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許鈺屏 攝影/ 林韋言

 

「不只是我好,還要大家一起好,白肉雞產業才能永續發展!」11年前,黃勝裕返鄉嘉義鹿草接棒家業,卻面臨產業瓶頸,因而決定逐步革新思維,並實踐於自家畜牧場經營及品牌理念;如今,他已走過養雞菜鳥、創立品牌、成立公司等關卡,卻未停下腳步,不只與妹妹黃惠汝攜手傳遞安全正向的白肉雞形象,未來將落成一座專屬的電宰、分切及加工廠──希望完整品牌藍圖,也盼藉自身經營經驗輔導更多雞農突破重圍,一起打下國產白肉雞的逆轉勝。

踏入黃勝裕的畜牧場――整座水簾式密閉負壓雞舍內約有5萬隻白肉雞安住其中,裡頭配備氣窗、風扇及加熱器調整室溫,並有寬闊而乾燥的場地讓牠們奔跑、取食、休息;而他則定時進場觀察雞群狀況,視情況微調雞舍環境。

科學管理融合舊有經驗,持續精進突破瓶頸

黃勝裕原先從事汽車零件採購工作,在事業穩定時,卻看見國產白肉雞業走下坡,因而一心一意地想返鄉協助父親堅持了大半輩子的養雞事業。然而,被雞養大的他幾乎沒有獨立飼育的經驗,他抱持著信心到處自學進修、詢問專家,未依循父親的經驗法則,照本宣科地「公式化」養雞,「例如,課本都會記錄各階段要固定的溫度,小雞需要高溫、長出羽毛的雞就需要調高溫度。」黃勝裕舉例,父親靠的是長年累積的經驗法則來判斷,他則選擇複製課本知識;父子觀念不同,自然產生摩擦,但卻也曾養出一批連父親都不得不稱讚的雞。可是,此後的育成率便下跌,黃勝裕苦思未果,轉向同業取經,才驚覺前輩的「眉角」都是父親對他曾經的叮囑。

他解釋,書本知識應為「原則」,得因應現場調整,畢竟各家雞舍配置、飼育環境等細節大不相同,再再影響雞隻狀況。「就以溫度來說,每個季節、不同天氣、一天內的不同時刻,溫度都不一樣,但課本不會告訴你這些――這時,經驗就很重要,所以要常進去巡、看有沒有異狀。」他一進雞舍得先觀察,倘若雞隻全都在做同一件事,即須立即調整,「例如如果都在喝水,那有可能是太熱。有的在跑、有的在吃飼料、有的在喝水,這樣才是正常的。」黃勝裕強調,養一天就會經歷白天與黑夜、養一年則經過四季,每一刻的環境及溫度都不同,一再地考驗雞農對雞隻及飼育環境的敏銳觀察,也是雞農汲取實戰力的關鍵。

過去,黃勝裕按照自己的想法及書中邏輯管理畜牧場,但當時才在挫折中領悟,原來書本知識並不能一招走天下,能否順應時地、引用老經驗,才是飼養關鍵。最重要的觀念轉變後,他開始沿用通風、溫度、飼料營養等管理新知,再結合自己與父親的現場經驗,揉合成自己的飼育原則。而戰勝這番低潮後,也才讓他撐過新手上路的煎熬,逐漸踏實。

抵抗削價競爭,提升競爭力刻不容緩

但養出好雞還不夠,黃勝裕指出,進口雞肉占比逐年增高、低價肉品持續瓜分市場,至於國內則有大廠環伺,一般小農較難以自有品牌出頭,因此往往選擇與大廠契作求生;所以,對他而言,養出品質優良的白肉雞後,還要進一步思索,如何讓更多人看見用心飼養的白肉雞價值,才能推進產業。黃勝裕進一步解釋,國內廠商為了能與進口雞肉競爭,積極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不只提供雞農飼料及小雞,飼養期達一定天數後便將雞隻直送電宰、推上通路。

如此一來,這樣「規格化」的飼養模式,造成無力自立的雞農形同「代工」,也無從選擇、要求雞隻品質。加上同業間削價競爭,雞農利潤越走越低,「一隻雞甚至賺不到十塊錢。」許多人只好投入擴廠、走向規模化,以求薄利多銷,「但大家搶著養又有別的問題,那就是小雞和飼料的價格越來越貴,導致飼養成本增加了。」

因此,農民利潤跌入谷底,更讓產業呈現惡性循環。在這循環下,大多人仍然追求低價,才能贏過進口肉品,但黃勝裕自問,「全球化的浪潮擋都擋不了,如果更便宜的進口雞肉來了,我們該怎麼辦?」他知道削價競爭的策略非長久之計,因此不願再以薄利多銷的方式苦撐,決定反其道而行――自立品牌,希望藉著新生代的努力及思維,提高自己的競爭力與飼養技術,搶先突破僵局。

創立專屬品牌,用品質做出市場區隔

「那時候要做品牌,有些人不看好,都直接說:『大廠都占住了、都在削低價格,你一定會倒!』」但黃勝裕仍勇於跳脫契作模式、創建御正食品有限公司,因為他以累積多年的飼養經驗,歸納出消費者對於食安的需求,將品牌核心瞄準生產「安全」的雞肉,盼從中開拓出一條能夠自立、又專屬自家定位的新路線。打出「安全」的口號,動作也要到位才行,黃勝裕笑說:「這裡的水管分成兩條,一條給我家喝,另一條給雞喝,所以我們喝的是一樣的水喔!」

他還在飼料中加入益生菌,又於飲水內添加草本植物,雙管齊下、以好菌壓制壞菌,更拿下「機能性飼料」標章,「真的拿到有公信力的驗證,才取得消費者的信任。」黃惠汝補充。除了從吃食強化雞隻體質、增強免疫力,他也從環境設備下手改善,畜牧場為水簾式密閉負壓雞舍,可定時抽風控溫,天氣太熱時再使用水簾為空間降溫,至於場內循環風扇可對流氣窗送入的新鮮空氣,另外,裡頭還有數座加溫器,就像雞隻的專屬暖氣可定時加溫,避免溫度過低,影響育成率。

而為避免密飼,讓每隻小雞都擁有充裕的活動空間,不僅符合人道飼養的理想,更能健康地成長。至於飼養現場內,除了有完善的環境設備,還因他們善用太陽能板、省電燈具,以實踐節約能源及降低汙染等理念,拿下「綠農場」標章,黃惠汝表示,「因為我們不只是走品牌,還要跟這塊土地連結。」此外,牧場更擁有白肉雞業界首張產銷履歷、人道飼養及友善畜產標章,運用各方驗證與消費者對話、取得信任,踏實地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做出差異。

透明溯源為最高原則,踏出產業永續之路

返鄉的十年裡,黃勝裕與黃惠汝攜手打拚,不只繼承家業,還挑戰走出新路,更於2017年奪下模範農民獎。他笑著回憶,當時沒一舉拿下臺灣農業界的奧斯卡獎「神農獎」,讓他不免失落,「但如果拿到了,也許這幾年的進步幅度也就不會那麼大了。」

他與黃惠汝坦言,模範農民獎像是一股無形的壓力,要他們記得邁開步伐、往前推進,「我還記得那時候評審說的,不只自己好,還要成為引領業界的指標,讓大家一起好。」在攻頂的路上,他們就此有了前進的方向。「所以,我們這兩年開始規畫一座電宰、分切及包裝工廠。」

黃勝裕分析,有了自家工廠,從飼養到出貨再也不假他人之手,更能把關品質及安全,為他們一路呼應的「安全、溯源」精神再拉高標準,「同時,我們也有能協助其他農民進入產銷履歷、提升雞肉品質。」「很多農民也想走品牌,但卡在後端市場、不知道要怎麼賣。」

黃惠汝解釋,他們可在前端輔導雞農導入政府相關政策,如產銷履歷,同時控管飼育品質;鞏固品質後,再由公司內部工廠完 成電宰及後續工作,並協助處理末端市場銷售工作。「我相信這樣的突破,會成為臺灣白肉雞產業的指標性工廠,也是帶領業界往前進的方式。」黃勝裕期許,他們的力量可讓更多卻步、觀望的雞農也能無後顧之憂地一起成長、成為白肉雞產業的正能量。

●本文節錄自《豐年雜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9年5月號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