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林慧貞 攝影/ 謝佩穎

這兩年來,畜牧業接連爆發食品安全、防疫問題,2017年雞蛋驗出毒物戴奧辛、農藥芬普尼殘留,2018年臺灣雲林地方檢察署又破獲不法藥商私自製作禽流感血清,在在都顯示畜牧場第一線管理出了漏洞。臺灣畜牧業從早期自家飼養演變而來,從業人員年齡偏高,用藥安全和環境管理知識仰賴口耳相傳,資訊流通較慢,因此第一線獸醫師和畜牧專業人員更顯重要,但臺灣獸醫師就業選擇長期往伴侶動物傾斜,經濟動物如牛、豬、雞、水產動物缺乏第一線人才,畜牧學類科系則尚未建立專業的證照制度。如何讓專業人才適得其所,成為畜牧業者與政府的後盾,關係著畜牧業的產業發展和食品安全。

讓專業畜牧技師協助政府把關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系主任陳志峰和時任屏東科技大學動物科學與畜產系主任的張秀鑾,2015年曾提出「畜牧技師」簽證、聘僱制度。畜牧技師是考選部辦理的證照考試,但不像獸醫師執業必須先取得證照,現行畜牧相關法規並沒有要求特定工作須具備畜牧技師執照,等於通過考試只是拿到一張證照,對於工作並沒有實質幫助,考選部甚至曾考慮廢止畜牧技師考試。

陳志峰認為,畜牧技師考試還是有其價值,但政府應制定相對應制度,讓畜牧專業人員成為畜牧業者諮詢對象,同時也是農政單位第一線把關尖兵。

育種場的工作相當專業且精密,每隻雞的翅膀安裝專屬身分證編號,方便工作人員記錄雞隻日常表現。

「就像建築業一定要有建築師、結構技師簽證,保證建築物安全,畜牧場在特定場所也可以推動畜牧技師簽證制度。」陳志峰解釋,推動畜牧技師進場可以分為簽證和聘僱制度,以簽證制度來說,《畜牧法》第17條規定,主管機關得派員檢查或檢驗種畜禽業者之種畜禽、種源、設備、血統登錄及有關紀錄,此時政府便可以派畜牧技師到現場簽證。否則現在下游小型飼養戶買到不好養的雞,卻沒有證據證明是種源有問題,只能自認倒霉,「這種模糊地帶就應該有人幫忙檢驗。」

陳志峰盤點《飼料管理法》、《畜牧法》等各項法規時發現,其實農業委員會早有相關規定,主管機關得檢查飼料製造、販售業者的飼料及其設備、儲藏場所;檢查畜牧場規模、畜牧設施、疾病防疫措施及有關紀錄;至屠宰場檢查屠宰設施及屠宰作業;查核乳品工廠生乳來源與數量,製造、加工、分裝、銷售及庫存等等。「簽證制度等於是幫政府把關,這些都不須再修法,現在就可以做了。」

聘僱制度則牽涉到營運成本,陳志峰認為,可先從土雞種雞場、飼料廠、加工廠開始。例如,飼料廠應有飼料配方師,因為飼料關乎動物食品安全,至於畜牧場多是小型業者,不需要人人聘僱,等到畜牧技師制度漸漸被產業界認可,或許可在各縣市設立技師公會,提供小型畜牧業者諮詢,「尤其現在農民很容易踩到法規紅線,應讓農民有管道可以問。」興建牧場時也可以請技師設計,酌收費用,只要費用合理,小型畜牧業者應不會反對。

臺灣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陳明汝也認為,推動畜牧專業人員進駐是好方向,不過與此同時,也要釐清畜牧技師的定位和業界需求,且必須考量不同畜牧場的規模。例如,較具規模牧場較有能力獨自聘請畜牧技師,協助動物衛生照顧、操作儀器等等;較小型畜牧場則必須由政府協助。財團法人中央畜產會可以推動地區性畜牧技師,例如彰化幾個養豬場聯合計算,到達幾百頭豬就設一位技師,由政府和畜牧業者共同出資聘請。

中興大學目前已在大學開設選修課程,讓學生不僅可在校學習,也能前往到業界實習,培養第一線工作經驗。

建議推動畜牧專業證照,加強消費者食品安全信心

其實,臺灣土雞育種先驅、前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系主任李淵百留學美國時,就發現國外生產食物的行業都有證照制度,於是早在20年前,便疾呼政府應盡速建立畜牧業證照制度。

目前農業委員會正在大修《畜牧法》,針對上述訴求,農業委員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給予正面回應,他認為,畜牧業的確須建立專業證照制度,「這部分我們會去檢討。」未來將找業界討論,傾向要求特定行業聘僱畜牧技師,例如飼料廠的配方人員、種畜禽場,預計2018年6月擬定完整修正條文,再與業界溝通。

不過,對於政府能否主動建立簽證制度,王忠恕表示,以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查核畜牧廢水排放時,曾和農業委員會合作,開放畜牧技師簽證,但後來仍以環保機關的簽證為主,也就不了了之。由於簽證涉及到修法,「須有法律規定某種行為需要簽證」,因法規複雜,初步傾向先行推動聘僱制度。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聘僱畜牧技師能否為產業加分,不過超秦集團從市場眼光來看,引進畜牧技師證照制度可以增進消費者對食品安全的信心。

超秦集團是臺灣土雞大廠,轄下有養雞場、屠宰廠和通路,聘僱了許多屏東科技大學動物科學與畜產系學生,協助巡場、雞肉品管、銷售等等。品牌總監張馨文表示,有畜牧背景的員工,面對客戶比普通行政人員更專業,先前曾由畜牧科系畢業生陪同廚師參加料理直播,在廚師做菜同時講解雞肉部位、飼養方式、營養狀態,開創有別於市面上的美食節目風格,獲得不少好評。

此外,一般雞隻屠宰大多要等到屠宰後,才由屠宰衛生檢查獸醫師觀察有無異狀,超秦集團則會在屠宰前指派畜牧專業人員巡場,觀察雞隻狀況。張馨文表示,年輕的畜牧專業人員帶進新科技、飼養經驗,可以和養雞業者互相交流,提升飼養知識,若能進一步建立畜牧技師證照制度,對這些年輕人是一種專業肯定,「而且因為有了國家和學界保證,消費者也會更安心。」

臺灣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陳明汝專長是乳品加工,他認為學生和老師都必須走到畜牧場前線,才能更完整了解產業面貌。

畜牧教育須前進第一線,加強現場體驗

不過王忠恕也擔憂,推動畜牧技師聘僱制度後,人才供給量不一定跟得上需求量,且畜牧技師實務經驗是否足夠,也是一大問題。

陳明汝坦言,有些學生不願意到現場實習,寧願待在實驗室;教師一邊教學,一邊還要承受升等研究壓力,也難以抽出時間到現場。目前臺灣大學動物科學系與企業合作,提供學生暑假實習、工讀機會,希望學生有更多學習管道。

中興大學則是讓教師親自管理畜牧場,並在2018年大學四年級首度開設選修課,上、下學期各6學分,學生可以在上課期間,選擇有興趣的領域,到業界實習,期望培養第一線工作經驗。

中興大學畢業、目前擔任臺灣大學生物資源暨農學院附設農業試驗場畜牧組技士的高仕軒,曾被牛踢到膝蓋當場痛到跪下來、在颱風天收拾東倒西歪的畜舍,他語重心長地說,「畜牧場工作真的須要親自接觸一段時間才知道。」唯有真正踏進畜牧場,才能體會畜牧業者面對天災時那種無力的心情。

改革畜牧技師,考題、制度缺一不可

不過,在許多畜牧學類科系學生心中,考上畜牧技師的機率非常小,可能比到現場工作還難。高仕軒考上高考,然而報考畜牧技師卻沒通過;於大學、研究所都就讀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的杜宗哲,研究土雞育種,畢業後進入瑞興農業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有色肉雞的種雞培育,也曾報考畜牧技師的他,最大心得是:「能考過的人真的太厲害了!」

杜宗哲以過來人身分解釋,現今畜牧技師考試涵蓋雞豬鴨牛羊,但隔行如隔山,只能憑運氣祈禱考題是自己擅長的類別。建議畜牧技師考試可以細分,如家禽、豬,取得證照再註明類別,如此可讓考題不那麼艱澀,業者聘僱時也能鎖定方向。

雖然推動畜牧業建立專業證照制度困難重重,但陳志峰認為,必須從現在就制定長期計畫,例如眼鏡行驗光人員必須有驗光師執照,也是給予10年緩衝期,慢慢讓沒有執照者退場。「20年前,我的老師李淵百就已經呼籲過了,若不從現在開始做,之後20年又要重講一次,換我的學生要出來呼籲了。」期望畜牧業界和政府可以踏出第一步,讓臺灣畜牧業環境更加健全。

延伸閱讀

經濟動物獸醫師面臨斷層,需從源頭開始著手:管理原則為第一步,引進畜牧專業人員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6月號封面故事,原文標題為〈經濟動物獸醫師面臨斷層,攸關畜牧業平衡發展〉。《豐年雜誌》電子書平台,請參考:udn讀書吧TAAZE讀冊生活HyReadZinio華藝線上圖書館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記者
謝佩穎

一個市場長大的小孩,透過影像關注台灣庶民社會相關議題。

peihsieh@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