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好好生活】成為一個守護部落的人

林志豪回到母親的部落經營民宿,並展開自我認同的追尋之旅。

文字.攝影/林佩君

返鄉,資源一定比在異鄉生活豐富嗎?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也不能用是與否的二分法回答,放在阿美排灣混血的林志豪身上亦是。

出生於臺東太麻里鄉香蘭部落的林志豪,3歲的時候就跟著父母移居臺北,後來又搬到臺中居住。「我知道豐年祭,可是很陌生。」雖然阿美族父親的故鄉在臺東香蘭部落,母親是排灣族金崙部落,林志豪在都會區生活了三十多年,從沒想過一次的部落祭典,就觸動了他想返鄉的心。

人生有捨有得,對林志豪而言捨的是夢想——歌手,得到的是12年飯店管理經驗。林志豪退伍之後即與臺北唱片公司簽約,唱過電視劇片尾曲、曾站上小巨蛋舞臺、擔任過跨年演唱會嘉賓,「我站在臺上,看見家人都在臺下支持我,媽媽的臉都哭花了,我知道那是驕傲的眼淚。」只是,音樂產業數位化的嚴酷衝擊,使得他不得不放棄夢想,轉而投入飯店產業,從一開始的門房、泊車小弟、端盤子服務生、櫃檯人員、市場行銷主管,一直到總部核心幕僚,「在這裡讓我累積了飯店管理的基本功。」

35歲那年,林志豪回到部落第一次參加收穫祭後,決定賣掉臺中的房子,在臺東金崙部落買地蓋房、經營民宿。「當時我負責臺北飯店營運部門,不能說走就走。」林志豪相當有責任感,但他想回部落經營民宿的念頭也很堅定,提了兩次辭呈,都因為飯店執行長的惜才之心被說服打退堂鼓,第三次做足了準備,寫出完整計畫:「未來會有十間打個蛋海旅民宿,散布在臺東不同部落,成為當地的培力基地。」這一次,執行長語重心長地點頭應允了,「這個社會缺少溫暖,如果你是要傳遞溫暖的人,我支持你。」

林志豪在母親的故鄉金崙部落,從最熟悉的旅宿業為起點,帶著過去累積了十多年的經驗與謙遜的態度,慢慢學習,轉化成新生的力量。「我回來就是找自己的文化。」林志豪深知除了自我認同,還必須連結部落感情。因此他積極跟著母親上教會,讓部落的族人更認識自己,也主動為部落淨灘,提供免費的旅宿經營課程,與部落中志同道合的朋友,例如村長陳志偉,以及同在金崙部落經營線織屋民宿的多美,一起為部落的孩子成立課輔班。

PROFILE

林志豪 打個蛋海旅民宿主人,阿美排灣混血,35歲第一次參加部落收穫祭,在人群中掉下眼淚,不斷自問為什麼像個觀光客一樣站在外面?靠著過去的歷練,在經濟狀況穩固的情形之下,回到母親的故鄉金崙部落,重獲新生。

藍色購物袋是以廢棄熱氣球帆布製成,供房客取用。亦可當淨灘的垃圾袋,撿回的垃圾可向民宿兌換一支環保竹牙刷。

博客來讀冊生活誠品金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