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一口粥,是牽引童年記憶的鄉愁

文字.圖片提供/陳耀恩

因工作緣故,2019年出國超過20趟,航行在阿拉伯海的郵輪或馬爾地夫的一島一飯店,都曾是我旅途上的家。隨著「家」的座標,早餐也會略有不同,有些讓人眼花撩亂、拿著餐盤像走時尚伸展臺,偶爾也精簡如幾片吐司加蛋。其實早餐我多吃得簡單,最期待的莫過一碗粥。

早晨吃粥並非我的家居日常,就因平常難得吃到,因此趁在亞洲旅遊,反而有多些機會嘗到我愛的這一味。從泰國南方、關島、帛琉、江西到關西機場,先撇除各地米種煮成稀飯的口感不同,最主要的差別是配菜與調味。東南亞魚露鹹香、中國大陸幾個省分總帶點辣,老實說,我吃得最習慣的口味是日本的粥,特別在道東。北海道產的白米,細緻黏稠沒話說,只要有幾款紫蘇口味的漬物再配上一顆梅子,就能吃上一碗白粥。這時才明白,稀飯本身像個介質,品嘗的其實是當地的風土人文,透過吃粥,一場又一場的旅行在我舌尖上輪番換幕。

旅途上的粥,若硬說吃的是種鄉愁,對我而言是超過了些,畢竟旅行當下,樂不思蜀的我嘗鮮心態總是多些。但,那又是為了什麼?仔細回想,或許我品嘗的是份恬然知足的童年回憶吧!5歲之前,因父母工作忙,我被24小時托嬰在保姆家,照顧我的奶媽年長,我都親密的用臺語稱她阿嬤。儘管她們家的物質條件不是很好,但早晨吃的稀飯與配菜不會少:肉鬆、醬瓜、豆棗,我喜歡的稀飯不要太燙、水不要放得太多,吃來綿密扎實,一如那些年阿嬤給我真心實意的關愛。

如好友溫士凱所說:「出門,是為了回家!」在北國飄雪的早晨或熱辣辣的海邊捧著一碗粥,總讓我能與童年的幸福回憶瞬間連結,那一口口粥,帶給我的不僅是到處奔波所需的體力,也讓我在旅途上擁有無入不自得的心靈依歸。

PROFILE

陳耀恩,生活美學攝影達人,也是一名旅遊專欄作家,舉辦多次個人旅遊攝影展,並經營「Ean的世界大旅攝」粉絲專頁,持續以跨媒體方式發表世界各地的旅遊文章與攝影作品。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