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潑

本名黃奕瀠。受過新聞與人類學訓練,擔任過記者、偏遠地區與發展中國家志工和NGO工作者,現專職寫作。著有《憂鬱的邊界》、《介入的旁觀者》等。
最新文章
熱門瀏覽
最多分享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七:死守土地,或逃離地獄?種糖也缺糖的矛盾之國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七篇,前六篇請見一:蔗糖之島、二:殖民與糖、三:控制一切的美國、四:失敗的土地改革、五:未被討回的正義——路易西塔莊園事件、六:永無止盡的奮鬥) 2016年聖誕假期之際,約莫是我在內格羅斯蔗農家裡吃喝的時候,一場大規模逃亡正在呂宋島中部進行:約莫 52名來自民答那峨的季節性工人(sakada)在農運團體幫忙下,偷偷地逃離路易西塔莊園(Hacien... 2018 年 02 月 28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六:永無止盡的奮鬥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六篇,前五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一:蔗糖之島、【菲關糖事】之二:殖民與糖、【菲關糖事】之三:控制一切的美國、【菲關糖事】之四:失敗的土地改革、【菲觀糖事】之五:未被討回的正義——路易西塔莊園事件) 路易西塔莊園(Hacienda Luisita)事件,是菲律賓近代史上的一個標記,它暴露了這個國家即使推翻獨裁,仍處在幾乎無可扭轉的政商結構下。但世人都... 2017 年 11 月 17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五:未被討回的正義——路易西塔莊園事件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五篇,前四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一:蔗糖之島、【菲關糖事】之二:殖民與糖、【菲關糖事】之三:控制一切的美國、【菲關糖事】之四:失敗的土地改革) 作為一個外國旅行者,時常會被當地人被問到行程。在菲律賓旅行兩個月,終於抵達最後一個島、降落馬尼拉艾奎諾機場(Ninoy Aquino International Airport)後,遇到的第一個人還是這麼問我:「在呂宋,你要去哪裡... 2017 年 09 月 14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四:失敗的土地改革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四篇,前三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一:蔗糖之島、【菲關糖事】之二:殖民與糖、【菲關糖事】之三:控制一切的美國) 新年與聖誕節對菲律賓人特別重要,Virom見我獨自一人,便邀我跟他一起回家過節。任職NFSW(全國蔗糖工人同盟)的Virom平時在艾斯卡蘭塔(Escalante)工作,只有放長假才會回到維多利亞(Victoria)。 即使這個城市緊鄰艾斯卡蘭塔,但要回到家裡... 2017 年 08 月 02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三:控制一切的美國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三篇,第一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一:蔗糖之島) (第二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二:殖民與糖) 如果說,菲律賓的糖業從西班牙殖民時期開始發展,那將它推向黃金時期,則要從美國接手開始算起。一八九八年,美國假借船艦緬因號(Maine)在哈瓦那外海被西班牙擊沈為藉口,向西班牙復仇,戰線從加勒比海延伸到馬尼拉灣,三個多月的戰爭在美國勝利的旗幟下畫下句點,殖民地所有權遭到重新分配,... 2017 年 06 月 16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二:殖民與糖 (本文章為系列專欄的第二篇,第一篇請見【菲關糖事】之一:蔗糖之島) Lemuelp Honor剛從台灣回到菲律賓。一見到我,連忙滑手機,讓我看看他們一家的旅行,即使他只去台北,仍讚賞連連,「台灣生活真便利。」這個生長在獨魯萬(Tacloban)的小商人很是羨慕。 獨魯萬位在雷泰伊島(Leyte),近幾年因海燕風災而受到注目、菲律賓人會說是伊美黛的故鄉,對二戰迷而言,絕對不會忽略這個麥克... 2017 年 04 月 30 日 | 阿潑 環境與人 【菲觀糖事】之一:蔗糖之島 台灣有句諺語:「第一憨種甘蔗互會社磅」,意指日治時期不公平的政策剝削農民。 蔗糖,作為一種殖民經濟可以追溯到十五世紀,哥倫布將甘蔗從西班牙帶到新大陸,但在這之前,糖便已工業的形式存在—這種農產品無法飽食,必須經過加工,從耕種端就是個勞力密集的產業,而後進入製作程序裡,最後則便運送到貿易體系中。因此,比起其他農產品,糖更能彰顯政治經濟的權力運作--不只是殖民者對殖民地,地主對農奴,... 2017 年 04 月 02 日 | 阿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