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莊安華 攝影/ 汪忠信

油茶從過去的造林樹種,變成現在市場矚目的食用油料作物,身價三級跳,是前景看好的「綠金」產業。然而臺灣油茶在產、製、銷上面臨諸多挑戰,而政府透過「建構油料作物產業加值鏈計畫」,輔導農民、業者建立創新營運的產業體系,並藉由成立「台灣茶油策進會」的交流平臺後,將油茶產業繼續往前推進發展。

食安風暴過後,「吃好油」成為國人重視安全、健康飲食的堅持之一,使得小農、農會自產自銷的傳統好油──臺灣苦茶油再度翻紅、熱銷,被消費者瘋狂掃貨。

臺灣苦茶油使用在地油茶籽直接乾燥、脫殼、焙炒、粉碎、蒸煮、壓榨,不使用化學溶劑萃取,能保留油中的多酚、維生素E、角鯊烯、芝麻素、山茶甘素等成分,展現顧胃、抗氧化、保護心血管等健康機能性,加上冒煙點超過攝氏200度,無論煎、煮、炒、炸、涼拌皆適合,使得苦茶油擁有「東方橄欖油」、「營養價值更勝橄欖油」的美譽。

造林樹種華麗變身,展現高經濟產值

喜歡吃臺灣苦茶油的消費者愈來愈多,但是臺灣油茶耕作面積小,油茶籽產量少、價位高,即使苦茶油的售價年年調漲,目前一瓶600毫升的臺灣苦茶油要價上千元,每年到了產季仍然賣到斷貨,也因此讓油茶樹從過去用於水土保持的造林樹種,變身高經濟農產作物,為臺灣油料作物產業打開備受看好的商機前景。

然而,臺灣油茶籽產量無法完全滿足本地大小榨油廠的需求量,於是有業者也進口便宜的中國油茶籽來臺壓榨,供應臺灣消費市場。不過中國油茶籽參差不齊、來源無法把關,業者若疏忽篩選、檢測茶籽,就會直接影響製油的品質與風味。另外,坊間可能有業者拿便宜的大豆油混入苦茶油,宣稱是「純正苦茶油」,欺騙消費者。

目前使用國產油料在臺灣真正現榨的油品,種類極少,主要以苦茶油、胡麻油為主,但產量皆不豐。政府考量我國食用油脂自給率低、油品混充、違法添加等現況,因此在2015年推出為期4年的「建構油料作物產業加值鏈計畫」,希望透過育種栽培、生產管理、加工檢驗及機能性多元運用等研究方向,厚植油茶、胡麻油料作物產業全系列的研究基礎,藉此提升臺灣本地油料作物的栽培面積、產能與品質,又能提高糧食自給率、增加農民收益,創造雙贏局面。

油茶籽的產量稀少、價位高,但每到產季仍供不應求,十分搶手。

環顧臺灣苦茶油產、製、銷的現狀,臺灣油茶籽生產不足、製油業者買不到本地茶籽榨油,是所有業者最迫切希望政府解決的問題;所以農糧署透過檳榔廢園轉作油茶、活化休耕地轉種油茶等獎勵輔導措施,提高農民種植意願,以擴大種植面積。

協助政府整合產官學研資源、協助油茶作物產業加值的臺灣農業科技資源運籌管理學會秘書長李翎竹指出,臺灣油茶栽培面積目前僅有1,000多公頃,因為油茶過去被當成造林樹種,過去研究單位對油茶籽選育種、栽培、病蟲害管理研究方向與現在目的不同,導致栽植油茶想從販賣茶籽或製油獲利的農民,遍尋不到豐產的技術輔導資源。

再者,農民種植油茶作物從移植苗木入園栽培開始,油茶栽培通常要第四年才可以開始收成且初期的產量不多。「種植油茶的農民自己必須要有點本錢,撐過前3年的沒有進帳收入,這也造成油茶推廣困難、農民不願嘗試。」李翎竹強調。

整合3大研究機構資源,為油茶產業化補強基礎

「建構油料作物產業加值鏈計畫」由農糧署針對過去油茶產業化的發展困境與癥結,整合茶改場、林試所、農試所、花改場、藥毒所、苗栗場、桃園場、臺南場等學研機構的研究資源,列出油茶發展油料作物產業化所需要的基礎研究,作為這項計畫的重點工作。

例如茶改場從提高油茶籽產量、降低生產成本的角度出發,負責油茶作物育種、改善栽培技術;林試所朝著穩定苦茶油品質、發展苦茶油多元用途的目標,研究苦茶油加工技術及多元開發應用;農試所則是研究臺灣苦茶油的機能性、規劃驗證制度,希望能協助業者運用機能性研究報告、驗證品質,提升自己的品牌價值。

選對品種、善用機械,有助增加收益

單一農作物發展產業化的營運模式,絕非是速成、易達,而是一條需要專注投入、耐心對待的迢迢遠路。

臺中東勢水果農、東榮農場負責人蘇光明,9年前在新社山區承租2.6公頃的油茶園,以果樹園藝化的管理概念,經營油茶作物。蘇光明園子內的油茶樹,都是50多年前造林推廣的實生苗所長成,由於數量太多,有大有小、有強有弱,他在經營初期只挑選樹勢旺盛的油茶樹,進行施肥、修枝等重點照顧。

「沒想到有些樹的枝葉長得漂亮、健壯,竟然不結果;反而旁邊長得比較小、不茂盛的樹,卻能長出很多品質好的果實。我才發現這真的是一場誤會!」當時的他百思不得其解,開始為園內的油茶樹編號,記錄每一株樹的生長、開花、結果狀態,因而印證由實生苗長成的油茶,樹種變異性大,每一株都有自己的個性。

每一株油茶樹都有編號,用以記錄哪些油茶樹的產量高、出油率好。

為了獲得油茶籽的高產量與高品質,蘇光明挑選出園內豐產、高出油率的油茶樹,取下枝條進行扦插、嫁接的無性繁殖實驗,結果扦插苗、嫁接枝的結實表現與茶籽品質,與母本同樣優異。

「種油茶要有好的收益,一定要重視選種!」蘇光明不吝惜將自己這些年來研究油茶的發現、栽培經驗,分享給茶改場、林試所、農改場以及對油茶有興趣的農友,互相交流篩選品種、防治病蟲害的技術,他的油茶園因此成為茶改場油茶種植的示範點。同時,他也與茶改場合作研發採收油茶籽的省工機械。

以造林用途栽植的實生苗油茶樹,植株未經過矮化而長得非常高大。農民為了採收油茶籽,甚至要架鷹架爬高,不僅增加採收的困難度,也墊高雇工採收的成本。

茶改場評估茶籽採收費用,約占46%的油茶主要生產成本,占比極高。原本每公頃油茶園採收約需40名人工,茶改場新開發的高枝油茶籽採收機械可以替代部分人工,只要8名人工操作這臺省工機械就可以完成40名人工的採收量,可以幫助降低36%的總生產成本,缺工問題也能一併解決。

(想知道更多油茶產業輔導與發展的內容,可繼續閱讀:「油」夠厲害!看苦茶油如何開發製程、邁向國際

延伸閱讀

【尋找新綠金】打造臺灣液體黃金,「陽光」與農同行

【尋找新綠金】蒐羅豐產品系,油茶技術服務團全臺走透透

【尋找新綠金】產業鏈待加強,檳榔轉作油茶挑戰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