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慧貞 製表/ 邱柏綱 首圖提供/ Shutterstock

臺灣長期缺乏農業職災調查,僅保勞保的務農者有辦法抓出數據,而上百萬名具農保的務農者,傷亡情形如何、職災發生場合、原因、風險等等,至今仍是一大謎團,也造成現在臺灣談農業職災,只著重後續補償,難以針對高風險行為事前預防,即將試辦的農民職災保險也無法制定差別費率。

此行前往日本,不管是官方機構農林水產省、厚生勞動省,或是民間團體農協、農村醫學會等等,都出示了各種農民職災調查結果,除了最基本的傷亡人數統計,也進一步分析職災成因,例如農機、中暑等等項目;另也針對個案親自面訪、到事故現場調查。

這些資料的累積,除了政府挹注資源調查,更需和第一線醫療院所、地方公所、農機業者和產業團體互通聯繫,建立綿密的職災通報安全網,以下用圖表搭配文字,簡單呈現日本不同單位的調查數據和優缺點。

農林水產省從地方保健所獲取資料

農林水產省每年都會公布農業職災死亡人數和成因,最新一份資料是2016年,有312人死於農業職災,其中高達69.6%都跟農機有關,又以曳引機意外為主,造成122人死亡,佔了約39%。

這份資料並不是根據農民職災保險而來,農林水產省生產局技術普及課生產資材對策室(安全指導班擔當)課長輔佐細田誠也指出,農民不是所有人都加入職災保險,所以這是從保健所提報的數字,日本規定只要有身故就必須跟保健所提報、簡單載明原因。

但是死亡通報保健所都是比較大略的描述,例如操作農機、跌下來、窒息等等,不會詳細記載在什麼時間點、情況下意外身故。

細田誠也表示,由於保健所提供的農業職災資訊,對農林水產省來說不夠深入,因此也同時商請農機製造商和各地方政府,提供因為農業職災身故的資訊,請他們填寫一個固定格式表格。

表格內容包括使用的農機是什麼、型號、製造日期、發生意外當天和前一天的天氣、事故現場有無傾斜落差、鋪面是草、土或什麼材質、路面狀態是乾燥或濕滑等等。並請調查人員簡單畫出事故現場動線和環境。

細田誠也表示,農水省向各地方政府、農機製造商收集到的資訊,會提供給政府農業研究單位,農研機構做進一步分析,再將分析結果回饋給農民和業者,做為未來改善依據。

JA共濟連保險商品分析

日本全國共濟農業協同組合連合會(簡稱JA共濟連)是農協中負責保險部門的組織,跟農民職災有關的保險主要是農作業中傷害共濟、特定農機具傷害共濟、自動車共濟。

他們分析2013年到2016年總計2萬5659筆理賠資料,按理賠金額和件數,製作農作業安全風險分析圖。包括:物件損壞事故1萬859件、傷害事故1萬4582件、留下後遺症的身障事故153件,以及死亡事故65件。

以往農林水產省缺少死亡之外的事故調查,呈現出的農民職災程度只是冰山一角,因此JA共濟連用自家理賠比例,來推算全國可能有多少農民遭受農業職災。

扣掉物件損壞事故,農民因職災死亡、留下後遺症的身障事故、傷害事故,理賠件數比例分別是1:2:217,對照2016年農林水產省調查有312人死於農業職災,推算出全日本因職災受傷的人數一年可能超過7萬人。

JA共濟連進一步分析,以發生的頻度和受傷嚴重程度來分析,乘坐式曳引機風險最高,又以在公共道路上翻覆倒下造成的理賠金額最高,顯示傷亡程度較高,不過理賠件數最多的則是曳引機行駛在田間時翻覆倒下。

值得注意的是,農民要坐上曳引機時摔倒雖然受傷程度輕,但理賠件數排名第二,顯示曳引機龐大的身形對部分農民來說可能難以負荷。

JA共濟連這份資料詳細地將曳引機、農用搬運機、割草機等等幾個最常發生事故的機器,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發生意外的件數最多、造成傷害的程度高低,全部數據都公開在網站上,並主動提供給農林水產省、日本農村醫學會、農研機構等等,協助他們針對高風險的農作業行為對症下藥改進、宣導。

日本農村醫學會三大調查

日本農村醫學會是一個由農協支持的全國性組織,設有六個農村醫學研究所,專門研究農村健康、農藥、安全問題,過去40年,農村醫學會做了數次大型農民職災調查,主要有「2000年調查」、「對面調查」(又稱面訪調查)、「富山調查」

在富山縣農協醫療機構擔任研究員的日本農村醫學會成員大浦榮次表示,交叉比對這三大研究,可以得出農民主要使用的四種農機具:曳引機、割草機、收割機、耕耘機,其農業職災發生頻率和造成傷害的嚴重程度,結合起來就可得到風險評估的基礎數據。

舉曳引機為例,修理曳引機時受傷、操作運行時翻覆跌倒,在三大調查中都是前兩名,是未來防範重點。

2000年調查和對面調查,主要都是依靠農協在各地綿密的網絡,從保險和實際面訪得出數據。富山調查則是日本少數和醫院和做調查的案例,而且調查時間可追溯到1970年,每年都會對縣內骨科和外科900多家醫療院所,進行兩次調查,詢問是否有因為農業職災就診的病患,提供詳細的問卷請這些醫療院所填寫。

大浦榮次就居住在富山縣,他解釋,日本醫療院所大部分的醫生看不出病患是因務農受傷,雖然醫生會詢問受傷起因,但醫院並不會特別統計農業意外傷亡件數,農村醫學會之所以會和醫療機構合作,推手是當時富山縣的醫師會會長豐田文一。

豐田文一1970年時在農協經營的醫院當院長,還成立富山農村醫學研究會,聲望極高,因此當他發號施令,向縣內骨科、醫療院所發放問券時,大家配合度都很高。

大浦榮次透露,自己是從1978年開始做普查,當時問券回收率有八成左右,到目前只有50%左右,但是在相似調查中,有50%回收率已經算是高得出奇了。

系統性的整合和調查方法仍待建立

即便日本已有豐富的職災調查,但不難看出其中仍缺乏有效的整合,調查方法也需要更精確,和第一線醫療院所的合作仍顯不足。

經常在第一線調查和宣導職災安全的大浦榮次表示,日本對於農作業安全的重視程度和風險調查仍相當不足,例如其他產業調查輸送帶的安全風險時,會花時間測試每一百小時發生幾次人捲入輸送帶的意外;反觀農業,沒有這樣的調查數據,沒有人去調查駕駛曳引機一百小時,會發生多少次翻覆意外。

他認為,其他產業在導入風險評估後,職災發生率有顯著的改善,農業也需要盡快找出頻繁發生、很危險、會造成重大傷亡的因子,從中改善才能降低農業職災傷亡件數。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曾任日報編輯。一個會想把好看的資訊圖表裱框掛滿牆的人。 cypresschiu@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