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9日
首頁 新聞 【飽讀好書】《植物彌賽亞》:從實習生到皇家園藝師,拯救世界珍稀植物的保育之旅

【飽讀好書】《植物彌賽亞》:從實習生到皇家園藝師,拯救世界珍稀植物的保育之旅

內容提供/ 天下文化 文/ 卡洛斯.馬格達勒納

為什麼你該讀這本書

這本書不只讓讀者一窺皇家植物園園藝學校的養成訓練過程。也介紹許多珍奇動植物,包括全世界最迷你的溫泉睡蓮、最巨大的亞馬遜王蓮、目前唯一發現由蟋蟀授粉的卡氏大彗星蘭、宛如插在地上的大型眼線筆的芮氏龍舌鳳梨……最重要的是,每一種植物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都是一個希望,是地球未來命運之所繫。

我站在溫室的工作臺前。這是一個多霧的清晨,地點是位於倫敦市的皇家植物園邱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在我面前是一株羅德里格斯咖啡(café marron),一種非常漂亮的灌木,終年開花,有著深綠色的葉子和類似茉莉的雪白色花朵。它是從印度洋的羅德里格斯島(Rodrigues)一株植物上取得的插條繁殖而來。

事實上,我應該說「那株」植物,因為那曾是該種植物在世上最後剩下的一棵植株。這種植物的拉丁學名為Ramosmania rodriguesii,一度被認為已經絕種,從世人眼前消失了不只五十年,但是在一九八○年,突然間被一名學童發現了。

扦插的用處很有限。唯有可以生產種子,才能保證這種植物可以在野外長期存活。沒有種子,它注定要死去。這些年來,專家們試遍各種方法,想讓它結出種子,但卻都失敗了。

現在輪到我了,我是否能破解這個祕密?

我選好一朵花,然後小心翼翼打開解剖刀片的包裝。我用刀片頂住這朵花,屏息以待。

我即將劃下最終改變此一物種命運的一刀。

且容我先介紹一下自己。我名叫卡洛斯.馬格達勒納,我熱愛植物。

二○一○年,我被記者圖農(Pablo Tuñón)貼上「植物彌賽亞」(El Mesías de las Plantas)的封號,他當時在《新西班牙報》上報導我的工作。我猜測這個名稱的由來,部分原因是我在後聖經時代(但卻是前文青時代)留了鬍子與長髮,再來就是我花了很多時間企圖拯救瀕臨滅絕的植物。

艾登堡(David A­enborough)爵士在皇家植物園邱園拍攝「植物王國」系列影片,當時他採訪我,這個封號因而傳播到全世界觀眾的耳裡。植物彌賽亞很快成為我在媒體上的綽號,提供朋友和同事大把消遣我的機會。家人也很樂於想像我老媽走到陽臺上,用巨蟒劇團在「萬世魔星」電影裡赫赫有名的敘事口吻,大吼一句:「他才不是彌賽亞,他是一個愛搗蛋的小男生!」

別擔心,我並沒有彌賽亞情結。

我最近特別查了一下「彌賽亞」這個詞,它有好幾種定義:「一種領袖,被視為某個國家、團體或目標理想的拯救者」、「對某個理想或計畫充滿熱忱的領袖」、「一位拯救者」,以及「信使」。我的目標是成為以上每一種人。

我的使命是,讓你們意識到植物到底有多重要,事實上,我對這個想法簡直著魔了。我想告訴世人有關植物的一切,以及它們為我們做了什麼,對我們的生存有多重要,還有我們為什麼應該搶救植物。對我們,以及我們的孩子來說,植物是這個星球未來的關鍵,然而它們卻日復一日被幾十億人視為理所當然,而且我們往往輕看植物帶來的好處。對於這樣的無知與冷漠,我深感挫折,有時候甚至覺得憤怒。

我們或許盲目到看不清事實,但植物是一切的根本,不論直接或間接來看。植物提供我們呼吸的空氣;植物讓我們有衣服穿、治療我們、保護我們;植物提供我們遮蔽掩護、日常飲食。想想醫藥、建築材料、紙張、製造車胎和避孕用具的橡膠、製造丹寧牛仔褲的棉,以及做洋裝用的麻。想想麵包、豆子、茶、柳橙汁、啤酒和葡萄酒。想想可口可樂。然後再想想,牛是怎樣把吃下去的青草、青貯飼料或乾草,變成供應我們的肉品及乳品;雞是怎樣把吃下去的小麥和種子,變成供應我們的雞蛋;綿羊又是怎樣吃青草,然後提供我們羊毛。

看到了嗎?植物是我們最厲害但又最謙卑的僕人,它們每天照顧我們,在生活的各個層面。沒有植物,我們根本活不下去。事實就這麼簡單。

然而,對於植物的慷慨,我們的回報方式卻駭人聽聞。它們既沒得到感謝,也不受珍愛。我們對待它們的方式不像對僕人,而像是對奴隸。植物的家被摧毀,親族被大批殺害,被迫大量生產,而且被噴灑化學物質。人類的工廠式農業不只用於動物的飼養,也用在植物的栽種上,而且後者的環境代價具有同樣的毀滅性(非永續發展的棕櫚油生產,只是這類悲慘案例中的一項)。

本書作者卡洛斯.馬格達勒納

我們摧毀了雨林,把作物栽種在並不支持它們的土壤中。我們不思考森林裡可能存有什麼樣的寶藏,就把動植物逼到極危,甚至滅絕的程度。在探索和殖民擴張的過程中,我們把山羊引進許多島嶼,讓牠們在那裡充分咀嚼島上細緻的特有原生植物,直到最後一株都不剩,這等於是將穩定土壤的「綠膠」給剝掉,引發侵蝕問題,最終把整座島嶼沖蝕掉了。我們還引進具入侵性的雜草:它們像令人窒息、匍匐潛行的死神,使出陰險的植物殖民主義,將當地植物悶死。即便到現在,我們依然在農地上蓋房子,鋪設看不到盡頭、了無生氣、畫上白線的柏油路,遮住一度長滿野花的草原,也遮蔽了我們的心眼,讓我們看不到後果。這展示出一種可以稱為「植物盲」的流行病。我們毀滅了植物,隨之也毀滅了動物。鳥類、哺乳動物和昆蟲,全都會永遠消失。我們甚至鮮少想到自己在做什麼,就算我們偶爾想到了,也還是無法充分理解後果有多嚴重。

我們已經脫離了人類與植物曾經有過長達數千年的直接互動,自從工業革命後,已開發國家的大部分人口都不曾與植物一起共事,也很少與它們交流。人口從鄉間往都市遷移的大潮流中,我們和植物失去了直接的連結。

問題主要在於,不論我們對植物幹了什麼事,它們都無法說出來、無法請願、無法提高音量或拍桌子,來警告我們摧毀植物有多愚昧,提醒我們植物有多重要。植物遭砍殺時不會流血,被焚燒時不會尖叫,也無法在書裡寫下訊息。植物需要有人幫它們做這些事。

如果植物無法製造種子來確保自己的生存,那是因為各植物族群已經嚴重破碎或縮減,又或是倖存者只剩下一口氣苟延殘喘,它們需要有人代為發聲。植物需要有人開口替它們說:「我不容許滅絕。」植物需要有人一方面懂得植物科學,另方面也有意願熱情支持,使出一切可行方法,來確保植物的生存。

許多世界級的植物園,例如邱園,設置目的不只是為了教育大眾和提供觀賞。他們還會蒐集並保存罕見物種(包括人工栽培和野生的植株),讓這些植物不至於消失殆盡,也讓科學家可以研究,而且這種做法已經延續了好多世代。這些地方有學術及園藝本領高強的工作人員,園內的蒐集更是舉世聞名。然而,這些植物園雖然全心投入而且胸懷熱忱,還是需要有人幫忙把訊息傳播到世界各地。

我希望能成為這個人。

我希望能讓世人曉得植物為我們做了多少,我希望我們能給予植物應得的重視與感謝。

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植物對於我們的生存有多重要,而且不只是對我們,也包括我們的親人——我們的祖父母、我們的孩子,以及未來的後代。我希望我們能領悟到,沒有植物,我們就會死去,而且大部分在陸地生活及在空中飛行的生物也會一同死去。我希望我們能體認保育的重要性而充滿熱情,能燃起熊熊決心,堅持永不放棄,哪怕世上只剩下最後一株植物。我希望我們能徹底了解植物的重要性,因而深受感動,並採取行動。

沒有支持者幫忙傳福音,彌賽亞不可能扭轉世人的態度。說到保育,我們需要熱情,我們需要動機,而且我們需要行動。是時候應該改變了。

我希望這本書能發起這項改變。人需要植物,植物也需要人,就讓你我成為傳播這則訊息的開端吧。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植物彌賽亞》:從實習生到皇家園藝師,拯救世界珍稀植物的保育之旅

最新文章

豬肉原產地明年強制標示 食安專家建議肉品供貨也要標

國內明年起開放含萊克多巴胺豬肉進口,衛福部以食品強制標示「豬肉原料原產地」,確保產地資訊公開透明,消費者可自主選擇。但食安專家質疑,豬肉產品使用混合原料要如何標示?肉品食材未追溯,下游餐飲業者又如何確定原料來源?

產地到餐桌最後一哩路 餐飲業須豬肉餐點追溯機制

國內明年1月1日起將可進口含萊克多巴胺豬肉,食品履歷專家擔憂,餐飲管理缺乏溯源機制,食品追溯斷鏈,原料產地管理恐有漏洞;國產豬標章實施後,畫分國產與非國產豬,但非國產豬不只是美豬,西班牙豬肉會不會受到影響,令業者擔心。

中秋烤肉選擇冰3天國產雞?還是凍數月進口雞?雞肉新鮮烤前不必醃

進口冷凍雞肉大舉進入臺灣,近3年的進口量都在21萬公噸以上,但進口雞肉受歡迎不是因為品質好,而是因為價格便宜,國產白肉雞價格雖然幾乎是進口雞肉價格的2倍,但國產雞肉有新鮮、營養不流失的優勢,農委會推薦中秋節烤肉優先選擇國產雞肉,新鮮的雞肉不必先醃再烤,烤熟後再上醬汁,烤肉美味清爽、烤盤不黏好清潔。

有機農業推動有成 8月正式突破1萬5千公頃

農委會積極推動國內擴大有機及友善耕作面積,去年5月30日《有機農業促進法》正式施行,農委會即訂下國內1.5萬公頃的目標,截至今年8月底,有機驗證面積達10,374公頃,友善耕作登錄面積4,646公頃,合計15,020公頃,成功達標。

香蕉盛產隨便丟? 屏東縣府:農團去化餵豬、做綠肥

國內香蕉盛產,近日網路流傳一支影片,以「滿坑滿谷香蕉,潘孟安原來這樣處理…」做標題,意圖使人以為是政府不當去化。屏東縣政府、內埔迦登果菜生產合作社均出面澄清,此為農民團體向農民收購的香蕉次級品,主要提供豬隻食用及做堆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