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牛與人的福利,合作生產好喝的牛奶

禾香牧場

第三代接手牧場的石少崴改善牧場設備,讓人與牛都有良好的工作環境。

文字/謝欣珈 攝影/陳建豪

濃郁、香甜、順口,來到禾香牧場就了解牛奶為什麼能這麼好喝──環境清爽乾淨,從犢牛、女牛到泌乳牛,每個階段的飲食都有獨家祕方絕不馬虎,舒服地吃飯、睡覺,讓牛得以健康泌乳;不只是牛,牧場積極朝自動化邁進,在顧好牛的同時也顧好人的工作環境,才能做好每個環節,持續生產優良乳源。鮮奶、優格、饅頭,看見堅持天然的禾香,自然就想帶回家。

凌晨4點,是酪農一天的開始。來到牧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場長巡視牧場,觀察牛隻;小牛班長準備小牛的早餐;負責拌草的夥伴先將昨天牛隻吃剩的草料收集成堆肥,才能放新的;搾乳室則開始前置作業。5點,除了拌草的夥伴之外,酪農和泌乳牛一起聚集到搾乳室,展開最重要的搾乳工作。6點一百頭乳牛解放完脹奶,神清氣爽要吃飯了,大家又各自回到工作崗位,小牛醒了要餵奶、發情的乳牛要配種、搾乳室要清潔消毒、牛棚要清洗乾淨,一路忙到9點才休息。下午3點牛餓了、脹奶了,早上的工作再來一遍,到下午7點,養牛的一天才結束。但也不能真的休息,牛隻有突發狀況還是得處理,全年無休。「所以我們家都不能出遠門。不過現在人手比較多,員工可以輪流休假,也陪陪家人。」第三代接手的石少崴便是牧場提升員工福利的推手。

融合三代智慧的牧場管理術

1983年石少崴的爺爺石水南,從四隻小牛開始經營牧場,當時連牧草都要自己種,「很累很累,老人家講到過去如何養牛會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太苦了就不想讓孩子也苦,石水南想把牧場收掉,但從廈門大學讀完中醫的兒子石宇斌卻不想讓老爸的心血白費,接手牧場帶入中醫觀點,每天對牛「望聞問切」,石少崴說:「我爸很強!會跟牛溝通,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牠的狀況,看身上的斑點就可以知道牠是幾號。」不過當時酪農戶還沒有引進相關設備,大量仰賴人工卻又找人不易,所以禾香這類擁有350頭牛的中型牧場只有三、四名員工,「我爸一個人要配種、又要搾乳、又要拌草還要巡視小牛。」過勞使得早期的酪農都做不了太久,四、五十歲就要退休交給下一代。從小在牧場看著父母過於忙碌的身影,石少崴接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善設備,朝自動化邁進,用SCR智慧頸圈連線App,觀察牛隻精準又不耗神;增聘人力劃分工作項目,讓員工不因過勞而發生意外,也能專注在負責的工作上,維持鮮乳的優良品質。

做出讓消費者信任的乳製品

2014年頂新爆發假油風波,連帶影響民眾抵制旗下的林鳳營鮮乳,質疑臺灣的牛奶能不能喝,「我爸媽在酪農業的第一線,看了很痛心,早上4點起床這麼用心的養牛,結果臺灣消費者不信任臺灣的牛奶,跑去買進口牛奶。」

「想做一支讓消費者信任的乳品」這個想法在石宇斌與李丞桂夫妻的心底萌芽,加上當時大廠牌的收購價普遍不佳,以及李丞桂為了協助弱勢,用自家鮮乳研發出來的饅頭居然大受歡迎,為兩人增添信心,一舉脫離大廠收購,「禾香」牧場品牌就此誕生,在臺南佳里開設第一間直營店,從一週賣十幾瓶到一週賣六百瓶,甚至上架全聯等大通路,「我們沒有打廣告,品質好又穩定,客人就會慢慢打口碑。」除了饅頭、鮮乳,還有優格、保久乳,「都是原味無添加,吃出來的都是鮮奶本身的味道,我們只做自己也愛吃的產品。」2021年底A2β、活性硒兩支機能性鮮乳即將上架,前者是乳糖不耐症者也能喝的鮮奶,後者則能吸收微量元素硒有助於健康,令人期待。

乳牛擠乳
在健康舒適、注重營養的環境生活,乳牛自然會產出質量俱佳的鮮乳。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