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齡新生報到!請喊「啾」!

文字.圖片提供/李盈瑩

一如往常繞到雞舍後方的巢箱撿蛋,剛好遇見一隻窩在巢箱裡的母雞,我察覺牠的神情有些不同,頭部定格,兩眼發直盯著空氣中的某一點,姿勢突然從窩著變成站立,雙腳站得十分穩當,胸腔有些前傾並略呈扁平狀,瞳孔逐漸擴大,身體發出一陣細微的嗶滋嗶滋聲,接著噗通一聲,一顆溼潤的雞蛋滾了出來。

我見牠原本脹紅的臉頰瞬間變得蒼白,幾分鐘後又轉回紅潤,然後再變蒼白,牠伸長脖子利用嘴喙把蛋挪移到胸口下方,再次窩踞下來,用胸前軟柔蓬鬆的羽毛開始孵蛋。牠顯得非常疲憊,在我眼前瞇著眼睛邊孵邊入睡。

好像意外目睹了人類臨盆,感動地想哭,原來一顆蛋的生成如此不易,我們每天都有蛋能吃真是一場奇蹟。

由於我用來養雞的空間不大,考量雞交配的過程頗為粗魯,擔憂母雞被公雞追逐時無處可緩衝,因此只留下母雞提供日常蛋源,公雞則一一殺來食用。

但令人不解的是,縱使不曾與公雞交配,母雞產下那一顆顆未受精的蛋,仍會痴迷不悔地孵,有的母雞籟抱行為特別顯著,每回取蛋時還得一手掌把整隻軟軟熱熱的身體捧開,催促牠快點清醒、快去吃飯。

若有實際受精的母雞,當巢箱裡的蛋量透過眾母雞的貢獻達到十來顆,群體之中母性最強的就會自告奮勇跳出來,展開為期21天悠緩漫長的親孵時光。雞是一種十分貪吃的動物,孵蛋期間一面對食物汲汲熱切,一面擁有成為母親的強烈渴望,我著實好奇母雞如何權衡進食與孵蛋這兩件事。

一次拜訪鄰近雞友,阿姨描述了她的觀察,「母雞孵蛋的這21天,我發現前十天牠幾乎沒離開巢箱,大概是事前就知道自己要開始孵蛋了,有多吃一些蓄積能量。然後中期兩、三天會下來進食,特別會趁天氣好的時候;最後四、五天,牠知道小雞將要出世了,這個階段也不會離巢太久。」

也因如此,在小雞破殼前的這段過程中,母雞的身形消瘦不少,再加上幼雛誕生後,母雞還要親自照顧牠們一個多月才會真正放手;每一次的親孵與育幼,對母雞的身體都是一段十分消耗的歷程。母雞健康的耗損,外加前後將近兩個月這隻主責的母雞無蛋產出,於是多數的農家反倒選擇集中蒐集受精蛋,拿到鎮上的孵蛋店由機器代勞。

PROFILE

李盈瑩

現居宜蘭,採訪寫作為 生,飼養小雞數隻,耕作辛香蔬果三十餘種。著有《養雞時代》、《與地共生、給雞唱歌》、《台灣小野放》、《花東小旅行》等書。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