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循著日晒筍乾滋味,重現小村的黃金時光

雲林古坑的桂林村位於兩「山」之間——劍湖山與大尖山,這片海拔兩百多到七百多公尺的土地上散布著六個聚落,車子行經窄仄的產業道路,車窗外的作物風景不斷變化,竹林、茶園、檳榔以及咖啡樹各據一方,還有一個悄然於地底生長的作物,那就是曾經為桂林創造黃金時代的筍。

鄉間小路青竹旬味
鄉間小路
《鄉間小路》2021年6月號 青竹旬味

靜寂的竹林裡,新筍正於地底下醞釀,潛伏了一整年,就是為了這一刻。筍破土之用力、抽高之猛烈,彷彿感官就能覺知。吃歲時筍、用竹製品,臺灣的筍影竹跡,原來無所不在。

封面故事
傲之筍乾

我在臺北出生、長大,故鄉南投的標記,只在兒時每年的寒暑假恍惚一現,可氣味卻濃郁明顯。比如父親愛吃的香蕉,個頭較嬌小,但香氣硬是強過高大的屏東蕉。比如混了韭菜去油炸的蚵嗲。比如香氣過人的凍頂烏龍。還有竹山的名產麻竹筍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