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與光】家花也有野花飄

動手種植的樂趣在於,不明狀況將陸續發生,以非職人有限的瞎猜向度下,調整水量、剪葉剪枝、下有機肥,是僅能參與耕耘的農事範圍。比如種在陽臺迎風面的羽裂美女櫻,枝梗葉子明顯營養不良,花苞結得晚,結得稀落,苞體飽滿度不一,其長成過程中,是屬於捱著街頭掙出生命的餐風露宿型,我仍期待,它們能生於苛刻,長出璀璨。

葉片窄細,從未見得豐厚,甚至枝枝抽長了細腰梗衝出土槽似呈投奔自由狀,連平日愛來捧場的樹鵲都不想挑選其做為巢穴結構。軟枝,似乎象徵著體質不良,這讓在花市出生,處於正確流程控制之下,有一定標準完美形貌的盆栽款,成了易於在市場判別的對(照)組。

從初冬栽種過渡到春夏的美女櫻,開始分裂枝數,花苞慢慢序列地頂上枝頭,偶然強烈勁風掃得美女櫻離土最近的底葉多為枯黃而捲曲,我不時怕土失水而去頻頻澆灌,順手脫落這些黃捲葉,像為其去除身上多餘的角質。穀雨過後,大地熱氣竄起,大家若商量好一起綻顏,粉紅白花中穿插紫花,一朵一朵,美女櫻才始得其名。儘管不繁茂,略清瘦,像在外混跡野放的植物,花枝亂顫一番,我卻愛這奇花異樣。非正規護養的環境下,整成歪歪斜斜的脫眾行徑,不也是必然。

PLANTS

黃花補血草……白丹花科補血草屬

羽裂美女櫻……馬鞭草科馬鞭草屬

小團扇薺………十字花科獨行菜屬

 

PROFILE

曾泉希

走草路,尋野花,愛種植。在設計藝文出版業,編輯、寫作多年。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一書。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