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4日
首頁 新聞 臺灣炒飯王出爐! 欣丼食堂「肉絲蛋炒飯」、御臻園「包炒飯」奪冠

臺灣炒飯王出爐! 欣丼食堂「肉絲蛋炒飯」、御臻園「包炒飯」奪冠

臺灣炒飯王出爐!為推廣國產稻米消費,農糧署今年舉辦「臺灣炒飯王」競賽,由欣丼食堂製作精準掌握米粒軟硬度,用油比例恰到好處的「肉絲蛋炒飯」,拿下「美味經典組」冠軍;御臻園麵食館則以鬆軟包子外皮,包裹三杯雞炒飯的「包炒飯」奪得「創意潮流組」冠軍,這兩家冠軍除獲獎金10萬元外,欣丼食堂還另獲上市獎勵金10萬元,將與調理食品公司合作開發冠軍炒飯冷凍調理食品,明年第1季於家樂福上架販售。

農糧署「臺灣炒飯王─全民潮飯對決之戰」競賽,比賽要求使用產銷履歷稻米及在地農特產品,分為「美味經典炒飯組」及「創意潮流炒飯組」,吸引全臺近171組料理高手,推出225款炒飯參賽。

該項比賽於10月15日至23日經區域賽淘汰147組後,於昨天在開平餐飲學校進行全國總決賽,計有24組隊伍使出渾身解數參賽,最後由王瑞瑤、吳秉承、蔡季芳、吳鳳、李廖峰、金品調理食品有限公司林淑貞及陳慶鴻等7位專家專業評審選出前三名及優選,於3日頒獎典禮正式公布得獎名單。

獲創意潮流組冠軍的御臻園麵食館「包炒飯」,是以「臺南11號」稻米為食材,製作三杯雞炒飯,再包裹進包子皮,成為包子外型的創意炒飯。不僅三杯雞炒飯以麻油、薑、蒜爆香,包子外皮還扮入九層塔碎末,增添外型色彩及香氣,用聞的就讓人食指大動。

御臻園廚師韓馥任表示,為了給人視覺感受不同的炒飯料理,故當初試驗過刈包、小籠包等形式製作包炒飯,最終認為是以半發酵、鬆軟的包子外皮,吃起來口感最好;但因為包子會經過「回蒸」,怕炒飯米粒過於熟爛,故與一般炒飯米飯先用電鍋泡水蒸煮不同,他是採米糕作法,將米粒泡過水後瀝乾,放蒸籠蒸煮,如此米飯口感可以「較粒」。

總決賽評審、料理達人蔡季芳則指出,包子外型的炒飯在創意概念上已先聲奪人,在期待包子內餡應有juicy肉汁時,卻吃到香Q爽口的炒飯,甚至還有食用方便、可直接用手拿的優點,都是包炒飯奪得冠軍的原因。

美味經典組冠軍欣丼食堂「肉絲蛋炒飯」則使用「台稉9號」稻米,用最平凡的肉絲、雞蛋等食材,搭配自製醬汁,創造讓人齒頰留香的美味。欣丼食堂負責人兼廚師洪清松指出,他的米飯用商用瓦斯飯鍋炊煮,炊煮會加入一點油,加水僅淹及指頭、未淹蓋手掌,讓米飯不要太濕;自製醬汁則使用純米酒、純醬油,熬製過程不加一滴水,吃起來不死鹹,故炒出來的飯能「不膩口」。

蔡季芳則說,美味經典冠軍用料簡單,但油脂比例得宜,米飯軟硬度、黏度掌控得好,能凸顯臺灣好米的口感,故雖然使用最簡單的食材,卻最能看出廚師掌握火侯、用油的功力,「會不知不覺一口接一口,一下就吃完了」。

農糧署長胡忠一表示,美味經典組冠軍將會與金品調理食品公司合作,將冠軍炒飯開發成冷凍調理食品,預計明年第1季可在家樂福、大潤發、愛買等大型量販通路上架販售;以每盤炒飯用米75公克、每個月吃1次,全臺半數人口食用情況下計算,估計可增加國產稻米消費量1萬噸以上。

欣丼食堂「肉絲蛋炒飯」獲美味經典組冠軍。(攝影/游昇俯)

農糧署長胡忠一(右3)、總決賽評審蔡季芳(右1)與美味經典組冠軍欣丼食堂負責人洪清松(右2)合照。(攝影/游昇俯)

最新文章

【路上採集學】乘著北勢溪漂流的木精靈

木精靈和水精靈是分不開的好朋友。坪林地處北勢溪流域,生態資源豐富,除了一般民眾的茶鄉印象,早期其實還曾發展過木業。木精靈在北勢溪上游聚集,雨量大時,村裡的壯丁們上山伐木,捲褲管、打赤膊,趁水精靈元氣旺盛時,順著溪水將木材漂運到坪林市區,再送至宜蘭、羅東紙廠做「paruku」(老一輩的誤音,應為パルプparupu,紙漿的意思)。

【農婦心底話】只想為你做頓飯

朋友琳興高采烈說要來家裡煮飯,我們開車到客運站接她時,見她煞有其事提著一大顆白花椰和調味料前來,我噗哧笑出來,琳不知怎麼了,認識她以來,我從未見她如此主動於廚房工事。

【農遊食趣】東方美人茶的醉人香檳味

根據統計,2017年全球茶葉總產量568萬公噸,產量最高的中國占了62.6%,第二名印度12%,第三名肯亞10%,臺灣年產1.5萬噸,只占總產量0.02%,排名遠到看不見。在這些茶葉中,紅茶占比超過60%,綠茶35%,其他才是我們熟悉的烏龍、花茶、普洱茶等,合計不到5%。

【路上採集學】夏季的溪水沁涼

前幾天,臺北市達到39℃高溫,只能腦補坪林的溪水:在捷運新店站轉搭923公車,40分鐘車程抵達坪林國中站,青山碧水映入眼簾,心裡的燥熱涼了幾分。

【非關爬山】山野考古練習曲

春末夏初,陽光猛烈,我在崩塌地上崎嶇的礫石山徑不自覺的加快腳步,潛意識渴望回到濃蔭的懷裡。高大的山胡桃樹挺著今年新發的綠葉迎向陽光,為秋季的結果辛勤工作著,也恰好為熙來攘往的山行者提供遮蔽。溪溝旁的秋海棠粉花微開,魚藤還帶紅的新葉猛向我招手。已走過多回的山徑,即使每個轉折都早已印進了腦中的海馬迴,卻仍然在每次入山看見一些細微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