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蘇立中

前些陣子因為連日下雨,讓許多地區的農事無法進行,或農作會因連日雨水而有損失,農民哀哀叫只能祈求上天不要再下了。不過就在某些土地健康的積水農田裡,有許多以水為生的昆蟲和其他水生生物們卻樂得開心,可別以為這牠們怎麼那麼沒良心,農民悲哀的時候牠們卻樂不可支,其實這中間隱含著眾多水生昆蟲或節肢動物 (簡稱水蟲) 有苦難言的無奈。

「龜毛」正是環境指標

因為挑剔生活品質,導致我們越來越少機會見到他們,也因為水蟲們對環境很敏感,有許多種類的水蟲被當成環境指標的生物,也就是說,要是能在田裡或是溝渠裡看到這些水蟲,那就可以說明你的田以及附近的環境是健康乾淨的。

正在享用黑尾葉蟬的蔚藍細蟌。

水蟲們的龜毛性格如果換個角度想,我們人類追求的生活品質不也是如此嗎?

我們要求生活環境舒適、居住功能齊全、呼吸乾淨的空氣、喝乾淨的水,每天吃的食物乾淨且豐富多樣,有些人還堅持要吃有機,而這些水蟲當然也是如此。不過,農田溝渠及田埂水泥化和農藥及肥料的不當 (化學和有機都會) 使用,都會使水蟲們的數量減少。

當農田溝渠水泥化之後,大大的減少孔隙與洞穴的微地理環境,使得水蟲們可以居住躲藏的空間頓時蕩然無存,再者,水泥溝渠無法孕育多樣水生植物,而有許多水蟲的生活是緊緊依附於水生植物上的,其中又有很多種類的水蟲是捕食者,少了水生植物與泥土沉積物孕育出的小型生物當作食物,也難怪水蟲們會離溝而去。

石梯坪海稻田的水蟲。

此外,有很多水蟲要羽化成成蟲時,都會爬出水面找攀附物抓著固定,然後才開始進行羽化的階段,但溝渠和田埂水泥化意味著田邊不會有草,也就不會有攀附物,那這些水蟲們該去哪羽化呢?

而農藥與肥料使用後會隨著水流排放到溝渠的中,天生敏感的水蟲們更是相繼離去,徒留耐性強的生物種類,也難怪,現在溝渠裡只看的見福壽螺和紅蟲,卻不見眾多水蟲們。

水蟲雖然對環境挑剔龜毛,但也會很盡責的幫農田裡去除潛在有害生物,螳水蠅或是暗條澤背黽椿會捕食靠近水面或掉落水面的小型昆蟲,而有些水蟲則專門負責捕食水底下的小型昆蟲,像是龍蝨牙蟲 (同時也是腐食者) 和水蠆 ,及奄美多節龍蝨小仰椿

石梯坪海稻田的水蟲

而在水蟲當中最為人知曉且又有卓越除蟲功績的莫過於蜻蛉目家族的蜻蜓豆娘了,牠們的稚蟲都是生活在水裡,也是大家所熟知的水蠆,前面提到水蠆會在水裡捕食水中生物,而當牠們羽化成蜻蜓或豆娘後,更是大展除蟲長才。

蜻蜓通常較豆娘大隻,所以以捕食中型蛾蝶類為主,而豆娘則以捕食葉蟬、飛蝨及小型蛾類或其他較小型的害蟲為主 。

石梯坪海稻田的蜻蜓與豆娘。

由此可見,前述眾多的龜毛水蟲們是不是相對變的很親切了呢?只要我們可以把環境、農田維持的乾淨無污染,多留有非水泥化的水域濕地環境,例如水田、溝渠、埤塘、水池等,這些水蟲們也都樂意相繼前來居住生活喔!

特約作者
蘇立中

由於自小喜歡昆蟲以及料理 (不是昆蟲料理喔),一路上都以此為人生道路的方向。出社會接觸食農教育後,逐漸覺得啟發大眾對食物背後的脈絡,並擁有自主思考的選擇能力相當重要,在有機會結識具相同理念的夥伴後,一同成立舞春食農工作室,希望藉著彼此的專長與能力,完整呈現食物背後的連結與脈絡。

我特別關注食物生產與生態之間的關係,也同時擔任好食機的農業生態顧問,想先從大家最具有好奇心的昆蟲著手,帶著大家一窺田間生態的奧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