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蘇立中

《異形》這系列電影活靈活現的呈現出人類被外星生物寄生的恐怖情景,先是人類被異形卵孵化的抱臉體從嘴巴鑽入身體,接著在人的體內成長到一定大小變成破胸體後,突破人類體腔再成長變成成體,雖然看電影總會覺得很可怕,但其實這些寄生來寄生去的行為可真是實實在在地發生在我們生活的周遭,除了我們熟知的人類寄生蟲之外,跟人類較無直接關係的生物寄生情景,也是無時不刻的在上演著 (圖1),而這些生物們的互動既不虛構更非想像出來的劇情,只是這些現實環境中看似異形的主角並沒有嚇人的身體構造以及龐大的身軀,反而大多被誤會是惱人的蚊蟲或沙子,雖然平時毫不起眼且難以觀察,但若是在農業上提起「寄生蜂」這三個字,可能大家就略知一二了。

瘦蜂.jpg圖1:瘦蜂,會於野外或居家環境尋找蜚蠊 (蟑螂) 的卵鞘進行寄生。

來談寄生之前可能要先搞懂兩個專有名詞,一個叫做「寄生」,另一個叫「擬寄生」,寄生的意思就是寄生者依附在宿主身上生活,以不把宿主搞死為最高目標並希望終生與宿主相伴的一種生活模式,像是咬到讓人崩潰的跳蚤或是住在人類小腸裡的蛔蟲也都是一種寄生生物,另外,知名動畫《寄生獸》也是融入了寄生的概念來進行創作的;相反的,電影裡從人類身體爆開衝出來,結果讓人類這個宿主死亡的異形則是屬於擬寄生的概念,而有名的滋補聖品「冬蟲夏草」的真菌以及接下來會談到最終會讓宿主死亡的寄生蜂,也都是擬寄生生物,不過對於擬寄生的一般用法都會用寄生取代之,因此先有了這樣的概念才不會被常用的寄生行為或寄生蜂所混淆了。

對於一般大眾而言,若是提到寄生蜂應該就屬小繭蜂或跳小蜂最讓人印象深刻 (圖2),雖然牠們小到讓你情不自禁的鬥雞眼,不過卻常常會粉碎了孩子們幼小心靈或成人的玻璃心,在養蝴蝶幼蟲的時候,是否有過幼蟲身體下面或旁邊跑出了很多白色的小繭?苦等結蛹而不出的經驗?或是出來的不是美麗的蝴蝶,而是一堆會飛的小蟲?而這些都是養蝴蝶的過程中常見的寄生現象,但若是這些現象出現於農田裡,農夫的心不會碎一地,反而還會很感激牠們幫忙除去害蟲。

cats.jpg圖2:寄生於鱗翅目幼蟲及蛹的小繭蜂 (左) 與跳小蜂 (右)。

在台灣使用寄生蜂來防治害蟲的研究和使用案例其實不勝枚舉,例如像蔗螟赤眼卵寄生蜂防治甘蔗螟蛾的卵、讓蚜蟲變成木乃伊的蚜繭蜂、用於防治木毒蛾的松毛蟲黑點瘤姬蜂 (圖3)、還有最近火紅的平腹小蜂寄生於荔枝椿象的卵等等。其實使用寄生蜂的概念是生物防治的一環,為的是降低農藥的使用量以及避免害蟲抗藥性的日益加重,而在施放寄生蜂的期間更需注意錯開用藥及農藥殘留期,原因在於寄生蜂對於農藥是相當敏感的,若是可善用農業綜合管理的方法,從控管用藥程度開始,做到減藥或甚至不用藥,並維護周邊的棲地環境,讓寄生蜂可於田間建立穩定的族群,就可以隨時將害蟲的發生率抑制在水平之下,何樂而不為呢?

松毛蟲黑點瘤姬蜂1.jpg圖3:松毛蟲黑點瘤姬蜂可用於防治危害木麻黃的木毒蛾。

若是田間環境更勝一籌的話,寄生蜂的種類、數量和各種寄生行為將會讓你大吃一驚,例如在某些種類的金小蜂所產生的寄生行為當中,常會發生的一種奇特現象就是重複寄生,可以想像一下,當一隻蟲被第一隻寄生蜂寄生了,然後又出現了一隻金小蜂寄生在第一隻寄生蜂體內的糾結劇情,而且根據研究發現,寄生蜂的最多寄生現象可以到達三重寄生的驚人場景。在一個平衡穩定的農田環境中,就不只侷限於害蟲被寄生的情況,許多昆蟲都有可能會有相對應的被寄生風險,比方說會寄生在榕果小蜂幼蟲體內的假榕果小蜂,或是當你發現螳螂卵鞘空空的,上面有一個個的小洞,那就是專挑螳螂卵鞘寄生的螳小蜂 (圖4)。

假榕果小蜂-tile.jpg圖4:假榕果小蜂 (左) 與螳小蜂 (右)。

若要進行農田環境指標的評估,寄生蜂的多樣性將會是更具代表性且能刻劃出整體生態環境的樣貌,原因就在於寄生蜂與宿主大多有其專一性,而宿主的生活習性也跟棲地多樣性有密切關聯。此外,不僅昆蟲會被寄生,連植物也有許多對應的寄生蜂種類,換句話說,各式各樣的寄生蜂與宿主的戰場,正好反映出田間豐富的昆蟲與植物多樣性 (圖5)。雖然寄生蜂生性害羞敏感且不容易察覺到牠們的存在,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生活在我們的周遭,只要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好的農田棲地環境,牠們也很樂意一同參與農田的防治工作喔。

DSC_0606-tile.jpg圖5:石梯坪海梯田的寄生蜂多樣性。
特約作者
蘇立中

由於自小喜歡昆蟲以及料理 (不是昆蟲料理喔),一路上都以此為人生道路的方向。出社會接觸食農教育後,逐漸覺得啟發大眾對食物背後的脈絡,並擁有自主思考的選擇能力相當重要,在有機會結識具相同理念的夥伴後,一同成立舞春食農工作室,希望藉著彼此的專長與能力,完整呈現食物背後的連結與脈絡。

我特別關注食物生產與生態之間的關係,也同時擔任好食機的農業生態顧問,想先從大家最具有好奇心的昆蟲著手,帶著大家一窺田間生態的奧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