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主張】飼料玉米多仰賴進口 本土雜糧飼料面臨的3大挑戰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的善糧雞飼料使用部分國產飼料玉米製作,支持本土農產。
內容提供/《綠主張》月刊  口述/農委會畜產試驗所產業組研究員 劉芳爵 文字/江明麗 照片提供/畜產試驗所

人吃五穀雜糧,禽畜的餵養也多半以雜糧飼料為大宗,即便國內仍有少部分以廚餘製作飼料,在非洲豬瘟的威脅下,經由市場機制也將逐漸萎縮。如此,作為主要飼料來源的雜糧材,就成為重要的研究議題。

從飼料支持本土農產

根據民國108年農業統計年報資料,國內常見的雜糧種類,包括飼料(硬質)玉米、人類食用玉米、甘藷、落花生、高粱、紅豆、大豆與芝麻等少量的雜糧,其中適合作為禽畜飼料原料的僅有飼料玉米與高粱兩種,其他則因為價格過高,多作為食材使用。

「國內的雜糧飼料以玉米為主要配方,再搭配黃豆提取豆油後的副產物大豆粕以及一些營養來源,就是禽畜所需的基本日糧。」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產業組研究員劉芳爵,說明臺灣目前禽畜飼料的現況。然而,臺灣並非雜糧生產大國,根據108年農業統計年報數據,以飼料(硬質)玉米為例,年產量僅約7萬4千公噸,這樣數量遠不足以供應國內飼養禽畜所需。

農副產物取代現有飼料成本投入,達到提高糧食自給率。

在國產飼料玉米供應量極低的情況下,主婦聯盟合作社自2014年與雞肉生產者「江森」合作開發「非基改善糧雞」,本著支持本土農產、擴大非基改的理念,自產品開發之初就測試性地使用10%來自嘉義十甲農場的國產飼料玉米,以取代進口玉米,至今(2020)年已增加到約50%國產玉米。

生產者江振德說,這些年的觀察經驗發現,國產硬質玉米含水量較進口玉米高,易潮濕、不耐久儲,儲藏時間較長的玉米,雞容易挑食不吃,或甚至發黴變質,是因為支持合作社的理念,才能克服種種困難堅持至今。

臺灣飼料雜糧仰賴進口

「就飼料配方主料玉米及黃豆來說,前者每年需進口280到300萬公噸,後者需180到200萬公噸,以飼料玉米為例,進口是本土產37.8倍,自產約僅占2.6%,與之對比,只能說杯水車薪。」劉芳爵說明,無怪乎疫情影響令國內飼料大廠十足緊張,因為運輸線中斷有可能讓禽畜飼糧開天窗。

臺灣較具規模的禽畜飼養與管理方法多從歐美取經,使用的飼料也雷同,只在部分配方有差異。「歐洲比較多使用大麥,加拿大以綠豆飼養的畜牧場也很多,原則上只要符合動物營養需要調配出來的飼糧即可。」劉芳爵指出,就地取材是飼料來源的要件之一,符合地域性也能控制價格,臺灣雜糧耕地面積不足,進口原料是不得已的手段。

燕麥可作為豬及牛的飼料。

解決雜糧飼料來源的緊迫性

雜糧飼料來源的緊迫性需從各方面去解決:一是在盛產時擴大倉儲量;二是積極輔導國內增加雜糧種植面積;三是多多尋找可替代原料。合作社生產者「鈜景御牧牛」以臺灣生產的青割玉米、毛豆格外品、新鮮啤酒粕拌入牧草餵飼牛隻,是一個另闢它途的好案例,在目前仍以玉米為原料大宗的市場機制裡,積極尋找替代穀類雜糧,可以緩解全球玉米供需問題。

「當國際玉米單價偏高或是供應量不足時,大型的飼料廠會以高粱或是陳米替代,因這兩者在提供豬隻養分吸收與使其肉質鮮嫩的成效與玉米類似。」劉芳爵認為國內自產的飼料原料量甚少,勉強收購會產生成本過高問題,這也是目前畜牧業使用本土雜糧的待突破點。

畜試所選育的乳牛牧草芻料高粱新品種「墾丁二號」。

另外,劉芳爵觀察國內有品牌豬肉業者使用如番薯、番薯葉、牧草等植物性原料取代部分的飼料,或是於飼料中加入香草、益生菌與草本植物等飼料添加物以達到肉品差異化,使其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這也是畜牧業者在考慮使用本土雜糧時可以參考的方向。

【延伸閱讀】

【 武漢肺炎掀畜牧業缺糧危機 臺灣豬將沒有進口飼料可吃?】系列專題

本文轉載自《綠主張》月刊,2020年11月,201期,原文標題〈本土雜糧飼料的現況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