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濃野蓮缺工,官盼「少年雞」與農機,民盼外勞

文、攝影/ 林順良

今年9月,移民署在高雄市美濃區發出行動,查捕宋姓農民的八名非法外勞,這波大動作像投下震撼彈般,意外造成水生蔬菜野蓮種植區的骨牌效應,窩身美濃的外勞紛紛走避,直接衝擊高度依賴外勞的野蓮農民,影響採收作業。農委會農糧署南區分署長姚志旺掌握訊息後認為,應誘導型農走入農村,讓作農人口年輕化,「乎這批少年雞帶動農村,挹注新活力,」同時解決缺工的沈痾。

「農村缺工的問題,早已浮上了檯面」姚志旺闢頭就點出了農村窘態,他與立法委員邱議瑩、高雄市政府農業局農民組織科長梁銘憲、工研院產業服務中心吳信茂、美濃區公所主秘楊孝治等人,在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的媒合下,日前(10/4)直接在農會與野蓮業者面對面溝通,期待為野蓮業者的缺工潮捎來曙光。

高雄市美濃區為國內頗具產業規模,且產量最豐的水生蔬菜野蓮種植區,面積約100公頃,美濃區農會估算,一年至少帶來3億元的產值。野蓮一年四季都可採收,颱風來襲,更因在水面下,不受強風蹂躪,風災過後,農民依然可下水採收,完全不影響收成。

農會總幹事鍾清輝看上了野蓮獨具的強項,他說,颱風過後,野蓮因穩定性夠,還輕巧地扮演著調節蔬菜物價的角色哩!

野蓮為美濃區帶來了蓬勃農村經濟,但是栽植野蓮卻得與天氣對抗,夏天裡,著青蛙裝、潛水衣下水,浸泡田水中,酷熱難當,冬天則是寒冽凍骨,儘管野蓮帶來農村生機,但有意下水工作的在地農工卻少之又少,加上農業外勞並未獲准開放,農民求工需求走偏地傾向非法外勞人力,且越陷越深。

水田採收後,進清洗池,篩選出優質野蓮。

野蓮勞動力依靠依親來台越南人

在野蓮區工作的非法勞工,絕大多數是以依親名義來台的越南人居多,利用來台期間到野蓮區掙錢,農民也因欠缺農工而一拍即合,頻頻授以栽植技巧,不斷地養成了在野蓮水田中靈巧的採收人力,農作技巧越是熟成,與農民合作的密合度,也就越來越高了。直到移民署「突發性」地發出查捕動作,才撕裂了農民與外勞的主僱關係。

立委邱議瑩說,農村缺工是普遍性的問題,梅姬颱風來襲後,她陪同總統蔡英文勘災發現,就連木瓜園搭網工也欠缺地很嚴重,由於拉網需要年輕力壯的農工才拉得動,不少農民向蔡總統請求由國軍來拉。但蔡總統婉拒農民所求,蔡總統認為,農村存在的問題在於農業人口老化、缺工,所以不能一再依賴國軍。

邱議瑩轉述蔡總統後來指示農委會做成政策決議,即增加年輕的農業人口,像是推出型農來帶動農村活力,「要吸引年輕人回來,工資也要提高,」至於引進農業外勞,則有管理制度層面的問題,像是木瓜、野蓮等作物都是常年生,但有些作物產期卻有季節性,需工季節不一定,所以「已請勞動部與農委會來配合,在短期內解決,是責無旁貸。」

農機與型農vs.外籍勞動力

家中務農的姚志旺,也舉出了家中農地種植花生,同樣面臨到缺工的難題,所以農村要引進機械化作業,來解決農工的不足,屏東縣種植芝麻的農民,引進機具後已具成效,農村除了要機械化外,也要建立平台來驅動型農投入農村,農村如果結合「少年雞仔」的力量,整體建構,更見活力。

農民李煥生以為現在談農業外勞或是吸引年輕農力,都已緩不濟急,因為野蓮種植缺工問題,已迫在眉睫,他向總幹事鍾清輝建議,應透過農會設置專案並建立平台,把來台依親的外勞及嫁來台灣的女兒登記造冊來僱用,如此一來,就可詳盡掌握外勞動向,同時更可免除人力仲介抽取佣金。

農民任治美追加說明指出,可由嫁來台灣的女兒掛保證,再引進父母親來台工作,就可以儘速地解決缺工的問題。一位農民更喊出有「有錢也僱不到工的」難題,他說,陷入缺工窘境後,現在完全僱不到工人,儘管時薪不斷加高,由200元攀升到250元,「還是找嘸工。」

高雄市政府農業局農民組織科長梁銘憲表示,目前只有屠宰業通過農業外勞,乳牛飼育業還在研議中,但是屠宰業開放農業外勞也有限定,像是四名本土勞工才能再加配一名外勞,確保本土勞工就業保障。至於大家反映的問題,會向農委會建議,因為像是茶葉、菇類種植業也一樣面臨缺工問題。

總幹事鍾清輝對大家謀出共識,期待能早日解決農村缺工的問題,他表示,高雄區農業改良場也積極研發機械化,他期盼大家再共同努力,讓困擾農村的缺工潮消失。

篩選出的野蓮,再秤重分綑後銷售,一切都依賴人工。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