

為了讓民眾更認識臺灣杉,臺北植物園腊葉館在今年3月開始,舉辦為期半年「臺灣杉特展」,推動臺灣杉等身照拍攝計畫的徐嘉君,也在上週到場演講,分享拍攝臺灣杉與探勘巨木的心路歷程。

臺灣地形複雜,深入山林的巨木探勘任務,比許多國外環境困難,常需以人力負重步行多日,且可能無功而返。

徐嘉君表示,探勘巨木是一個專業的任務。不僅需要GIS(地理資訊系統)及資料支援、還要能研究古道及文獻、更要具備訪談能力、要組隊、還要有體力能爬樹。徐嘉君強調,這些能力在臺灣尤其重要,因為在臺探勘巨木,無論難度、有趣程度都遠比國外高。

「臺灣的地形跟歐美比起來,真的複雜很多。」徐嘉君指出,國外許多巨木探勘都能藉由GIS來了解,也可以用小飛機去找。臺灣因為地形太複雜,而且很多地方到達難度高,常常需要人力負重,是歐美國家比較少見的需求。

2014年,徐嘉君(左1)首次攀爬臺灣杉巨木三姊妹,去年邀請澳洲團隊The Tree Projects來臺合作拍攝三姊妹,完成史上第一張東亞最高樹種臺灣杉的等身照。(攝影/Steve Pearce)

「進去山裡常常一走就是5天10天,還不一定能到達。」徐嘉君說明,今年過年為了找尋一棵判斷可能高達80米的台灣杉,跟研究團隊再度前進棲蘭山,走了5天,最後因遇到懸崖無法渡溪。「那棵樹在光達資料上看起來應該是120米,但是因為臺灣的樹常常長在溪谷上,偵測起來常有誤差。這次沒辦法到達確認,只好下次再來。」

徐嘉君指出,找尋巨木除了要有科技支援,訪談跟搜集資料的能力也很重要。「範圍那麼大,不可能大海撈針,搜集資料跟耆老訪談都要做。」徐嘉君指出,之前曾判斷在本野山某區域可能有破紀錄的臺灣杉林,就找了很資深很有經驗的當地嚮導,帶著團隊去探路,下次出發,將帶著光達資料跟雷射測距儀再確認。

巨木探勘是專業的任務,除了要做足研究,爬樹專業跟長時間跋涉的體力都是必備。(攝影/Steve Pearce)

「臺灣的樹要長到70米以上很困難。」徐嘉君表示,臺灣是一個地殼變動頻繁,地形很不穩定的島嶼,加上近來極端氣候影響,山崩、颱風或地震都很常見,能夠找到夠高的樹,就應該記錄下來。

找到最大的樹,我們才會對其它的樹有所期待

徐嘉君表示,2016年在倫敦國際樹冠層研討會,結識澳洲團隊The Tree Projects,才催生了拍攝臺灣杉三姊妹的計畫。也認識了在美國從事大樹紀錄的團隊Ascending the giants。Ascending the giants團隊主要在美國西北大平洋沿岸活動,找尋當地不同樹種最高跟最大的樹並加以記錄。

徐嘉君爬上臺灣杉三姊妹其中高達64.3米的二姊,進行高空繩索作業,為巨木拍攝任務建構相機支點。(攝影/Steve Pearce)

「為什麼要找最大的樹?」徐嘉君拋出疑問,Ascending the giants團隊則回應,在美國西北太平洋沿岸,有零星的記錄顯示,過去當地最高的樹,應該比現在最高的樹更高。「在這些樹變化之前必須把它記錄下來,如果沒有保留,我們根本不知道自然可以到達什麼程度,這些紀錄可以帶來很多啟示。而且,保育是需要啟發的。」

徐嘉君表示,有了最大最高的記錄,我們才會對自然產生期待,生態保育應該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也才有參考。徐嘉君舉例,2016年,史丹佛大學的團隊,在婆羅洲找到世界上最高的熱帶樹林。「那片樹林總共有50棵樹,最高的是94公尺,其它也都有90公尺高。」徐嘉君指出,當初婆羅洲伐木的狀況一直很嚴重,卻因為這個發現,連帶產生「婆羅洲之心」的生態保育計畫,「這些發現,可以為保育帶來很大的助力。」

臺灣杉巨木拍攝任務動用了156個人天數,克服艱鉅氣候與人力挑戰才得以完成,圖為攝影團隊與主角「三姊妹」合影。(攝影/Steve Pearce)

另外,身為附生植物研究專家的徐嘉君,因為臺灣杉三姊妹的拍攝計畫,意外發現三姊妹的樹木枝條半數以上多分佈向西,初估可能與棲蘭山易受東北季風影響有關。徐嘉君也因而開始在棲蘭山的樹上,架設小型氣象站跟相機,為樹冠層的氣候變化與生物活動,留下更細緻的紀錄,供後續研究參考。

【相關資訊】

臺灣杉特展

日期:3月10日~9月30日

地點:台北植物園

活動資訊可參考:https://bit.ly/2vHQZ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