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蘇立中

田園風光明媚,蝴蝶翩翩飛舞,蜜蜂辛勤採蜜,蜻蜓穿梭草間,這是我們對於田園風景美好的想像,各種生物彼此之間和平相處,但如果再把目光聚焦於田間生物們彼此的生活模式與相互關係,就會驚訝地發現,其實處處暗藏殺機,說不定這一秒過得好好的,下一秒就變成別種生物口中的大餐。

不論是田裡的害蟲、益蟲或是無害的蟲,其實出門討生活都要小心隨時會被捕食的風險,除了許多都身懷奇技之外,最常見的伎倆莫過於提高自己的靈敏度與警覺心,只要有一丁點風吹草動就馬上逃離現場,不過,這些田裡的暗殺部隊可不是省油的燈,牠們也是有幾把刷子的應對方式。

要講「暗殺」,當然是讓獵物在莫名其妙之下,就變成捕食者的餐點,而他們使用的招式以守株待兔和主動出擊為主要的捕食方式。

守株待兔顧名思義就是以待在一處,用時間和耐心等待獵物上門,這種方式最為人所熟知的莫過於會結網的蜘蛛,但其實也有許多不會結網的蜘蛛也同樣採取守株待兔的方式,使得田間盛開的花朵上隱藏了許多著致命的吸引力,像是體色跟花朵顏色很接近的偽弓足伊勢蛛,則會靜靜的待在花朵上,等待訪花的倒楣鬼上門 。

偽弓足伊勢蛛捕捉到正在訪花的東方蜂。

此外,有些蜘蛛不結網,而是採取主動搜尋獵物的方式,在田間來回穿梭,待發現獵物之後,就會靜悄悄地出沒在附近,只要見好時機就下手,像是會穿梭花叢的陷狩蛛、菜園或稻田的狼蛛、蠅虎和貓蛛等。

不論是守株待兔還是主動出擊的蜘蛛,都是田裡暗殺部隊的頭號捕食者,雖然牠們沒有像瓢蟲那麼令人討喜,但卻也是田裡協助農夫防治害蟲的重要幫手,而且牠們對於居住的環境和品質也是頗龜毛的,若以蜘蛛多樣性來看,則可當作農田的環境指標參考依據。

時常穿梭田間,主動狩獵的蜘蛛。

除了蜘蛛是榜上有名的田間暗殺部隊外,也有許多昆蟲參與其行列,而使用守株待兔的昆蟲最為人所知的就屬螳螂了。螳螂利用綠色或是褐色的身體,讓自己隱蔽在背景之中,如發現附近有獵物才緩緩靠近,等到出擊的適合距離後,就會在一瞬間彈出特化的前足進行獵捕的動作;另外,在水面上的水黽還有另一種類似守株待兔的獵捕方式,就是停在水面上等待獵物掉落水中,水黽就因獵物掙扎引起的水波而迅速前往獵捕溺水者 (圖)。

守株待兔型的捕食者昆蟲。

若是講到田裏面主動出擊的昆蟲,最為有名的就是食蟲虻、蜻蜓、豆娘、和虎甲蟲了。牠們與主動出擊的蜘蛛最大的差別在於靠的是速度、狠勁、準確,抓的讓獵物措手不及,而且可別小看豆娘身體纖細嬌弱的樣子,抓起獵物來可是毫不手軟的。

食蟲虻、蜻蜓和豆娘還會在飛行時攔截空中的獵物,猶如鎖定目標俯衝而下的老鷹一樣帥氣,而且我們還暱稱食蟲虻為「昆蟲界的流氓」,由此可見牠的凶狠程度,甚至牠的口器還會刺過牛仔褲來叮人,不過只是這位流氓想試試你大腿的口味而已,並不用太擔心被叮到會怎樣。

快、狠、準的昆蟲捕食者。

最後還有一組暗殺部隊,雖然不怎麼帥氣,而且對象又是動作不快的鱗翅目幼蟲 (毛毛蟲),但牠們卻也是田間重要的除害蟲高手,就是胡蜂和捕食椿象。胡蜂本身不吃肉,而是抓到毛毛蟲之後,將其作成肉丸子,帶回巢中餵食牠們的幼蟲;而捕食椿象則是會用針狀口器,刺進毛毛蟲體內並分泌消化液讓獵物體內組織變成肉汁,然後就可以像鋁箔包插吸管一樣把毛毛蟲吸乾。不論是做肉丸子還是吸鋁箔包,牠們也是田間優秀的慢速暗殺部隊。

以獵捕毛毛蟲為主的捕食者。

各式各樣的田間暗殺部隊其實就代表著農田裡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不論是棲所、食物或是環境等都適合牠們前來居住繁衍,而這也是一種從生物角度出發對農田的生態服務概念,看似風平浪靜的田園景象下,實則波掏洶湧,這是我們值得高興的,但如果田裡真的風平浪靜,只剩下作物在哀號,那可真的要好好思考該如何改變囉。

特約作者
蘇立中

由於自小喜歡昆蟲以及料理 (不是昆蟲料理喔),一路上都以此為人生道路的方向。出社會接觸食農教育後,逐漸覺得啟發大眾對食物背後的脈絡,並擁有自主思考的選擇能力相當重要,在有機會結識具相同理念的夥伴後,一同成立舞春食農工作室,希望藉著彼此的專長與能力,完整呈現食物背後的連結與脈絡。

我特別關注食物生產與生態之間的關係,也同時擔任好食機的農業生態顧問,想先從大家最具有好奇心的昆蟲著手,帶著大家一窺田間生態的奧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