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富羽vs.詹又穎 用臺灣花草茶征服全世界

謝富羽和詹又穎時常鬥嘴鼓、互相吐槽,不過事實上是彼此最佳的合作拍擋。
文/劉安倫 攝影/李文揚

以謝富羽所種植的產銷履歷黃、白杭菊為主基調,結合詹又穎在芳療與市場營銷方面的專長,發展出花草茶飲與植萃漱口水等產品。

英雄好漢風雲榜

家中經營花卉農場的謝富羽,在學生時代就下定決心要走一條較少人走的路。大學重考轉組才考上園藝系,卻為了更加了解田間的實務工作,常常翹課回家幫忙到差點無法畢業。退伍後在肥料公司上班不到2年,直接以辭職作為行動,說服了捨不得孩子看天吃飯的謝媽媽,回家作全職農夫,用媽媽的退休金買了第一塊地,開始種植有機紅棗、草莓和黃、白杭菊。

笑稱自己是「懶農」的謝富羽,擅長以明確的數據做為田間管理的依據,以作物整合管理(Integrated Crop Management)為原則出發,從土質檢測了解土相,搭配精準的給肥給水,依照不同作物的需求,讓土壤中的微生物與作物共生共好。

不到40歲的他已連年得到「紅棗王」的獎項,在農食電商平臺上的銷售往往供不應求;與銅鑼產銷班合作復育出的健康杭菊種苗,也成功挽救了凋零的國產杭菊產業。

早年在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簡稱國衛院)擔任公職的詹又穎,是謝富羽口中海外遊學歸國的「竹科菁英」,她與海外的老同學首次創業,就獲得海外募資平臺2,000多萬的佳績,然而光鮮的背後是長期高壓的工作模式,讓她一直深受失眠、異位性皮膚炎等自體免疫疾病的困擾。

為了調整體質,詹又穎在工作之餘考取國際芳療師執照,一直關注著更天然、更健康的飲食方式,醫囑不能喝含咖啡因飲品,沒想到,這個限制卻讓她看見臺灣花草果茶類的市場商機。

於是,詹又穎拉著有半導體設備專業的先生,以及有設計專才的舊夥伴一起,和謝富羽共同創立品牌「梁山水泊myherbstudio」,以謝富羽所種植的產銷履歷黃、白杭菊為主基調,結合詹又穎在芳療與市場營銷方面的專長,發展出花草茶飲與植萃漱口水等產品。

好漢不打不相識

詹又穎笑著回憶起,當初兩人同時報名了2012年度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國立政治大學合作辦理的「AMMOT農業科技跨領域人才培訓班」,企圖提升智財權管理、技術包裝及技術移轉、財務融資、新創事業整合管理的跨域技能。謝富羽是當年度全班最年輕的學員,上臺自我介紹時,以「自家務農、不需要找人投資」的百姓貴族之姿讓在場同學們印象深刻。聽及此,在一旁的謝富羽不疾不徐地補充道:「那當然呀,農友有需要去找政府借就有了,利率還比較低。」而詹又穎則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不置可否。

平常總是愛鬥嘴的倆人,已有長達十多年的合作默契,早在詹又穎還在國衛院的時候,就常常協助謝富羽將杭菊透過團購系統推入市場;直到詹又穎初次創業結束後,謝富羽才正式邀請詹又穎與他結盟。「梁山水泊myherbstudio」以禮盒包裝上架電商平臺Amazon外銷日本,並在2019年榮獲法國農產品加值協會(AVPA)花草茶類評比的特別獎,今年也受選成為總統贈予外賓的伴手禮。

雖然詹又穎總聲稱她的工作就是給謝富羽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打槍」,兩個人的合作模式就是任性地挑自己喜歡的事情做,但也不得不誇獎謝富羽的實作技術與好運氣。「當初市場上根本沒有杭菊,他就種了一堆出來,也不知道誰會買,沒想到一推廣出去就大受團媽們好評,主要也是他的杭菊喝起來真的安心、又不會澀!」詹又穎半是抱怨,半是誇讚地說。

懶人務農心法:善用科技、信任夥伴

來到謝富羽的溫室,看到許多萃取價值高,卻很難適應亞熱帶氣候的香草作物,其中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香蜂草。植株穩定、高度及膝,並帶有飽滿的香氣,相對於其他專職香草作物的農友,在育苗階段就採收以避免農損的作法,謝富羽顯然有獨到之處。

謝富羽毫不藏私地跟我們分享,他以科技化農業開發App監控環境溫溼度,並引進以色列滴灌系統中最高等級的均壓式滴管搭配倒懸噴霧裝置,以確保整排種植的作物,從近端到遠端都能均勻灑水施肥,也使得傳統費時3小時的田間管理工作,在5分鐘內就能完成。累了10年的田間管理經驗,謝富羽很有信心地在首次轉種香草就直接挑戰高門檻的香蜂草,原因只因「又穎說這個最值錢!」完全信任夥伴的判斷,並一肩挑起種植過程所需承擔的機會成本。

詹又穎也在既有的產品研發與市場推廣工作以外,發揮她芳療師的第二專長。寫計畫、找資源來發展萃取設備,目標將具有芳香分子的杭菊枝葉萃取,做成純露或精油,提升杭菊的附加價值,協助降低田間管理風險。

問起兩人能夠長期合作不間斷的關鍵,還沒等詹又穎開口,謝富羽就在一旁賊笑補刀說:「看存摺啦,錢都有進帳就可以了!」

謝富羽用App監控溫室的溫溼度,並引進以色列滴灌系統的均壓式滴管搭配倒懸噴霧裝置,以智慧農業種香草作物。
謝富羽的香蜂草植株穩定,並帶有飽滿香氣。

中醫師與芳療師共同研發的花草茶

早在去年榮獲法國花茶類特別獎之前,團隊就有在國際展露頭角的經驗。謝富羽曾接待過一組來自香港的旅人,本以為只是單純來採草莓的客人,在連續兩年實地來訪謝富羽的田區後,主動開口要合作。才知道原來是來自香港的中醫診所「淳頤堂」,跨海前來了解產地,以提供患者更安心的養生食膳來源。

淳頤堂認為,杭菊相當適合用來治理因肝火和肺燥而引起的眼睛乾澀、喉嚨癢等「都市症候群」;然而市面上的杭菊,超過九成來自中國,為求色澤更具賣相,大多經過燻硫或漂白處理,更有部分存在農藥殘留的風險。反觀謝富羽的產銷履歷無毒杭菊,從育苗開始,以不到一般三分之一的生物防治用藥,管理杭菊成長期的病蟲害,並堅持在花瓣完全綻放時,才以人工一朵朵採摘;再經過24個小時低溫烘乾滅菌,乾燥後的杭菊呈現完整球型且帶有清香,沖泡後色澤清澈風味回甘。

原物料得到淳頤堂的肯定後,詹又穎再花了足足2年的時間與中醫師團隊來回討論,以杭菊搭配紅棗、香草等作物為基底,設計出符合現代人於不同壓力情境下適合的多款主題茶飲,並自購粉碎機與包裝機,甚至連外盒都委請香港寄送至產地做包裝,確保每一包花草茶包,從原料購買到最終包裝都有完整記錄,也為將來更廣闊的海外通路打下良好體質。

謝富羽種植出來的無毒杭菊,花形完整漂亮,受香港中醫診所「淳頤堂」的青睞。

看著兩人一路鬥嘴鼓鬥不完,讓人忍不住問他們是否曾想過要換搭檔?率直的詹又穎直接搖了搖頭,謝富羽則是接口:「換是不會換啦,只是看能不能有新的夥伴出現,帶槍投靠!」看來,梁山好漢們各個身懷絕技、各顯奇招的故事,才正要開始而已呢。

乾燥後的杭菊依然呈現完整球形,沖泡後色澤清澈。
詹又穎和中醫師團隊商討了2年,設計出多款花草茶飲;也自己另外開發純露和精油產品。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21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