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動物當代思潮 文/ 李娉婷

因應2017挺挺動物生活節主題專區規劃,動物當代思潮特與農傳媒、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合作,開闢【動物主場我來挺】系列專題,包含金門、小琉球、龜山島等地的野生動物救援行動,以及里山龍貓森林計畫、動物的路殺大調查、友善石虎農作等發生在農村與郊野的動物議題,歡迎持續鎖定。

(本文章上篇請見【動物主場我來挺】獸醫師們的後山召喚:花蓮第一所野生動物救傷中心即將成立!(上))

生命的功課:盡力救治,但也要學會放手

在野生動物救傷領域,除了應該由全民參與外,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另一個想要普及給大眾的觀念是「放手」——雖然希望能以受傷的野生動物喚起大眾對生態的關心,但野灣的主要任務並不傾向圈養野生動物,若動物無法野放、加上受傷程度也嚴重到無法維持生活品質的話,人道處置(安樂死)是最好的選擇,也能讓野生動物相當有限的醫療資源,能被更有效的利用。

綦孟柔舉例,她曾接獲一隻被民眾私自豢養的臺灣藍鵲,由於錯誤的飼養方式,造成藍鵲的營養不良,送到她手上時已經雙腳畸型,對於那隻虛弱的藍鵲,立即人道處理反而對牠是最舒適的選擇。

在WRCMN時,她也曾遇過一隻淺棕色的浣熊,除了雙眼失明,其餘身體狀況一切正常,毛色特殊外還長得相當可愛,但野生動物救傷不是為了滿足個人對特定動物的喜好,所以當那隻浣熊被判定需要被終身圈養時,WRCMN同樣選擇將牠人道處理,而不是留作「募款專用的動物明星」,以免徒增動物生存的緊迫。

因為,自然界的動物種類數以萬計,人類對於野生動物的醫療及照養仍屬於摸索階段,甚至許多時候,醫療行為或圈養反而會造成野生動物的巨大壓力,促使動物的狀況惡化或產生心理問題。也因此,野灣想建置的是「復健中心」、「救傷中心」,而非「野生動物收容所」。

「動物的生命時常需要取捨。這很難,但我們還是必須要這麼做。」綦孟柔深知這樣的觀念在臺灣要普及是一項大挑戰,但同時也認為這是一門我們人人都必須面對的生命課題,相當必要,不該噤聲。

野生動物的積極救援是野灣未來的使命,但野灣明確定位在「復健」、「救傷」,而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野灣明確定位在「復健」、「救傷」,而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讓動物救傷廣入民間:給予大眾「知與行動」的權利

談起野灣的成員,綦孟柔說,有人待在民間保育團體、有人服務於政府委託單位,也正因為融合了公私部門的組成,因此對於現行野生動物救傷的困境,成員都明白問題無法也不該直接歸咎於任何特定單位,而是各種環節環環相扣——政策反應民情,若大眾不在乎野生動物,政策就難以改變。

且就算增加了預算與人力,若是人們對野生動物的觀念與態度依舊,造成野生動物受傷的環境破壞、盜獵、不當飼養等問題未解,那麼身在末端想解決問題的救傷單位,終究還是會陷入人力、資金等各種欠缺與徒勞的窘境。

但大眾真的是不在意野生動物的存亡嗎?或是對於真相的了解、對於資訊的掌握太少了?以至於人們找不到行動的管道?

綦孟柔表示,傷病動物就是大眾認識問題的最佳管道,也能激發更多人願意成為為野生動物救傷付出、關心生態的一份子。如同她自己以及無數在野外工作的夥伴,因為看見牠們的困境,才不斷激勵自己要有所行動。

除了喚起民眾的關心外,野灣也期望將來能有夠多單位投入複製這樣的形式,不只是在東部,更好是每個縣市都能有運作良好的民間野生動物救傷中心。

東部野生動物復建中心的預定地,隱蔽的場地有益於幫助野生動物回歸山林。(圖片提供/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

穿山甲協會、小動物獸醫師也來參一腳

雖然還在籌備階段,連協會都還沒正式成立,但野灣已在花蓮高農的實習林場內,尋得一處可以使用的空間,除了有閒置10年未用的建築物可作為醫療場所外,周邊是隱蔽性頗佳的自然環境,本就有不少動物鄰居,相當適合作為野生動物的救傷、復建中心,等野灣協會正式設立之後,就可以簽約入駐。

此外,將來除了花蓮高農的學生可以到復建中心實習,此處還鄰近東華大學,同樣可以與校方合作,提供相關科系學生實習機會,讓學生們累積動物相關經驗。面對可預期的未來,綦孟柔很振奮地表示:「我們會針對不同學校的學生提供相關的環境教育課程,希望能達成雙贏的局面!」

野灣並且也積極與不同的野生動物保育團體接洽,例如位於臺東的臺灣穿山甲保育協會,就是野灣相當緊密的夥伴。因為單一物種的協會難以建置救傷站,但相對而言,卻有豐富的物種知識,將來復健中心順利成立後,若有穿山甲救傷個案,就可由野灣治療、穿山甲協會提供諮詢,可讓效能的發揮極大化。

野灣預計在明年初完成協會申請,並開始向一般民眾募資,儘管醫療站的空間有教育單位願意協助,但內部的硬體設備、醫療器材等,還是必須自行添購,第一年的建置費用粗估就要1千萬元,負擔可謂不小,也令人擔心是否能募集成功。

還在籌備階段,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以下簡稱野灣)的成員們便早已變身野生動物、粉墨登場,全臺跑透透地展開系列推廣活動、向大眾宣導野生動物救傷知識。

沒想到在此之前,其他「跨領域」的朋友就伸出了援手!

臺灣的野生動物救傷資源稀少,連帶著相關職缺也寥寥無幾,不過,對此懷抱熱情或關心的獸醫師卻不少,綦孟柔說,她認識許多小動物獸醫師的學長姐,當得知野灣的計劃後,都表示願意幫忙,甚至已有獸醫院提出二手儀器的捐贈,讓本來龐大的資金壓力稍有舒緩。所以,雖然明知還有很大的資金缺口需要補上,但綦孟柔仍深信大眾會願意參與的。

這些變妝大鳥熊鷹、無臉男、鄉土通靈阿姨,在大眾面前渾身解數表演行動劇的醫生們,憑著滿腔熱血,為動物救傷吸引民眾關注的同時,也讓我們給予樂觀的支持。現野灣製作了一份「捐款意願調查表」,未來並將根據這份調查表所獲的支持,於明年4月啟動「只要花一分鐘,就可以增加野生動物存活機會」的募款計畫,歡迎肯定這些獸醫師們的民眾,就從填寫這份調查表開始,著手進行您第一次的「全民參與」行動吧!在此並祝野灣這所「東部第一所野生動物復健中心」的建置,順利成功!

由臺南大學吳宗憲老師召集學者及夥伴所組成。透過各種方式將涉及動保議題的「動物保護學」、政策與法律等,進行跨域討論、交互檢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