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首圖攝影/ 番紅花

過去臺灣民間的家庭餐桌,對於食用「花」,可說相當陌生,直到這幾年臺南「佳里元氣農場」的農夫林中智先生,他所栽種的各種風味獨特的花、蔬、果,成為臺灣諸多米其林名廚的指定食材。其中,尤以他推廣多年的食用花,更掀起了本地西式料理餐盤上繽紛多彩的風潮。

我曾站在林中智開墾20餘年遼闊、朗麗、清淨的農田上,於他的鼓勵下,當場摘下琉璃苣花、石蒜花、蝶豆花,小心翼翼放進舌尖,瞇著眼慢慢咀嚼,這才發現花朵的各種滋味,和她如絨如水的纖嫩質地並不一定相襯,例如藍紫色的琉璃苣花看似柔美,吃起來卻帶有淡淡本土芋香呢。

造訪紅龍果園,意想不到的是,其實紅龍果花也能入菜,為家常料理增添巧思創意。(圖片提供/劉碧鵑)

惜食也愛食,夏季花朵化身餐桌主角

吃花不為故作風雅,倒像是人類展現對食材的想像力與珍惜之意,近日於菜市場和農夫市集都不難看見的紅龍果花,其狹長橄欖球型的花苞,乍看之下,與曇花有點相像。沒錯,曇花也可食用,我曾在東湖菜市場和一位小農阿嬤買下幾大朵已盛開過、每朵售價10元的曇花,老人家教我把整朵花切成絲、打個蛋花,就是一鍋清清香香的曇花蛋花湯了,然而火龍果花要怎麼煮呢?

已鑽研紅龍果數年的農場女主人,熱情十足的告訴我,這些體型有大有小的紅龍果花,主要是因為「疏果」調節而採摘下來,農家對於花朵的飲食利用向來不陌生,如絲瓜花、櫛瓜花可油炸,曇花可煮湯,他們發現紅龍果花的滋味也甚佳,生吃拿來拌沙拉則清爽帶脆,是沙拉盤中的最佳配角,蔬食者則可將花苞切成條狀後,下薑絲和熱油一起清炒,就是一碟美味的青蔬,也可以拿來仿天婦羅的做法,裹上麵糊後,炸出酥脆誘人的花朵大餐。如此聽來,我心裡忖度著,也許可以實驗把紅龍果花和香蕉、蜂蜜、冰塊,打成夏日一杯沁涼的冰沙……。

發揮巧思以紅龍果花苞入菜,色香味俱全,讓夏日的味蕾愈加清爽開胃。(攝影/黃世澤)

為平凡無奇的日常料理增添小巧思吧!

今年由於陽光充足,紅龍果的品質特別好,甜度高、水分足,花苞的風味也因此更佳,它的花朵碩大富麗,只在夜間盛開,花開一夜之後即閉合凋謝,潔白的花瓣在星空月光下盡情綻放,很有原產地墨西哥、中美洲的熱帶直率氣質。根據農改場報告,紅龍果花含有明目及預防高血壓的營養價值,而媽媽最關心的是它好不好吃、容不容易料理、端上餐桌是否受家人青睞,畢竟,吃花是新鮮事,沙拉盤放幾朵三色堇添色添味還不讓人緊張,但炒了一盤熱熱的花苞要勸進孩子們下箸,難免讓沒有把握的媽媽躊躇不前啊。所幸紅龍果花價格平實,一斤不及百元,秤個半斤重,搭配一點豬里肌肉,分量即夠供應一家四口享用。

陌生食材為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帶來新鮮的趣味,正苦於地瓜葉、A菜、小白菜、空心菜等葉菜類的輪迴而無所變化嗎?那就試試看炒一盤火龍果花吧,炒生一點則脆口清爽,炒久一點則綿密帶稠,花苞如斯華美,溽夏在廚房煮花的心情也跟著溫柔了。

【小情歌食譜】燒豬里肌炒紅龍果花

食材與調味:豬里肌肉,紅龍果花苞,蒜頭,鹽,醬油

作法:

1、豬里肌肉切成適口大小後,用醬油和糖醃30分鐘。

2、紅龍果花沖淨,對切再對切後,切成適口長條狀。(花蕊不需去除)

3、起油鍋將蒜頭小火爆香,然後轉中火下醃好的里肌肉,煎到赤色全熟,盛盤備用。

4、將剛剛煎肉剩下的油,再補倒入一些油入鍋,爆香蒜頭,然後放入紅龍果花苞中火慢炒,撒鹽調味,可蓋上鍋蓋5分鐘左右將其燜到軟熟。

5、將炒熟的火龍果花盛盤,再把煎好的豬里肌肉片佈於其上,即可端上桌。

香噴噴的燒豬里肌炒紅龍果花,美味上桌囉。
專欄作家
番紅花
番紅花,台北人。養了兩個孩子和一隻貓,老家在坪林金瓜寮,喜歡走路,日常不是在去菜市場就是在去書店的路上。著有《廚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視野》、《看得遠的就是好母親》等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