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動物當代思潮 口述/ 林德恩 文/ 李國豪 圖片提供/ 路殺社

因應2017挺挺動物生活節主題專區規劃,動物當代思潮特與農傳媒、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合作,開闢【動物主場我來挺】系列專題,包含金門、小琉球、龜山島等地的野生動物救援行動,以及里山龍貓森林計畫、動物的路殺大調查、友善石虎農作等發生在農村與郊野的動物議題,歡迎持續鎖定。

本文為專訪路殺社社長林德恩文章的下篇,上篇請見《【動物主場我來挺】公民科學力量大,大數據讓路殺成為大家的事(上)》。

全民參與,由下而上改變政府

Q面對這三大與人密切相關的議題,你們如何去溝通?

如前所述,民眾最在乎的是用路安全,因此談的時候都從車禍開始;跟農民溝通的話,就針對農藥。我們試著讓農民知道,農藥對你的健康影響是什麼?而且你殺死的不只是蟲,可能還有鳥、貓狗或其他大型動物,更會經由水和食物影響到人。

其實農民自己也知道,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身體比較不好了,從健康的角度切入他就聽得進去。當然也會遇到根本理都不理你的人,但如果願意聽,我們就慢慢談,如果不願意談,就聊別的東西,不要急著一時就想改變他人,公民科學中,人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要說服政府也一樣。像公路總局,他們是從工程角度思考,最在乎的就是安全。去年他們主動找我們談,一開始只想單純解決石虎路殺問題,所以將範圍設定在苗栗、臺中及南投。

但就我們而言,路殺的改善絕對不能只考量石虎單一物種,而且只靠警示牌來提醒用路人,效果是很差的!一定要讓在地社區的人理解並參與,所以最重要的一項會是環境教育。公路總局認同我們的看法,所以決定與我們攜手合作。

過去的溝通真的很單向,都是研究人員規畫好之後,由上往下推行,這樣當然有好處,可以做得很嚴謹,可是擴及的層面就會受限。像防止路殺,做圍籬、陸橋這些設施很容易,但要讓設施發揮成效,非常需要地方民眾和特定的動物建立起認同關係。如果沒人持續管理和維護設施,很容易就會失敗。

之前我們在綠島花了2、3年,一直帶他們做護蟹行動,讓當地居民和業者知道陸蟹需要下海產卵(釋幼),幾年下來民眾已經普遍有概念了,接著我們就可以安心地去做設施,不用擔心會被破壞或疏於管理。

路殺社計畫性地協助在地團體的保育:圖為與綠島居民一起展開「護蟹行動」。

Q:目前路殺社如何運用社內資源跟政府合作?有哪些成果?

我們很開心路殺社的資料和標本獲得重用,並且在狂犬病防疫跟環境用藥這兩部分有很好的成效。也因此如今有很多政府單位主動跟我們接洽合作。

像狂犬病,我們跟防疫單位的合作,就是由路殺社的公民科學家負責提供野生動物大體和時間、地點等資料,防疫單位專心於疫苗研發、投餌、疫情控制、病毒研究等。如果所有的樣本都是由防疫單位自行到野外採樣,那會耗費太多時間和金錢。

他們曾經計算過,平均抓一隻鼬獾的成本是一萬塊起跳,而且常常花十萬塊一隻都抓不到。可是我們透過公民科學的方式,請大家隨時注意自家周邊的鼬獾死亡事件,看到就寄過來,我們再分類送檢。

透過這樣的方式,每一件樣本的採集花費最多不會超過150元。國家因此得以節省大量採樣的成本。現在防疫單位60%的野生食肉目動物檢體來源都是路殺社公民科學家所提供。

林務局也主動與我們聯繫合作,請路殺社提供資料,讓他們了解轄區內哪條路最需要改善。對他們而言,不用耗費金錢和時間從頭調查,就可持續獲得有用數據;對我們公民科學家而言,一點一滴的資料得以派上實質用場,是雙贏的局面。

我們也會主動找各單位「做口碑」。下一個對象是雲林縣政府,因為古坑隧道那邊發現斑龜的路殺熱點,現在資料已經滿完整了,我們就要去問他們願不願意改善。

更開心的是,有一些縣市首長也注意到我們了,像新北市府有位科長,也希望改善轄下的路殺狀況。另外,我們也找了一些人工智慧專家,研發所謂的預警系統,預計明年底要上路測試。

也許有人會說,好像只有生命被數據化的時候,政府單位才會意識到嚴重性。但事實上是社會議題太多,政府根本無暇管理,再者若動物對他而言是小議題、「沒那麼急」的話,很難叫他主動關心這一塊。

所以我們的最後一哩路是說服真正有權的管理者,例如縣市政府、鄉鎮公所、國家公園管理處等,這其實相對困難,因為管轄單位考量的東西太多,而且需要說服的不是個人,而是整個團隊。

古坑隧道附近發現斑龜的路殺熱點,路殺社將主動洽詢改善。

跨出同溫層,藝術家也來關心路殺!

Q除了社群之外,路殺社還有舞臺劇,可以聊聊這類跨界合作嗎?

事實上文宣攻勢、實體擺攤等,我們也做了很多,但這些方式大家應該都知道,其實很難跨出同溫層,所以和不同藝術家的合作,是兩年前就有的預設,我們跟團長、編劇慢慢談,都準備好了,就剩等待機緣、等待經費。

前述的公路總局給予經費後,我們才辦了一個記者會,他們就發現反應很不錯,立刻主動提出全臺巡迴,因此《萱萱的奇幻歷程》預計到明年底至少12場演出。

除了舞臺劇,路殺議題的漫畫也將要出版。

「古怪」是個網路漫畫家,她看到路殺議題後主動跑來找我們,想把路殺作為單行本創作題材,預計今年底會刊登;還有,今年6月左右,臺中教育大學的學生跟我聯繫,想做一部推廣關注路殺的動畫短片,請我協助提供資料和照片;此外還有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播學系學生的饒舌音樂MV等。

能有這麼多年輕有為的文化藝術創作者主動加入,真的讓我們非常高興,但畢竟藝術家的創作很辛苦,如果公部門能給予這些藝術新秀創作補助就更好了。

網路漫畫家「古怪」把路殺作為創作題材,預計推出單行本。(圖片提供/CCC編輯部)

Q:路殺社的下一個目標是什麼?

現在,我們構思遊戲化的系統調查,用輔導的方式進行,民眾參與的成本很小,還可以獲得公共參與的榮譽感。但更重要是可以培養在地團體,讓他們產生動能。前述提過,與政府溝通是最難的環節,可是社區化、在地化才是我們的首要目標。

我們也考慮過像鳥會一樣發展實體組織,但如此一來,第一,要對面經費問題,第二是計畫可能會受經費來源影響。比如說企業贊助,也許會想強勢主導,或小額募款,光處理募款就無法專心在計畫執行上。所以組織化有很多細節要考慮,就長遠來看雖是一個方向,但還不一定。

延伸閱讀

路殺社集結公民力,剖析鼬獾狂犬病建構大數據

6年5.5萬動物淪為輪下冤魂,公路總局投3千萬設道路預警系統防路殺

由臺南大學吳宗憲老師召集學者及夥伴所組成。透過各種方式將涉及動保議題的「動物保護學」、政策與法律等,進行跨域討論、交互檢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