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講 / Jimmy Beunardeau、劉偉蘋 記錄 / 動物當代思潮 動物背景資料來源/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一位是旅台的法國攝影師,一位是旅荷攻讀藝術碩士的台灣青年,素昧平生的Jimmy Beunardeau與羅晟文,各自離開家鄉、繞過半個地球,分別用鏡頭將動物的影像帶到大眾面前,與我們展開一場「人與動物關係」的對話。自七月起,兩位攝影師的「黑白雙熊」連袂於台中舉辦特展,在展期之內,我們將以每週一篇的方式,為您帶來作者的親身解說以及專家們的深度分析,歡迎鎖定。

 

展品簡介:

「WILD-LIFE」緣起於法國攝影師 Jimmy Beunardeau 寫給黑熊保育專家黃美秀教授的一封信。信中表明,他「希望用自己所擅長的攝影,來為台灣的野生動物保育盡一份心力」。本次作品為Jimmy旅台6個月期間,於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為落難動物所拍攝的攝影專輯。「動物的凝視」最常出現在Jimmy的鏡頭下,他表示:「動物的眼睛是有靈性的,令人不忍卒睹又無法移開。我希望人們能從這些眼神中,去同理牠們的感受、體會被迫離開棲地的鬱悶與悲哀,畢竟牠們天生應該活在野外。期待這次的展覽,能喚起人們的仁慈與謙卑。」

台灣黑熊。

要說是哪一種動物引領我到這裡,那一定是牠了,台灣黑熊。我先是意識到牠們瀕臨滅絕,進而了解到牠們面對的是嚴重的盜獵與棲地破壞問題。然而踏上台灣這塊土地的關鍵是,我遇到了黃美秀教授,一位傾盡所有能量與「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一起致力於黑熊保育的行動家。

我認為台灣黑熊超棒的,在許多方面都是如此獨特,我們當然應該竭盡所能去保護這個物種。而首先台灣人應該意識到,如果再不付諸行動,人類的後代子孫可能就再也看不到這麼富有本地文化與精神的台灣黑熊了。

老虎跳跳。

這隻老虎背後的故事深深打動了我。我希望用我的照片去還給這個原本強大的掠食者一份尊嚴,並展現牠的高貴之美。台灣的朋友們,你們該為「利用動物表演的馬戲團在台灣已不復存在」這件事實感到驕傲,這在法國尚未發生,還沒發生。但我計畫今年會用我所擅長的攝影,為倡議此議題做最大的努力!

照片中的孟加拉虎原本在馬戲團中表演,後來遭業者惡意遺棄,於南投廢棄工廠中被發現。2006 年10月11日被送到屏科大的收容中心,並取名為「跳跳」。跳跳因馬戲團不當照養,長期關在狹小籠中已導致後肢永久變形。
棕熊鮭魚。

「鮭魚」,是這隻棕熊的名字,因為牠不像多數棕熊那樣喜愛吃鮭魚。這樣華麗巨大的動物,讓我想透過光影效果,去彰顯牠毛皮最細微之處。棕熊「鮭魚」深受照養員的喜愛與照顧,只是,當我看著牠住在這個連直立起來都困難的獸欄中,顯得如此鬱鬱寡歡,我一面替牠感到難過,另方面又慶幸至少牠脫離了那個讓牠更痛苦、也更狹小的馬戲團。

鮭魚跟跳跳一樣,被同一個馬戲團遺棄,留在台灣至今。不愛吃鮭魚的原因,或許是太早離開媽媽,還沒學到鮭魚可以吃;也或許是身在馬戲團,只吃過訓練鞭打及挨餓的苦,沒吃過鮭魚。
紅毛猩猩從籠中透出的凝視。

大型猿類是我最鍾愛的動物!每一次與猩猩的接觸都是非常特別又豐富的經驗。在牠們的眼神中,我們可以看見牠們的靈魂,而我也試著讓這樣的眼神可以透過我的鏡頭傳遞出去。

我們可輕易感受到,猩猩就像人類的表親一般,如此聰明,也極度敏感。只是很不幸的,猩猩如今也落入瀕臨滅絕的命運,其中很大原因來自棕櫚油產業的盛行。如果想要幫助這些住在叢林裡的靈長類手足,就讓我們用更聰明的消費行為,去選擇沒有使用棕櫚油的產品吧!

近幾十年全球雨林遭大量砍伐、改種棕櫚樹。國際財團大規模收購廉價棕櫚油,用以生產各式各樣的商品。然而這些平價棕櫚油的背後,犧牲的卻是雨林動物們賴以維生的家。
馬來熊。

馬來熊是全世界最小的熊。想要拍攝牠們、又不希望被牠們發現,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牠們的好奇心重,攀爬又相當敏捷,我得非常小心翼翼,以免牠們忽然就出現在我面前,還踢我兩腳。拍攝此系列作品有一個共同的困難點,就是籠舍那一道道的欄杆,有時我會試著讓它們「消失」。

馬來熊棲息於亞洲的熱帶雨林中。除了棲地被破壞,因外型可愛、體型嬌小,牠們也成為人類飼養的目標,因此收容原因多半為非法飼養、走私、人為棄養。
台灣獼猴。

台灣獼猴應該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野生動物了,卻也是收容數量最多的物種。因各種開發導致獼猴棲息地被破壞,因此猴群與人類的活動區域開始有更多的重疊,加上人們的餵食行為,過度接近導致越來越多的人猴衝突。

如果台灣政府無法建立並落實真正有效的物種保護與生態環境政策,獼猴被傷害的事件必然不會停止。在這種不健康的狀況下,收容中心是不可能無止盡照顧所有受害的台灣獼猴的。

我們不要忘記,台灣獼猴這樣的野生動物,是如此的聰明又如此敏感的啊……。

台灣獼猴收容來源從早期被人類飼養又棄養,到近年的野外受傷;身體特徵從不當飼養的營養不良,到獸夾夾傷而缺手斷腳。此外,也有不少是因意外暫時與母猴分離,在人類的善意下被送到收容中心,卻再也回不去媽媽身邊的嬰幼猴。不餵食、不接觸、不威脅、不攻擊,尊重野生動物,請保持距離。
展者的話:Jimmy Beunardeau。

影片連結

策展人劉偉蘋 v.s 展者Jimmy Beunardeau

雖Jimmy的來台緣由,始於寫給黃美秀教授的一封信,但促使他寫信的動機,其實是黃教授貼在網路上的「斷掌熊」照片。這些照片令他十分震驚,讓喜愛動物的他,燃起一股「我可以為台灣黑熊做什麼?」的動力。

一開始Jimmy想跟隨黃教授上大分山(台灣黑熊主要棲地)蹲點拍照,可惜因今年沒有上山計畫而告吹。後來他轉赴屏科大的收容中心,完成「WILD-LIFE」攝影專輯。

Jimmy的作品常聚焦在動物凝視的眼睛,他說拍攝動物時,經常會被動物眼神所吸引,而無暇旁顧牠臉部的其他細節;只有動物不看或閉眼時,才能讓他觀察到其他細微的表情。但若論「什麼動物的眼睛最讓他難忘?」他認為是「人們看他作品時所流露出的眼神」。

拍攝野生動物必須非常小心與尊重。過程中,他花很多時間只是待在動物身邊,靜靜去感受。最困難的是橫在他與動物之間的網子;而最快樂的時光,是拍攝小猴子,牠們太聰明、太好奇了,常會搶玩他的相機。最悲傷的時刻,不用說,當然是看到動物悲傷的眼神,又同時聽見牠們生命中那些悲慘的故事。

Jimmy來台6個月,發現有件事情讓他非常驚訝,竟有那麼多狗一生都活在籠中或被鍊子拴住。不過,雖然他也認為流浪狗是台灣的一大問題,但並不認為台灣的動保意識或保育意識遠不及歐美與日本。

他說:「我不是動物專家,但在台灣短短的期間,認識了很多很熱忱的台灣人,因此我想問題可能出在政府的支持與否,以及經費問題──如何提供更好的教育方案,提供動物更好的收容環境,並給予從事動物救援的人更好的工作條件。」

關於台灣獼猴與人的衝突,他說,在法國,同樣也有人擔心損失他的羊,要政府帶頭殺狼。證明人類與動物的衝突不只發生在台灣,他相信許多國家的國民都需要接受更多生命與環境方面的教育。

由於這次「WILD-LIFE」所拍攝,不少是馬戲團棄養的動物,有民眾詢問Jimmy:「若不去動物園或馬戲團看展演動物,那麼是否該存錢去非洲直接看野生動物?」

Jimmy回應:「嘗試認識自己國家的動物可能更為首要,但倘若非去非洲不可,接觸像動物救援中心這樣的機構會是比較好的計畫,而不是參加奢華旅行團,奢華旅遊的背後往往可能涉及生態環境的犧牲。拜訪救援中心則會讓我們獲得很多的動物知識,也更能了解動物真實的處境。」

相較於法國,台灣沒有馬戲團這件事讓他非常羨慕。其實法國一般民眾都已有馬戲團並不人道的認知,並曾有過終止馬戲團的請願,共20萬人連署,但政府不在乎,所以法國目前缺少一條法律來禁止馬戲團表演,這也是Jimmy下一個計畫的目標。

Jimmy接下來會去印尼跟寮國的保育中心,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此外他還要拜訪馬戲團,以「免費拍照」為由,看有無機會可以走進後台,了解馬戲團如何囚禁與犧牲動物,來換取台前炫奇的一面。

但這個計畫讓人替他擔心,畢竟馬戲團不是夥伴,而是對立的一方,他自己也說過,並不是每個單位對攝影師都表示友善與歡迎。

也許很多民眾認為,野生動物跟自己關係比較遙遠,不像同伴動物。但各位不要忘記,阿河事件殷鑑不遠;另外,近幾年台灣民眾去日本貓頭鷹咖啡館拍照拍得很開心,完全忘記牠們其實是非常畏光的夜行動物,而這股風潮更讓某些寵物業者吵著要政府開放貓頭鷹的飼養買賣。這些都與我們切身相關。

在野保法、動保法尚未建立的20年多年前,台灣發生過一波野生動物飼養潮與棄養潮。包括私人與馬戲團的棄養,這些落難動物在Jimmy鏡頭底下,呈現的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借鏡反省,防患於未來。這也正是本次策展的目的。

活動資訊

展期:106.07.01~106.08.27(週一休館)
地點: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藝文走廊(臺中市南區五權南路100號)
展者:羅晟文、Jimmy Beunardeau、國立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策展:挺挺網絡社會企業
開放報名:系列講座、影展、論壇報名表

延伸閱讀

當北極熊不再雪白:「白熊計劃 × WILD-LIFE」攝影聯展導覽

由臺南大學吳宗憲老師召集學者及夥伴所組成。透過各種方式將涉及動保議題的「動物保護學」、政策與法律等,進行跨域討論、交互檢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