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動物當代思潮 文/ 李奕萱 圖片提供/ 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

因應2017挺挺動物生活節主題專區規劃,動物當代思潮特與農傳媒、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合作,開闢【動物主場我來挺】系列專題,包含金門、小琉球、龜山島等地的野生動物救援行動,以及里山龍貓森林計畫、動物的路殺大調查、友善石虎農作等發生在農村與郊野的動物議題,歡迎持續鎖定。

10月28日金門博弈公投在即,正反雙方各持立場,宣傳戰如火如荼進行。在「金門反賭場連線」這方的文宣中,最亮眼的代言者,莫過於保育類動物「歐亞水獺」。而「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的理事長,同時也是這場拉鋸戰的反方要角。究竟賭場的設置,對金門的環境生態有什麼樣的連動關係?而這個新興的動物救援組織,在金門又扮演什麼樣的關鍵角色呢?詳見以下專訪。


金門縣在地理上有海洋的天然屏障,人文上則有軍事地位、國家公園的設置,因此相較於臺灣本島,保有了更多自然環境,是為數眾多的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然而,隨著道路與觀光的建設開發,自然環境和人為發展的拔河開始成為難解之題。在人們依然在解題上奮鬥的同時,野生動物早已成了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2015年,在金門「歐厝聚落」的一座古厝裡,當地第一個民間野生動物救援中心「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成立了,成為守護金門野生動物的生力軍與保衛網。

博弈公投:一場經濟開發與環境保護的拔河

對於觀光賭場的設立,協會現任理事長歐陽夢澍持反對立場,以人文的角度來看,賭場的設置極可能帶來色情和毒品,對當地的風氣和教育都將造成難以翻轉的傷害;再者,從過去BOT案的經驗顯示,賭場應該也無法有效解決金門人口外移的問題。如果以自然的角度來看,對歐陽夢澍來說,這次的博弈公投,論及開發與保護環境之間的權衡拿捏,亦沒有提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

「小時候我們看廈門那邊是一片黑,完全沒燈光,現在是一片亮的,都是經濟特區的高樓大廈。」講起過往與現今的廈門,歐陽夢澍簡單地用這句話作為開發快速的例子。歐陽夢澍說,追求便利無可厚非,然而開發要如何控管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博弈公投,歐陽夢澍首先質疑觀光客將會造成的垃圾問題,金門今年6月時,才因為高雄市停止協助垃圾焚化,而造成垃圾堆積問題。目前雖然在協商下,暫且得到4個縣市焚化爐協助處理垃圾,但也只是暫時的計畫,還沒有長期處理辦法。如果垃圾焚燒未來依然要依賴本島協助,觀光造成的大量垃圾會成為極大的不定時炸彈。再者,開發後如果車潮增加,目前某些已經會大塞車的路段很可能需要繼續拓寬,勢必會影響自然環境,如果賭場周邊過度擴張,環境的傷害當然也不可避免。

雖然開發前一定會有「環境影響評估」來避免生態過度破壞,但歐陽夢澍對此抱持保留態度,他舉了之前林務所BOT案為例。當時建設的選定地點在進行環評時,當地居民一直說:「那個地方有水獺」,但環評還是通過了,沒想到一挖下去,水獺果然就出現了。而該地點停工至今,依然沒有後續處理。

環評是環境與建設中間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不能正常發揮功效,那沒有得到保護的環境難免會成為經濟發展的犧牲者。

對於自然與開發的拔河,歐陽夢澍語重心長:「為什麼都市裡面要有公園?為什麼大家會要求要有更多的公園?我們總是把所有東西破壞後,才刻意去推行自然。自然環境本來就應該存在,但我們都等到破壞後才去追求。」歐陽夢澍並不全然反對開發,因為人類拓展生活環境的過程裡面,開發自然環境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但他認為:「開發一定會有影響,重點是怎麼去減少影響。」
 9月份又有水獺路殺死亡案例,野生動物處境在金門同樣令人擔憂。

野生動物:太容易見到,反而「不知寶」

歐陽夢澍以「鳥類的天堂」來形容金門,「金門縣動物的物種很多,光是鳥類就有300多種。舉例來說,金門有四種翠鳥,然而在臺灣本島,光想要看到魚狗(普通翠鳥)就已經很困難了。」除了鳥類,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水獺」、「金龜」,甚至千年活化石海生節肢動物「鱟」在金門都有機會見到。

「在金門,大家很容易遇到各種野生動物,所以有時候不會覺得牠們是珍貴的、需要珍惜的,也不會太有什麼深刻的感受,但大家不會想到的是,只要離開了金門,就很難再看到這些野生動物。」歐陽夢澍說。

因為太過常見,所以有些時候居民甚至會在不了解的情況下飼養,無心中傷害了野生動物。歐陽夢澍說,他們曾救治過一隻墜樓的金龜,那隻金龜嚴重骨裂,在院內住了半年以上才得以野放。金龜怎麼可能會墜樓呢?原來,那隻金龜是被人飼養的,一開始飼養這隻金龜的人,是現任飼主的母親,在母親過世後,現任飼主由平房搬到樓房,因而才出現了這樣的意外。

金龜目前在臺灣已經幾乎絕跡,只在金門才比較有機會看見,已經成為金門特有的保育類動物,一般民眾禁止飼養,因此受傷的金龜入院治療後必須野放,但其中的困難點在於,那隻金龜對飼主而言,幾乎像是母親的遺物,也因飼養多年有了情感,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樣的處置。最終,歐陽夢澍的團隊花了一整個禮拜,才成功勸說飼主讓院方接手。最後這隻金龜在痊癒並完成基本生存行為訓練後,順利重回野地。

文章封面首圖為協會救治後野放的綠蠵龜,左圖是已經幾乎絕跡的臺灣金龜,在臺灣要見牠們的模樣只剩金門了。 (圖片提供/汪仁傑,臺灣生物多樣性資訊網)

獸醫返鄉:從個案救治到環境守護

回頭來看「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的發起,源自於歐陽夢澍的一個小小念頭。

歐陽夢澍出生於金門,為求學來到了臺灣本島,從中興大學獸醫系畢業後,與太太在永和開設小動物獸醫院。原本預計退休後才要返鄉的他,因為高齡的奶奶身體狀況不穩定,因此動念回鄉陪伴照護奶奶。

恰巧當時接連發生水獺路殺、縣政府BOT案影響水獺生活環境等事,加上當年還發生了三隻水獺大小金、金莎分別從金門送往臺北市立動物園這樣的事件,種種野生動物面臨的危機,讓獸醫出身的歐陽夢澍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有能力填補金門在野生動物救援和保育上的缺陷?在這樣的念頭下,協會於焉成立,金門的野生動物,終於有了第一線的民間救援行動組織。 

在金門的這兩年,歐陽夢澍雙手同時運作動物醫院與協會,並以醫院的收入作為經營協會的部份資金;他也沒有放棄位於永和的獸醫院,因此每週來回臺北、金門,蠟燭兩頭燒。前陣子,他正式將臺灣的個人事業脫手,準備心無旁鶩地待在金門,除陪伴家人也全力投入金門的工作。沒想到造化弄人,就在他終於處理完一切手續後,奶奶竟溘然長逝。講到這裡,歐陽夢澍有些無奈,但他也笑著說:「不過到這個節骨眼上,本來就走不了了,因為現在大部分的金門人都已經知道我們的存在。」

協會剛成立時,大部分金門人對此是無感的,倒是歐陽夢澍同時經營的寵物醫院因與一般大眾息息相關,反而較受人注意。不過逐漸地,在網路、地方報導和相關單位的宣廣下,協會逐漸被看見,與縣政府合作救援動物,也成為了許多民眾發現受傷野生動物時,第一個會想到的通報對象。

獸醫師正準備野放協會救治成功的魚鷹。 

目前,協會平時的工作就是處理野生動物的緊急救援、復健、野放。但野生動物的緊急救援與小動物(寵物)救援相當不同,因為野生動物最終目標是野放,因此如果傷勢嚴重程度,已讓動物失去自主生活能力,就必須進行收容、轉作教學宣導或是安樂死。

一般而言,金門動物受傷原因包含路殺、鳥類誤入農田網子等,有時一天可能就會送來十幾隻鳥,但少的時候,兩三天才會有一隻需要救助的動物。歐陽夢澍坦承,在案件密集的時候,經常人仰馬翻。例如前陣子,金門查緝了298隻將要銷往中國的走私食蛇龜,協會被找來協助短期照顧。「那兩天很慘。」歐陽夢澍苦笑地說。

不過無論工作有多辛苦,談起救援成功的點點滴滴,他開懷地笑了:「只要能夠野放就很開心!」

救治之外,協會也在金門做野生動物知識的教育推廣,主要是介紹各種動物,破除人們對動物的迷思,也加強大眾面對受傷野生動物的處理常識。歐陽夢澍說,目前人們比較容易關心的動物是水獺,因為水獺外型討喜,然而他更希望能夠讓更多人關注龜、蛇這樣的動物。

對於金門整體生態發展,歐陽夢澍也有個計畫。目前協會因為人手大多是獸醫背景,因此工作仍以救援為主,未來如果有機會,他希望能夠讓自然生態相關背景的人進來協會幫忙,如此一來,就可以在整體自然環境上再多做一些努力。

協會困境:空間和人力缺口

目前協會有4個獸醫師,然而歐陽夢澍笑稱他們其實只算有「兩個半」的人手,因為他和另一個醫師都是小動物專業,在野生動物救治上仍有學習的空間,他們兩人加起來都只能算半個幫手。目前的人手大致可以應付一般狀況,也有招募當地志工來分擔教育推廣這部分的工作量,但如果單日送來較多的受傷動物,又或需要接手走私動物時,人力就會相當窘迫。

問起是否有打算再增加人手,歐陽夢澍表示目前確實有需要,不過頂多就是再加一位獸醫。一方面金門是離島,招募相對困難;另方面是薪水問題,協會目前經費一部份來自捐款,一部份來自縣政府的計畫,剩下的全都來自他治療小動物的營收,因此要負擔更多的人事費用,實有困難。

除了人力上的難處,空間缺乏也是個問題,雖然縣政府已經盡量幫忙,提供額外空間讓協會安置收容動物,但如果遇見收容爆量的狀況,又或是有體型較大的猛禽傷後需要練飛時,空間上仍有不足,讓歐陽夢澍思忖將協會遷至更寬敞的他處。

對於金門這個唯一的動物救援在地組織來說,面對即將舉辦的博弈公投,以及一個又一個不易解決的難題,協會並沒有因此洩氣、放棄,除了積極找尋解決之道,他們仍將繼續站在環境與開發的中間,為保衛不能發聲的野生動物全力以赴。

10月14日、15日理事長歐陽夢澍及協會工作團隊一同參與臺中市「挺挺動物生活節」,進行教育推廣。

相關資訊

想了解更多,可至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查看詳情。

由臺南大學吳宗憲老師召集學者及夥伴所組成。透過各種方式將涉及動保議題的「動物保護學」、政策與法律等,進行跨域討論、交互檢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