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陳淑慧

每週兩次,我總要奔馳在高速公路兩次往返台北市與苗栗鄉下,去程是滿滿要送出的有機蔬果和豆腐製品,我的心情總像不停地轉換影視頻道,從鳥叫蟲鳴的綠意田野,到繁忙緊湊的車水馬龍。

在苗栗公館鄉居十年,已經和田裡的作物一樣,隨日頭昇起、低垂而作息。在台灣堅持有機農耕,尤其是高開發的西半部,除了鄉人常閒言道不可能,再加上某些追求完美食物者的否定,完全考驗農人的意志。

前幾天剛拿到新的綠色保育標章證書,雀躍的心情跟學生拿到獎狀沒兩樣,正逢紅棗花盛開、蜜蜂嗡嗡覓花蜜不絕於耳的熱鬧初夏,在昔日後龍溪河畔填土而成的石圍牆村落,晴空的日子,總能聽到大冠鷲趁熱氣流翱翔的宏亮高音。我拿起手機記事本,填上看見牠們的時間與田區,日積月累,大冠鷲出現的註記,幾乎是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日曆上,原來,牠們已經適應了豎立豪華農舍的農田生態。

拜台灣紅棗的高人氣,消費者支持的安全無毒訴求奏效,石墻村噴灑除草劑的紅棗園少了些,田裡蛇鼠輩越來越常見,但系統性危害的化學農藥仍慣用於作物上,每年總要撿拾雙眼緊閉僵直的鳥屍丟棄,更遑論平白遭殃的家犬與家貓。

從小立志成為野生動物專家的我,一路唸到研究所著迷的是森林裡的眾多動物,雖然成年後沒有實現志願,但對動物的喜愛未曾改變。農人是在田野與山林間,能和野生動物溝通的第一線人員,有機農耕,某種程度滿足了我保有與動物相遇的機運。

不用化學藥劑使得紅棗園的蟲相生態逐步恢復。

2010年,負責推動野生動物保育工作的農委會林務局,在台南官田與慈心基金會推出了綠色保育標章,象徵農人關懷在菱角田裡的保育類水雉友善棲地,也在里仁通路推出了有機菱角商品。天地不是人類所專有,有機農耕的初衷,希望我們別為一己飽足,進行毀滅性的經營。

當年,我買到一小箱有機菱角,好吃不在話下,但更有意思的是一枚綠保標章貼紙,田字裡出現了水裡游的青蛙腳印、天上飛的鳥腳印、地上爬的動物腳印、和人們的腳印。

當年推動綠保標章的林華慶技正,一路高升為台灣博物館副館長,沒有停滯綠保標章的推動,2014年12月,他跟慈心有機農業基金會利用了台博館外展場地,試辦了每周六的農夫市集,取著別於其它市集的浪漫名字:田裡有腳印市集。

12月前夕,朋友邀我參加在台博館市集籌備會,林副館長說,希望能夠發展為常態市集,我有點不可置信,因為許多台北市的市集營運後繼乏力,每周都要農民上台北市設攤,綠保標章的產品又少,難度更高。然而,貼上一枚綠保標章的紅棗畫面吸引了我,在一般農耕田也能做到照顧野生動物,才是兼顧真正的有機農法。

如今,田裡市集已經跨越兩周年慶,知名度逐漸散開,不僅為少有的綠保農友找到銷售管道,也因此吸引更多農友加入綠保標章的申請。我們則在市集遇上更多來尋找好產品的通路,帶動了未曾想到的銷售機會。

申請階段其實等待了一段時間,放眼在我們紅棗園周邊都是噴化學農藥的慣行農法田區,要成為綠保田區是個挑戰。苗栗要找到保育類動物,我們農田既不在石虎出沒的淺山區,又只有灌溉的人工水圳,少了像樣的野生動物棲地,只剩下田裡的蛇鼠可供大冠鷲獵捕。在查驗的過程中,慈心的稽核員解除了我的疑慮,2014年我們已經進行有機驗證5年,紅棗園裡土壤靠放牧雞鴨和回填蔗渣、木屑而變得鬆軟,希望時常掠空盤旋的大冠鷲,能在此區捕獵足夠的美食。

友善農耕連國際志工都能在水圳上小憩。

在綠保申請的第一年,我很保守的提出自家的一小塊田區作代表,慈心出動了兩位稽核員來勘查,還先多次電話確認,我們拿出有機驗證所做的各項田間作業紀錄,看完田區,卻少了對大冠鷲的觀察紀錄。自此,本來只在意田裡昆蟲和野鳥的我,開始放大注意範圍,留意他們出沒的日期時間。

有機,在鄉間常存在著淺層的認知及不信任。一般農民多認為不噴農藥和化學肥料,可以賣得貴森森就是了。即便經營了9年,還常聽到私下探詢我們有機的真假,而這類人從未走近看過心態上卻永遠質疑。這也似乎反映了台灣現今傳媒所帶動對於食安的恐慌症。當有機3.0即將納入有機農業法制定的新觀念,對習於接受的公正第三方驗證機稽核的有機農戶,有了不少的爭辯。

如以往由驗證機構派員來查核的標準作業,在未來的有機農業將出現「參與式保障體系(PGS)」及友善農業的新思維。對於已經耗費人力完成法定程序且花錢的官方驗證,如果又有較寬鬆的驗證辦法,許多人害怕讓現有的有機農產品不夠「安全」。

然而,有機農人最需要建立的,不僅是重視生產、製作環節對有害環境風險控管的作法,更需要的是對生物的全面友善態度。了解幾十年來化學農藥存在的危害,增加周遭農人對有機的認同,才是我們的大功課。有機,應該超越的不光是人類吃下肚的無毒害,更應該關心的是共存鄉間的動植物都有棲身之所。

如此一來,家狗就不該被鐵鍊或鐵籠豢養,雞鴨該自由放牧在田裡,野生動物不因農藥或陷阱而斃命,人們不用草坪高牆的農舍別墅增加地表輻射且阻斷農田灌排及汙染。接受動物的分食,所以對作物啃噬的昆蟲盡量採取誘捕及清理孳生源方法,不必求趕盡殺絕;連種兩年的甘蔗肥了田間鼠輩,我們可以釋懷。

珠雞好奇張望不趕雞的小狗悠哉躺在紅棗園。

初聞PGS不久,有些納悶大費周章的新驗證方式怎麼做?不時電話關心的慈心稽核員就打電話來說,綠保申請也要開始實施了。在一年一度的延續申請,綠保查驗除了稽核員以外,還會邀請鄰近的農民、消費者、地方政府、通路等代表共同參與。

這麼大陣仗不是更嚴格的找碴,而是促進溝通與了解,讓不熟悉有機生產的消費者能真正了解不完美的環境條件下有機生產的現實面,讓受稽核的農家能與外界產生更多連結,也讓區內的人才都能協助在地有機生產者的銷售。

許多受限於現有有機農業管理辦法無法通過有機驗證的農家,因此可以獲得被認可的機會。當有機進步到不以產品檢驗結果為主要依據,我喜歡這樣建立信賴及互相諒解支持的新價值!

不過,要成為PGS的一員,也要經過事前的訓練才不會到產地胡亂指點生產者,綠保即將在六月份辦理說明會,協助綠保農友更加了解做法。相信許多人對綠保申請剛開始與我有一樣的疑慮,又不是離群索居,光靠自己有機,怎麼讓野生動物存活下去?多想也無用,用時間、用心做,田裡就不在只出現人們的腳印。

夜幕低垂,雞鴨和小狗們都沉睡,紅棗園裡雨水蓄水池裡,越唱越大聲的蛙鳴,聽得出來有更多的種類出現了,得錄音下來,好好辨識這些新鄰居。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中興大學畜牧系、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森林科學碩士,40 歲前,在台北從事網路資訊工作,從農一直是她的夢想。40 歲後,帶著獨眼的狗狗和老父老母移民苗栗公館成為「Me 棗居自然農園女主人」,精彩的人生故事自此展開,因為媽媽跟她說:「做人要勇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