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交換自家餐桌的美味

文字.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你好:

怎麼會呢!地瓜味噌湯聽起來就是一個很棒的組合啊,這種這麼好吃你怎麼會不懂呢的心情,真的會覺得,哼,沒關係我自己吃。不過我有發現喔,日本似乎對於特定料理該加什麼、不該加什麼,好像都是決定好的,沒有自由變通的餘地。有一次不過是在壽喜燒裡加了幾塊白蘿蔔,就有人哇哇叫說沒看過壽喜燒加白蘿蔔,白蘿蔔這麼合群的角色,吸了湯汁只會更美味而已啊,不過也許是臺灣人太自由了也說不定。

在日本,有一樣食材的使用方式讓我很驚訝,那就是毛豆。來自山形的室友,經常用磨缽把毛豆磨成泥,加入一點砂糖,滿滿一大匙毛豆泥放在水煮年糕上,當作點心。外表稀稀糊糊接近螢光綠色的毛豆泥,味道出乎意料地濃郁香甜而且溫柔,吃一口就會大叫「是毛豆」!第一次感受到毛豆的存在感。後來才知道日本東北,經常把毛豆泥當作各種甜點的內餡,就像紅豆餡一般。日本超市的冷凍櫃裡,常常看到來自臺灣的毛豆,我覺得很驕傲,但毛豆卻不那麼頻繁出現在臺灣日常的餐桌上。看到毛豆在日本化身為各種精彩的吃法,甚至是主角,太為農夫們開心了。嗯,最近的點心就來吃毛豆泥糯米糰子吧,希望大家也可以試試看。

相反的呢,日本室友最驚訝的大概是我的炒小黃瓜了,里肌肉片用醬油、太白粉抓醃過,再和小黃瓜一起快炒,醬汁鹹香下飯,小黃瓜也因為加熱而變得更甜,對我來說是非常普通的家常菜。日本室友認真地說:「今天第一次知道小黃瓜可以吃熱的,而且好吃耶!」

餐桌通信的好處就是這樣吧,自家餐桌的常客也許是別人的特別來賓;或是意外發現不可思議的好吃搭配,如果你也能試試看就好了,如果你也覺得很好吃,我也太天才了吧!這種分享肚子祕密的喜悅,會讓美味加乘好幾倍。我也來煮一碗敦子老師的祕密地瓜味噌湯,太好喝的話就不告訴別人了。

 

品嘉桑你好!

壽喜燒配白蘿蔔啊!確實是沒有看過,但光用想的就覺得應該非常好吃!順帶一提,通常壽喜燒會搭配生蛋,但是想吃得清爽一點時,我會與蘿蔔泥一起享用。如此一來,不敢吃生蛋的臺灣客人也可以一起享受美味的壽喜燒。有機會請試試看喔!甜的毛豆泥麻糬「毛豆泥餅」(ずんだ餅)是帶著漂亮綠色的甜點。將毛豆燙過後撒鹽吃,是我的夏日常備菜,幾乎天天吃(笑)!剛進入菓子學校時,一位從東北來的同學說:「你不知道毛豆泥餅!?」我才第一次知道有這樣的食物。

在臺灣也很有名的勝丼(炸豬排飯)也有分醬汁勝丼、勾芡勝丼、味噌勝丼、多蜜醬汁(demi-glace sauce)勝丼、炒蔬菜勝丼,與最常見的雞蛋勝丼(大概還有更多種類)。食物的世界真的是很深奧啊!即使只是在日本,每個地區有不同的食物,也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飲食文化;即使是鄰居,也有與我們家不同的特別料理。可以知道這些料理真的是非常開心也非常有趣,這也是我開始學習做料理、甜點的原動力。

而對於臺灣的食物,讓我嚇一跳的是地瓜葉。「什麼!你們會吃地瓜的葉子?」吃了一口後又更是嚇一跳,莖是清脆的,葉子則有些黏稠且帶有甜味,如此美味的菜!我心想,難道日本人只吃地瓜的根部,葉子都丟掉嗎?後來有人告訴我,原來產出塊根的地瓜與採收葉子的地瓜是不同品種,我又嚇一跳。看來我真的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呢。

這幾年在日本吹起前所未見的「臺灣瘋」。對我來說,日本人喜歡上臺灣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我總是說:「日本的各位,你們終於知道臺灣的好啊!」臺灣不只有鳳梨酥與芒果,希望這不只是一陣風潮,日本人可以知道更多臺灣的美好!如果臺日之間可以透過食物變得更友好,那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這,也是我的願望。

PROFILE

林品嘉 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 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也是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更多文章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