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爬山】石壁下的那戶人家

家屋遺址

文字攝影/楊理博

古道緊貼著山腰往前延伸,逐漸消失在山坳濃蔭處。往上看去,寧靜的山體圍著一條霧白圍巾,露出的山頭覆蓋著森綠毛髮,隱約可見一處裸露的巨大岩壁。

前陣子友人夜巡時,於岩壁下發現一處家屋遺址,一聽聞此消息,伙伴們便組成踏查隊要尋訪家屋。我們順著古道來到一處瀑布下方,尋找上切的路。

長輩走在前頭,舞著草刀開路,刀下枝落,密林間頓時出現一條康莊大道。我們來到一個路徑明顯處,長輩要大夥先原地休息,獨自往前探查。不久他回來,一臉嚴肅的對我們說:「找到家了。」突然,語氣一轉,嘴角多了一點逗人的弧度,又說:「山老鼠的家!」原來這條路徑是上山採靈芝的人所走出來的,前方還留下他們的工寮。

看來這戶人家住得挺隱密的,沒那麼容易讓我們找到,我們又背起行囊繼續往上爬。越往上坡度越陡,我們慢慢變成四腳動物,抓著樹根與岩稜引體向上。突然前方傳來呼喊:「有平原!」

我低下頭,繼續專注在腳下。爬過最後一塊巨岩,一小塊透空的平地出現在眼前,夥伴們已經坐下來休息了。原來這「平原」是一大片陡峭山坡中的一小段緩坡,真正平的地方只有整理過的家屋地基,家屋後的小片緩坡則是作為耕地,再往後坡度又變陡,直接到垂直的巨大岩壁,是個易守難攻的天險位置。我們生起火,擺上準備好的食物進行祭告,並清理遺構、測量記錄。也順便好好的睡了一覺才打道回府。

「真想知道是怎樣會住到這麼隱密又難走的地方!」回程中我跟夥伴忍不住討論起來。

PROFILE

楊理博 旅行是生活,土地是信仰,戒不掉的是把生活裝進背包裡,走入他方與山林。把親土文化當成直譯自大地的語言,聽古老的故事,唱土地之歌。現在努力的學習當一個山人。

山羊
回程中與山羊相遇。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