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財團法人農業信用保證基金

疫苗用胚胎蛋商機全球起飛,保富生物科技從生技醫療領域轉戰農牧業,以科學方法設立全球第一套無菌雞舍,不但廠房乾淨毫無異味,孵出來的雞蛋價值更比市售雞蛋高出3倍以上,成為農業高值化的經典。

與雲林縣四湖鄉濱海地帶的巨大風力發電機比鄰而居,兩層樓的保富潔淨農場外觀整潔、似乎與一般倉儲業者無異,無論視覺、嗅覺,幾乎無法察覺,這裡面竟然養了數萬隻雞。

當批發蛋價來到一顆3.5至4元之間,保富生物科技旗下保富潔淨農場所產出的蛋,一顆可以賣到14.5元,足足3倍。「我們其實不是牧場,而是生物原料供應商。」保富潔淨農場負責人張家銘解釋,而這些蛋也不是用來吃的,而是疫苗與生物研究的原料。

原來光是製造流感疫苗,全球就有上千萬顆的胚胎蛋市場。這些胚胎蛋必須由無菌科技農場中飼養的雞隻孵化,門檻高、售價也水漲船高。臺灣生醫業者國光生技近年來逐步拉高在地採購比例,而保富潔淨農場就是去年剛加入的胚胎蛋供應商。

跟著張家銘的腳步進入雞舍。準備程序相當繁複,首先要洗澡、換上防護衣,所有攜入器材也必須經過煙燻殺菌,以確保沒有病原夾帶。如此大費周章,就是為了減少自然界中人畜共通的病毒、細菌、寄生蟲污染源。

對一般消費者而言,也許很難想像,原來要製造流感疫苗,還需要透過胚胎蛋來進行培養。

大膽捨棄傳統,雞隻不吃藥也能活跳跳

擁有生技醫療背景,張家銘曾在藥廠工作多年;而保富潔淨農場總公司位在臺中,最初是幫生醫業者規劃廠房產線,後來才跨入疫苗原料領域。疫苗的生產方式主要分成3種,分別是微生物發酵細菌培養、細菌培養、以及胚胎蛋培養。張家銘研判,在臺灣前兩者技術相對成熟,唯獨胚胎蛋培養疫苗領域,受限於無菌蛋仰賴進口成本高,是臺灣農業的切入點,因此他一頭栽進養雞的世界。

「疫苗用的胚胎蛋須由特殊雞隻產下,全程不能用藥,我必須要讓雞舍的污染量極小化,」最初,張家銘對畜牧一竅不通,除了四處找雞農當老師,他也帶領團隊進行環境分析。他發現臺灣大部分雞舍是採用負壓水簾來降溫與吸附灰塵,但臺灣是海島型氣候,水簾讓雞舍內濕度飆高,反而容易成為細菌滋生的溫床。

因此,張家銘大膽決定捨棄負壓水簾,以降低雞舍內部的濕度。這恐怕是全球第一家採正壓設計的雞舍,利用內外牆之間的氣道,讓屋裡屋外的壓力呈現不同狀態,當雞舍內正壓比外部大,外部污染源就不會從門縫洩漏進來。此外,雞舍最怕的就是落塵帶來病菌,因此設計有兩道關卡,第一關金屬帶有正電荷與負電漿可以吸附病原體,第二關則是兩萬伏特的電漿牆。

由於沒有前例可循,他決定自己規劃廠房、自己發包施工,斥資3億元打造1千8百坪的一期廠房。由於想法太新,不但曾遇到承包商中途放棄,還有很多老朋友半夜打電話來勸他放棄:「還是用水簾比較安全啦!」業界也普遍不看好他的作法。但張家銘對於外界的議論不以為意,「你自己養的雞,雞蛋你要敢吃。」保富潔淨農場一次可養6萬隻雞,這些雞與員工喝同樣的水,就連飼料在場內都不放置超過3天,以免受潮。

以科學態度養雞,讓一顆蛋也能創造無限可能。

而食用蛋與疫苗蛋的最大差別,就是疫苗蛋必須經過人工授精;揀選後的雞蛋要先經過滅菌室、低溫室兩關,讓每一顆雞蛋都處於無菌、攝氏21度的標準狀態,才能進入孵化室。張家銘帶我們到孵化室,指著門口的控制面板說:「要孵多久、室內溫濕度、翻蛋角度、多久翻一次,全都可依據藥廠需求進行調整。」

農信保支持,下一步進軍保健食品

抓住疫苗蛋商機,但張家銘並不自滿,他認為接下來保健產品市場也很有機會。因此他開始積極興建二期廠房,並且透過銀行找上農信保基金提供擔保服務,加速資金籌措的過程,讓他能全心投入下一階段的研發。

蛋是很神奇的東西!張家銘用科學的方法讓一顆雞蛋擁有不同的價值,保富潔淨農場既是農牧業,也是生技醫療產業的最佳供應夥伴,可說是農業高值化的最佳學習典範。

本文轉載自《農業信用保證基金35週年專刊》,原文標題為〈看一顆雞蛋如何打進疫苗市場與生物研究  保富生物科技  從生技轉戰農牧新典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