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王誠之 圖片提供/ 社團法人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

隨著全球都市化(Urbanization)的過程,人口向都市集中,造成了許多環境上的問題,人類居住的範圍侵入到原本野生動物的棲息環境;但相反地,野生動物也開始適應人類居住的環境,都會生物多樣性(Urban Biodiversity)也成了自然保育的重要議題,僅佔地球表面2%的都會,使用了全球75%的自然資源,同時也成為重要的棲息環境之一。2016年生態影片界最重要的作品《地球脈動2》(Planet Earth II)中,分別介紹了各種生態系:島嶼、山脈、叢林、沙漠、草原以及最後一集城市,城市已經成為自然界重要的棲息環境之一,而野生動物也漸漸適應這些人工的環境,反而融入其中,成了人類的鄰居了。

人與鳥,看與被看之間

提名2010 Wildscreen影展兒童評審獎的《第一次飛行:蜂鳥媽媽的故事First Flight: A Mother Hummingbird’s Story》,就是描述了蜂鳥與人之間的邂逅。導演、編劇、攝影、剪輯是一對退休的夫妻,連帶有日本口音的旁白配音也是太太親自上陣。片長46分鐘,有一半是幕後花絮,講的是他們從紐約搬來拉斯維加斯到影片拍攝完成的所有趣事,非常推薦給親子檔一同觀賞。但是這部影片卻可以讓我們思考:野生動物與人類之間應該保持多少距離呢?

能夠回答這個題目的是野生動物,但人類的行為則是重要的影響因素。早年很多觀鳥的朋友都發覺,外國的鳥比台灣的更親近人,是不是鳥類都知道台灣人「比較壞」呢?有趣的是,以往難得一見的稀有鳥類,例如黑冠麻鷺,現在反而在都會中常常可以見到,而且還會擬態不動假裝:「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到底是黑冠麻鷺的數量增加了?還是人類對於鳥類更為友善呢?當我們觀看《第一次飛行:蜂鳥媽媽的故事》時,不妨自己也想一想這個有關都會生物多樣性的問題吧!

譯名有真意,其實是葡萄

在台灣野望翻譯製作這部影片的時候,倒是發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可以跟讀者朋友分享。

當《第一次飛行:蜂鳥媽媽的故事》計畫發行國際版DVD時,我們也將中文翻譯的字幕免費提供給製作者,以感謝她們分文不取地提供野望影展在台播映。結果編劇Noriko Carroll女士特別提到了一個大多數人看不出來的哏,在野望的中文翻譯上被運用上了,頗有覺得遇到知音的感覺。

原來,蜂鳥的卵大小與咖啡豆相近,也跟葡萄乾差不多。因此Noriko特別將片中的兩隻雛鳥命名為Ray及Zen,而野望則翻譯成「小葡」及「小萄」正和她意,原來這兩個名字是由英文的葡萄乾(raisin)拆成兩個字,以形容牠們的細小。但是如果照一般音譯的方式,大概就會翻譯成「小雷」及「小禪」,就沒辦法表現出原本用心營造的趣味感了。更有趣的是,野望影展到校播映本片時,就真的有義工帶了兩顆咖啡豆及一盒葡萄乾,讓小朋友看看蜂鳥卵的實際大小,再吃幾顆葡萄乾印象就更深刻了。

蜂鳥的卵大小與咖啡豆、葡萄乾相近。

翻譯講求「信達雅」,必須盡量符合原意、流暢度易讀而且不要照字面直接翻譯,當然也要顧及中文文句的優美程度。野望影展的字幕翻譯工作大概分為幾個階段:先請專業譯者翻譯,並且支付合乎專業水準的稿費;再由相關研究領域的老師或專家進行審稿,接下來文字由編輯潤稿兩次之後上字幕,進行校對、修改然後再校對,最後確認了才會製作成野望影展版的影片。由於生態紀錄片牽涉了各類的科學,對於正確性必須又基本的要求,不能出錯,而編劇的用心以及旁白配音的語氣也必須兼顧,盡量保持原汁原味。另外值得一提的,中文字幕是閱讀而非口述的文字,除了句型必須符合中文的語法,也可以適度地精簡而不是每字必錄,讓觀眾在觀賞的時候可以減輕閱讀的壓力,就更能集中精神欣賞內容及其中的美感了。

至於小朋友是否看得懂中文字幕呢?其實我們大可放心。

其一,現在的兒童接觸媒體的時間與份量都大,野望影展的影片對六歲以上的兒童而言,並不困難;再者,就算小朋友無法100%看懂影片中的訊息,他們也能夠藉由自己看到的畫面及影像,編織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情節,對於刺激及發揮想像力非常有幫助。

因此,如果有機會帶小朋友觀看《第一次飛行:蜂鳥媽媽的故事》以及野望影展的其他影片時,不妨敞開胸懷,讓他們的想像力隨著蜂鳥快速拍動的翅膀好好地飛翔吧!

野望沙龍

取名自「沙龍」(salon)漫談之意,不只講野望影展的影片內容,也談從生態紀錄片衍生的各種人、事、物。

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

自2011年起,由社團法人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與英國Wildscreen影展合作,獨力策展,每年引進Wildscreen影展的入圍及得獎生態影片,進行非營利的公益播映,藉以提高台灣社會對於自然保育公眾認知。

英國Wildscreen影展

1982年創立,每兩年於英國的Bristol舉辦的競賽型影展,參加國家約在45至50國之間,包含台灣,參賽影片則約自600部至1000部。共有20個獎項,各有3部影片入圍,最高榮譽為金貓熊獎(Golden Panda Award),目前為全球相關影展中競爭最激烈、也代表最高榮譽,素有「綠色奧斯卡」(Green Oscar)之稱。參賽者必須同意主辦單位將影片運用於推廣自然保育的推廣,野望影展即依此規定,每年由入圍及得獎影片中引進20部作品,由Wildscreen授權在台灣進行不收費的公益放映,為期一年。

野望影展公益勸募

野望影展每年所需經費約300萬元,未接受政府補助,收入來源主要為授權費、小額企業贊助及公益勸募,每一位朋友認同野望的捐款,不僅作為野望影展得以持續策展的經費,更是推廣台灣環境教育的莫大動力。我們更希望藉由公民社會的力量,不假手政府與企業,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

第六屆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勸募活動許可字號:衛部救字第1051360605號,期間為105年6月1至106年5月31日。

1986年畢業於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徘徊於文字創作、廣告創意及生態保育之間。曾任廣告公司創意總監、傳播企畫總監,並擔任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副秘書長、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1997年以〈迷濛的松雀鷹之眼〉獲得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獎,曾獲得其他文學及國內外廣告行銷獎項若干,譯著有汽車、醫學、賞鳥、攝影及自然生態類書籍,自2011年起擔任非營利、非政府組織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秘書長及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策展人迄今,致力於台灣自然保育公眾意識之提升。
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WildViewTaiwan Nature Communication Society)由一群從事自然觀察、生態保育兼具行銷傳播背景的朋友組成,其目的一如章程宗旨所示:希望能夠「運用專業行銷傳播能力,促進台灣自然保育 之公眾認知」,工作範圍則涵蓋自然保育行銷傳播之規劃顧問、教育訓練以及內容之製作及出版。簡單的說,我們希望能夠成為非營利但專業的自然保育廣告公司, 提供自然傳播的技術與方法,並且提高效益。2011年起,台灣野望與英國Wildscreen主辦單位合作,在台舉辦「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引進Wildscreen影展得獎及提名的生態及環境紀錄片,並邀請英國BBC等資深生態影片工作者進行的研習課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