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家中於山坡地種植大片釋迦果樹,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但仍有親友種植釋迦為生。圖為筆者父親與大旺釋迦。
農觀點
我的父母是臺東老農──近30年的釋迦栽植變遷故事/陳建安

也許你會以為,農民沒有改變或創新,但對稍微熟悉或喜愛吃釋迦的民眾來說,釋迦農地在近30年間歷經數次栽植「變」種,其推陳出新程度大概除了這次難兄難弟的蓮霧之外,絕對是目睹了臺灣精緻農業發展成果的代表作之一。而這農業革新背後,無非就是農民自我新創與努力追尋市場的投注。

新聞
鳳梨釋迦奬勵外銷門檻有設限 蓮霧改品種、轉內銷來解套

中國大陸暫停臺灣釋迦及蓮霧進口,農委會緊急啟動因應對策,除加強國內促銷外,也將擴大既有外銷市場,今(22)日兵分兩路,分別前往鳳梨釋迦及蓮霧產區與產銷班及農民座談。農委會計畫分別移轉鳳梨釋迦、蓮霧各5千公噸及1千公噸至其他外銷市場,其餘則靠擴大內銷及多元加工,消化原本要出口至中國大陸的鮮果數量。

當月主題
用新意,實踐對水果的想像

俐落地完成所有釀酒步驟後,蓋上玻璃罐,接下來,就等待時間一點一滴帶來的變化。採訪這天,「早早新鮮水果」的江婉甄在臺南龜丹的家門口為我們示範釀造芒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