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財團法人豐年社附設出版部 文/ 大泉一貫、本間正義、森川博之、山下一仁、八田達夫、青山浩子

為什麼你該讀這本書

增田寬也的《地方消滅》裡預估2040年日本49.8%市區町村面臨滅絕,其中日本農業區挑戰特別嚴峻,日本農業後繼無人。臺灣「地方消滅」的速度也緊追日本。「2025年,是臺灣農業轉型關鍵時刻。」轉型成功,臺灣農村將有望像歐洲適宜人居;轉型失敗,可能步上落後國家處境,基礎建設崩壞,垃圾與廢棄物橫流。因此,每一步都得謹慎踏穩。

根據2013年的統計顯示,日本的稻米產量是全球第10名,雞蛋則是第5名,農業整體的產值名列全球第9。日本的農業總被認為「缺乏競爭力」,但其實農產品的產量並不少。

從「生產過剩→生產調節」轉為「生產過剩→出口外銷」

日本的弱點,在於尚未確立銷售管道,讓豐富的農作物在加工成為具有高附加價值的商品後,在國內外的市場上流通。

以往,日本國內的生產者總有一種觀念,認為「自己的工作就是到出貨給農協(JA)或批發市場為止」,不曾考慮該如何讓農產品成為消費者或中食、外食業者想要的商品。食品加工製造商對日本農業這種安於「產品導向」、不思進取的態度感到失望,遂轉向海外尋求原料和生產據點,導致過去曾相依為命的食品加工業與農業之間斷了聯繫。

這樣的結果使得日本在發展「成熟已開發國家型農業」——也就是像歐盟各國那樣,生產加工程度高的農產品(「農產品」的定義請參照第1章),讓農業與相關產業或不同業界之間建立有機的關係——過程中,遠遠落後其他國家。

為什麼其他國家可以落實農業改革,而日本卻不行?原因就在於日本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只要鎖定國內市場就好」的時代。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人口約只有7,200萬人,此後60年, 人口增加到了1億2,000萬人。國內市場的需求就已經夠多,因此農業界只要思考如何增加糧食產量,以應付國內人口增加所產生的需求就好。即使後來稻米生產過剩,農業界也不曾考慮「把多餘的稻米銷往國外」,只能設法從「調節產量」的角度來解決。

倘若在戰後的某個時間點,政府將政策調整為「生產過剩就外銷」,讓日本農業和全球競爭,那麼大家遲早會體認到日本農產品已陷於高成本結構的這個事實,進而拚命地思考如何提升競爭力。

可是現實卻不然。日本農業長期在得天獨厚的國內市場中安逸,無法擺脫低生產力、高成本的生產結構,就這樣邁入了少子高齡化的社會,國內市場的需求也步入了衰退局面。

於是農產品的價格下跌,可說是必然的結果。而決定農產價格的主事者——農協,竟然還將責任推卸給政府,一如往常地要求政府提高補助。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既往那套作法已走到窮途末路。

我在第1章也曾提過,日本人的飲食習慣,早就改以在零售通路購買加工食品或外食為主,如今市場上對於用稻米、小麥、黃豆、牛奶、牛肉和豬肉等各種農產品所製成的加工食品,例如即食熟菜或便當等,需求極為強勁。自古至今,農業的使命都是在「為國人提供穩定的糧食供給」。儘管這個使命迄今仍未改變,但今時今日,光是生產農產原料作物,是否就能稱得上是「穩定供給糧食」?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目前,一股前所未有的「日本菜」熱潮正襲捲全球各國。而日本農業能否趁勢而起,端看它能否生產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農產原料作物,並與其他產業密切合作,轉型成一個能在糧食供給上扮演吃重角色的產業。若想打造出一個內外銷皆可兼顧的農業型態,農業界人士必須更認真地面對顧客與市場。

我們應該要體認到:目前日本的農業經營型態,已不得不做出重大轉變。

那麼,究竟日本有機會打造出怎樣的「新型態農產業」?日本的農業,是否能蛻變為「成熟已開發國家型農業」?或是有可能發展出有別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的獨特路線?本章要聚焦思考這些問題。

本文摘自財團法人豐年社附設出版部《2025農業關鍵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