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水族神奇寶貝「蝴蝶藍」登場 油彩蠟膜蝦秀鈷藍色新裝

水族神奇寶貝「蝴蝶藍」登場 油彩蠟膜蝦秀鈷藍色新裝

白底色,襯上紅點點、紫點點的油彩蠟膜蝦,今年新裝發表!農委會水試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在建立油彩蠟膜蝦繁養殖技術時,也同時選育新品系,最新育出來靛藍色及鈷藍斑塊的油彩蠟膜蝦,加上原有的紫色及棕色斑塊品系,已收集到數種顏色了,將透過育成中心模式培養廠商人工繁養殖並量產油彩蠟膜蝦的能力,為觀賞水族產業增添生力軍。

油彩蠟膜蝦的體色,原本是隨機分布,在自然界是偏向紅色系,但夏威夷海域的油彩蠟膜蝦偏紫色,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城振誠說,他採取的是定向選育,「我要做出藍色,就是把偏藍色系的蝦選起來,經過繁殖選育,最後獲得斑點為藍色的品系」,透過量產及品系雜交技術,成功育成具靛藍色斑塊品系,並進一步選育出鈷藍斑塊的油彩蠟膜蝦,顏色鮮艷亮麗,像是綻放於海中的美麗蘭花,因此命名為「蝴蝶藍」。

色彩繽紛的油彩蠟膜蝦是水族缸中最吸睛的焦點(圖片提供/水試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

城振誠指出,油彩蠟膜蝦體表猶如上過蠟一般光亮,全身米白鑲嵌著斑塊,螯肢膨大扁平,靜止時像一朵盛開的花朵,揮動大螯時則像擂台上矯健的拳擊手,模樣逗趣、動靜皆美,堪稱是最具療癒效果的神奇寶貝,但也因為太美太療癒而遭到過度採捕,導致天然族群數量日漸減少,影響生態平衡。

雖然澎湖海域也有油彩蠟膜蝦,但國內觀賞海水缸的油彩蠟膜蝦來源,大多數都是進口,來源為斯里蘭卡、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市價1隻大約500元。

生活在珊瑚礁的水族,經常因為美麗的外衣,而遭人類過度採捕,族群量減少,為了保護生態,水試所建立過許多珊瑚礁水族的人工繁養殖計畫。油彩蠟膜蝦的人工繁養殖技術已經建立,且在人工繁殖技術開發的過程中還「順便做了體色選育」,意外開拓市場商機。

廠商對油彩蠟膜蝦的人工繁養殖及量產技術也有興趣,希望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協助他們量產;研究中心的繁養殖蝦子的技術是穩定的,只是量體沒有很大,受限於環境因素,雖然有量產技術但無法實際大量生產,但依照已建立的模組,廠商可以放大應用,因此,將透過育成中心的模式,讓廠商先學習技術、試養,再擴大規模量產,已有1家廠商已經提出申請,行政作業流程進行中,還有其他廠商正在洽談。另外,廠商認為,要能設計成小型水族缸直接販售,讓飼養者只要按時添水即可,如此較有利於推廣。

在家裡海水缸養油彩蠟膜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牠的食物有點貴,油彩蠟膜蝦愛吃海星,對其他食物興趣缺缺,1個月沒吃到海星就會死,水族館的海星售價1隻50至100元,城振誠說,未來可以開發具海星誘引物質的飼料,讓油彩蠟膜蝦願意吃,不過,東南亞國家海域的海星數量其實很多,而且價格便宜,加上油彩蠟膜蝦對於海星的狀態不挑,生鮮的、冷凍的、乾燥狀態的,都可以吃,以生猛海星做為食物,飼養油彩蠟膜蝦的成本太高,但若能進口冷凍海星,價格可能會便宜到讓人不想開發飼料。

城振誠同時表示,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也是以海星餵食油彩蠟膜蝦,海星有很強的再生能力,所以研究人員扒下海星一部分給油彩蠟膜蝦吃,剩餘部分再放回海裡,海星又會長大,研究中心就在海邊,所以研究中的油彩蠟膜蝦有足夠的食物可以吃,但若在家裡的海水缸餵養,那又是另一回事,但也慶幸油彩蠟膜蝦不挑食物型態,冷凍的海星,牠們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油彩蠟膜蝦正在水族箱裡進食,牠的食物是海星。(圖片提供/水試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城振誠)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4】小農結盟成合作社攻占大型通路 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之路

保證責任雲林縣古坑有機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古坑合作社)集結小農力量攻占大型通路;連鎖通路家樂福積極推動多樣化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目標創造更親民的有機消費環境。在生產與消費的兩端,皆為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立下里程碑。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

文旦除花利用增收益 20多種加工產品開發新商機

文旦柚遇到盛產,市場價格就不好,中秋節過後價格也會直直落,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開發文旦多元利用技術,在「新欉」文旦開花時就預先「除花」,不讓果樹長太多果,並利用文旦果肉、果皮及柚花,開發出20多種加工產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新農業發展經驗與臺灣的發展契機

以色列的領土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大約是臺灣的61%;其中有一半的面積更是沙漠土地,可耕地僅約0.44萬平方公里,只有臺灣的一半左右。不過在2019年,以色列的農產品出口值 (包含農作物、蔬果、花卉、畜產;不含水產、加工食品) 已突破20億美元,約為臺灣的3倍左右。究竟在農地不足、水源有限、先天環境不佳的狀況下,以色列是如何創造這樣的農業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