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好好生活】積極,才能真正慢活

Vo1.郝朝洋 BIKE De Koffie主人,客家卑南混血,返鄉至今約六、七年,創意滿滿,衝勁十足,眼光大膽,冥冥中總有幸運之神眷顧。
文字.攝影/林佩君

六年前的池上,剛經過金城武的加持,引來遊客無數。然而,那一片每年兩次轉為黃澄澄一望無際的稻田景觀,沒有金城武,一定還是會紅,只是不會如此瞬間暴漲。

必須了解,伯朗大道周遭沒有一根電線桿的稻田景觀,並非不勞而獲自然成形,那是當地居民十多年來社區營造的努力與維護,期間曾經有農戶想要設置電線桿,最後被勸退了。有人願意犧牲個人利益,才能長時間維持那一片獨特的自然美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就在那個時間點,30歲出頭的郝朝洋剛好回到臺東池上。父親是臺東縣鹿野鄉卑南族,老家在山里,但他從小在南投長大,在臺中度過青春歲月,又轉上臺北工作。為什麼回臺東?郝朝洋回答說:「只是覺得自己的咖啡單車擺在池上很好看、很對味!」誠實,是郝朝洋的特質之一,面對人生亦然。就這麼如此順理成章地回到臺東,初期先借用姊夫的背包客棧一樓,除了賣咖啡,也決定結合池上米鄉特色來做米貝果販售。

BIKE De Koffie現今位在火車站旁,是池上知名度最高的米貝果咖啡店,誕生過程堪稱傳奇。一間破爛又狹小的老房子,正前方空地還被各種大小障礙物阻擋。「前面一定會整理清空,我去地政查過了。」他斬釘截鐵地判斷,身邊沒有任何人支持他,然而郝朝洋憑著全面性的損益盤整分析,放膽投注。兩、三年之間,廢墟變成溫馨老屋貝果咖啡店,店門前變成寬敞整潔的摩托車停車場,所有人都跌破眼鏡。

PROFILE

林佩君 臺北出生長大,目前窩居臺東。大眾傳播出身,一時興起跳入人類學哲學世界裡,練習用文字爬梳人類文化脈絡。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1年1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