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洪嘉鎂 攝影/ 謝佩穎

要在農漁村生活,除了本身是當地人、隨另一半嫁入外,還有另一種不常見的狀況──因為工作而進入村落,身為一個外來者要如何順利地融入農村生活,並成為他們的一分子呢?

都市女孩包佳靜,隨著過去公司團隊的腳步,走過並陪伴不少的村落,規劃農村基礎建設。從前公司離職後,她接受村長的邀約,走進曾接觸過的新竹縣北埔鄉南埔社區,運用自身的經驗,陪伴社區成長。

觀念差異,需要時間磨合

「想要實現與環境共存的理念」,包佳靜說,南埔社區的村長在10 年前就提出綠能、循環能源、環境與人共存概念,但受限於人力不足及當時政策與思維,因為被村長想改變地方的心打動,才決定到這裡工作。當她空降進來擔任要職,卻發現自己無法融入當地生活,自己與其他女性夥伴的行動方向和村民期望有所差異,加上不熟悉當地習慣,讓她一度想要離開。

融入社區需要與村民適時的對話與溝通,讓大家理解社區未來的發展方向。

「村民會希望妳參與每場會議與活動,全心全力為社區居民做事情。」包佳靜舉例,有次政府官員到社區參訪時,她曾選擇暫時放下手邊工作,為長官導覽社區,因為她認為適度社交可以為社區帶來資源,但居民不太能理解這件事情。

另一個例子,就是包佳靜帶入小包裝觀念,這也讓村民難以理解。她與其他夥伴發現當地農產品以大包裝為主,但外地遊客進來時只想嘗鮮,應該要針對客群製作小量客製的產品。村民起先覺得這樣銷售方式不妥,後來也慢慢接受。

不僅能做事,還要能傾聽

「長輩多少會覺得妳不行,但是不會明白地說。」包佳靜與村民既熟悉又陌生的狀態持續到2016 年底才開始有改善,因為活動緣故,包佳靜獨自一人扛了一大箱的米,這讓村民對她刮目相看,覺得這個小女生好像能做一些跟他們一樣的事情,這才拉近與村民的關係。

包佳靜與其他女性夥伴深耕南埔社區,並參與金牌農村的競賽。改變社區的過程中,她們根據生活型態差異,規劃出南昌宮廟埕及小木屋兩區域,提供給村民與遊客活動空間,並協助農民銷售農產品。

她們的付出與努力深深打動當地人,有愈來愈多村民願意參與公眾事務,不管是排班準備共餐料理、主動擔任社區導覽志工等,都讓人看到社區正在逐漸轉變。

走入農村這段日子中,包佳靜與其他夥伴平時會陪年輕婦女聊心事,她們看到女性長輩能一肩扛起家中大小事,會有隱形壓力。但透過村內志工制度,年輕婦女能在村內當志工集點折抵旅遊金,點數可以夫妻共用一起出遊,這凸顯太太是有生產力的。另外,婦女在當志工時會與同齡婦女討論家庭問題,進而改善家庭關係。

從外來者角度看,包佳靜說,不是每個社區都可以有女性的立足點,嫁入農村的女性若想要找到穩定的生活,又不想走傳統的勞力付出模式,就只能出外工作,取得生活自主權。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2月號,看見農村女力)

延伸閱讀

 

都市走進鄉村,不只調適心情,還要創造自己的價值

新住民也是新農民,扛起田地裡的半邊天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記者
洪嘉鎂

畢業於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因為誤打誤撞而一頭栽進媒體業。希望能用文字更接近吃下肚的食物與生產環境,不是只會「吃」而已。

chiamei@agriharvest.tw
記者
謝佩穎

一個市場長大的小孩,透過影像關注台灣庶民社會相關議題。

peihsieh@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