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圖片提供/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 文/ 黃懷瑩、曾竫萌

真可謂是事事難以難料,大學電機系畢業之後,原本打算去竹科工作的吳柏瑞,可沒想過有一天真會回鄉,繼承父業來種植番茄。但是就在退伍後找工作的空檔期間,卻意外地種出興趣來了,不但成為了他後來的職業,而且還變成了他未來的努力方向。

人生轉了一個大彎

這個人生規劃轉了個大彎的青農,剛回到家鄉時,第一年選擇的方式便與完全與老爸截然不同。他的父親吳清泉有著30多年的番茄種植經驗,是以傳統的慣行方式來種植,由於品質不錯,客戶頗為穩定,長期在果菜市場有著相當的口碑。不過兒子並不以此為滿足,認為即使是番茄種植可以達到更好的境界,有機便是他所追求的。

「有機栽種的價格高出許多,如果這樣就可以不用種得這麼辛苦了。」這是他最初的想法,而後來則是「我想要種出自己也能放心大口吃的安全番茄!」無論如何,這個剛回鄉的青年是直接一頭栽進有機裡去了,而且第一年就直接以慣行轉有機了。老爸對兒子這個決定,心中其實是完全的不以為然,但最後仍是拗不過兒子,撥給了他3間小溫室,讓他自己去搞搞看就知道。

努力爭取每次的市集設攤機會,直接地接觸消費者,同時也增加了收入。(圖片提供/采紅番茄提供)

慘烈的第一年,沉潛的開始

一下進入有機番茄的領域其實蠻辛苦的,因為番茄的病蟲害多,而且宜蘭秋冬兩季水氣特重,導致著果率不佳,再加上吳柏瑞本身的經驗不足。種種因素加總之下,第一年出來的結果真的不太好,收成只有原來的1/3,滿慘的。

「你要不要去外面找工作啊?」老爸開口了。但他認為既然已經嘗試,不應輕言放棄,最糟的狀況頂多就是沒賺到錢而已,想要再試一、兩年看看。還好,這種失敗也因此讓他學會沉潛,放慢腳步的去上課學習新知,並且一有機會便到處觀摩他人如何種植。第一年成績雖然慘敗,卻沒有澆熄他對有機的熱情,第二年仍是以有機的方式耕種,只是沒去申請驗證,而是以友善耕種的名義繼續前進。

接下來的情況便改善得多了,因為吳柏瑞開始引進一些對病蟲害有抗性的嫁接苗,這種苗株較不受青枯病、萎凋病等土壤病菌的危害,當然害蟲還是有一點,但由於是種植於溫室中,已將蟲害的問題減到最低,這麼一來,產量便出來了,雖然整體而言仍比慣行少了1/3,但已讓這個堅持有機的青農振奮不已了。

兒子與父親(左)有不少的觀念差異,不過這並沒有降低了吳柏瑞的實踐決心。

父子間的歧見,逐步浮現

兒子慢慢做出成績,但與老爸之間的問題也逐步浮現。

原來是老爸做了30多年的慣行,習慣了看不到雜草,只要一出現雜草就反射性的想要將它去之而後快,除著、除著,就連兒子溫室外面的雜草也順便用除草劑給去除了。「我是友善耕種,溫室外的草不用除啦!」兒子抗議了,但老爸好整以暇的回答:「我看你不太管,雜草都沒整理,所以就順便幫你噴一噴了。」「我種的方式跟你不一樣,你不要管啦!」吳柏瑞倔強的回答,免不了傷了老爸的心,「我是為了你好,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還有就是產量的問題。老爸斷言:「不用化學肥的話,就是沒效果啦!」由於使用有機肥所出來的產量還是比不上用化學肥的,大約會差個幾百斤左右,不過即使如此,吳柏瑞還是很堅持一定要走友善路線,即使沒那麼賺錢也沒關係,但老爸可完全看不下去了,「你要先把口袋填滿,接著才能談其他的理想吧?」父子兩人的價值觀頗有差異。

品質好, 價格就該把握住

吳柏瑞的友善番茄雖是種出來了,但前幾年的收入卻是頗為慘淡,原來是當時並沒有找出屬於自己的通路,仍是跟父母一樣放在果菜市場銷售,這樣即使是友善耕種出的品質,價格只得到果菜市場的批發價,頗不划算,每個月平均收入僅有1、2萬左右,這種情況持續了有4年之久。

這種令人沮喪的情況直到最近這2、3年,大幅改變行銷通路後才得以解決。在吳柏瑞與女友的共同努力之下,逐漸開發出網路的銷售通路、同時也積極爭取市集設攤,直接地接觸消費者;並與社會大學合作進行採果體驗活動,「只要來採過一次的,就知道我們的番茄好吃。」他自信的表示。

他們很歡迎消費者直接到田區裡,自己採收、直接品嘗。(圖片提供/采紅番茄)

這種直接面對消費者的方式,逐漸為他的番茄累積出口碑,同時也建立出友善番茄真正的價值,「我認為品質既然做到這麼好,價格就應該要自己把握住才對。」女友在一旁補充。而他們更歡迎消費者直接到田區裡,自己採收、直接品嘗,最能體會出新鮮友善番茄的甜美滋味。

漸入佳境,收入開始漸漸豐厚

在打出自我通路之後,情勢大好,目前吳柏瑞的平均月薪已能達到7、8萬左右,比一般的上班族要來得好上許多。「對於沒有去竹科上班這件事,我一直沒有後悔過。」他說,這幾年做出成績之後,與朋友同學聊天時,發現從事農業一點也沒吃虧,因為收入不低、時間可完全掌握,而自己耕種起來也樂在其中,感覺雖然有些辛苦但一切還是很值得。

在這個收入從1、2萬發展到7、8萬的過程中,收入有很大的差距,但其中不變的是顆堅持友善耕種的心。吳柏瑞表示,他越種就對這種蔬果越有感情,而越是有感情,就更不可能去使用農藥或化肥,「我自己都是一邊採收一邊吃,要是噴藥可就不敢如此了。」

能有目前的成果,吳柏瑞的堅持也獲得了回報。

他說,不曉得為什麼,只要一接觸的農藥味道,身體就會有不由自主的產生抗拒感,「可能是身體想告訴我些什麼吧,畢竟使用農藥最先受害的就會是自己啊!」

爭取到獨立田區,老爸少了嘮叨

只是這種對農藥化肥的抗拒,老爸依然是難以理解,因為友善番茄的售價雖然高些,但整體產量還是比不過慣行。尤其在前幾年,吳柏瑞的溫室是與爸爸連在一起的,老爸會一直干涉他要何時施肥、施甚麼肥;若是看到雜草更是沒有辦法,一定會幫他去除,常常在走道上就為兒子噴了除草劑,父子倆經常為這件事吵架,而吵完之後老爸還是會繼續噴,然後父子再繼續吵。

吳柏瑞因此在做出一點成績之後,積極地爭取與老爸不相連的田區。目前他的溫室已擴大到15間了,而且是與老爸分隔的區域,雖然租金、肥料費用都得自己來支付,但他做得很開心,因為老爸看不到他的雜草、再加上自己友善番茄的產量也出來了,所以老爸便不再嘮叨了。

獲得宜蘭縣政府「宜蘭嚴選」的榮譽,父母也同感光彩。(圖片提供/采紅番茄)

自從通路建立出來之後,客源也逐漸穩定,吳柏瑞的友善番茄近兩年發展蒸蒸日上,而獲得宜蘭縣政府「宜蘭嚴選」榮譽,更是把他的事業推向高峰,讓外界更加認識了這種健康無毒的好蔬果。

目前他的友善番茄依然延續的是父母「采紅番茄」的稱號,沒有另外取新名字,但卻已然給了這個名稱一個嶄新的面貌,內含了健康以及安全的理想,而吳柏瑞在堅持了7年之後,果然開花結果,完成了他心目中的有機夢想。

相關資訊

采紅番茄

電話:0911219394

地址:宜蘭縣三興村復興三路136號

粉絲專頁:采紅番茄

本文轉載自《兩代務農的成功必修課》一書,購書可洽國家書店五南書店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創立於民國28年,負責辦理花蓮縣、宜蘭縣二縣有關農業試驗研究與示範推廣,包括重要經濟作物品種改良及栽培技術改進,農業推廣教育推行,農村生活改善研究及輔導,農業產銷班整合及輔導,休閒產業發展之研究與輔導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