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植醫制度勢在必行!提升植保量能、確保生產者收益

臺灣屬熱帶及亞熱帶氣候國家,物產豐饒,生物多樣性豐富,作物有害生物種類亦多,農民於栽培過程中常需施用化學農藥進行即時防治工作,以確保作物收成。然而近年全球食安意識抬頭,且積極推動對環境友善的永續農業,國人對於食的安全要求越趨嚴格,並逐漸重視購買的農產品栽培過程之用藥合理性。為達總統食安五環改革方案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化學農藥十年減半政策目標,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簡稱防檢局)規畫推動植物醫師制度,期望透過訂定「植物醫師法」及「國家考試」,選出經過認證的植物醫師,提供農民專業、即時的服務。

封面故事
植醫四校育才之道!從課綱到實習,全面落實學用合一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加速推動植物醫師專法的修訂,「植醫四校」國立臺灣大學、國立中興大學、國立嘉義大學及國立屏東科技大學也配合政策,先後成立植物醫學相關系所和植物教學醫院,以培訓這群未來臺灣農業管理前線的中堅分子。無論是以分子檢測技術見長、擁有以農立校的百年基礎或是熱帶植物醫學翹楚,四所大學以植物醫學為核心,從不同的歷史沿革和師資陣容出發,依循設計嚴謹的課綱,帶領學生們領略植醫精髓,也實踐服務人群的社會責任。

封面故事
培訓重實戰!屏科大植醫照顧植物,更帶動農產業向上

國內培訓植醫人才的大專院校共有國立臺灣大學、國立中興大學、國立嘉義大學和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簡稱屏科大)等4所,其中屏科大植物醫學系以病蟲兼修、業界實習為基礎,積極培育能在未來走進田間與農民接觸、解決作物問題的植物醫師。

封面故事
美濃植醫的五年進化史

2016年9月,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培訓的全臺第一位「專任實習植物醫師」高佩琳,在美濃正式上線。她背負著許多人對植物醫師制度試辦成效的期待,也感受到在生產現場協助農民找出作物病因的壓力,沒有前輩可參考,她如何直面一道道關卡對症下藥?哪一樁案例又給了她成長的養分?

2021年5月,鄰家女孩般的氣質不變,已成為美濃資深植醫的高佩琳,身旁有新到職的植醫陳原諄分擔勤務,背後是農會大家長鍾清輝始終如一的支持,如今的她如何從容處理每一次的田間會診?一路走來的心得會是什麼呢?

封面故事
抽絲剝繭幫你治本!興大植物教學醫院做農民的後盾

2018年4月10日,全臺首座植物教學醫院在國立中興大學開幕。要讓農民精準用藥,達到農藥減量的目標,進而守護全民食安,植物醫師於其中扮演極關鍵的角色。在外來入侵害蟲的防範、行道樹的診療等面相,也都依賴其專業。待未來《植物醫師法》上路,建立制度、保障植醫的職涯,才能為臺灣的農業儲備足夠的醫療能量。

封面故事
客座總編輯|國立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院長詹富智: 作物健康才有食安,植物醫師守護全民健康

臺灣地處亞熱帶,病蟲害問題嚴重,近年的極端氣候,更是讓許多不該出現在我們這區域的病蟲害越來越常見。而臺灣農民只要作物發生問題,總是習慣去找農藥店解決,導致有很長一段時間,臺灣農藥單位面積使用量在全世界是數一數二。

封面故事
從竹劍到竹業的守、破、離 宏達竹劍50年修煉之道

提到竹加工業,你第一個想到什麼?是竹籤、竹筷、竹編還是竹雕?來到南投竹山鎮實際走訪,發現維繫上下產業鏈的粽子頭,竟然是你我皆陌生的「竹劍」!被喻為竹加工業頂尖技術的竹劍,從日治時代傳入,並發展出一套不同於日本的加工方法,是藝品成功轉型為商品的最佳案例,而究竟竹劍對於臺灣竹加工業有何重要性,多年深研生產技術的宏達竹劍第二代董事長林信宏用一句話回答:「如果沒有竹劍,竹山的竹產業恐怕已經消失。」

封面故事
從竹傢俱到竹眼鏡 在富岡交會的新舊光亮

竹子輕巧透氣、取得容易,早期農業社會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會取用並製作為生活用品的天然材料,位於桃園富岡老街上,現年86歲的戴阿爐便是一生與竹為伍的工藝師,從竹農具到竹傢俱,樣樣難不倒他;而同樣在富岡,還有一位鑽研製作竹眼鏡的當地青年阿飛,今年夏天即將返鄉駐點。這一老一少,一個是大型竹傢俱,一個是極其精密的竹工藝,兩者透過「富富小山岡.創生基地」的串連與推廣,讓更多人認識這項常民素材的百變風貌。

封面故事
構「竹」綠建築 建築師甘銘源喚醒臺灣人的竹子DNA

獲獎無數的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簡稱大藏)主持建築師甘銘源,早期專注在木構築作品,有感於臺灣木材來源高度依賴進口,碳足跡高,且多從非洲、南美洲的熱帶雨林砍伐,轉身投入在地原料的使用,與妻子李綠枝建築師一頭栽進竹構築的世界。身兼臺灣竹會理事長的甘銘源,也從「永續」與「文化」兩個層面著手,致力將竹材推廣給更多專業者認識與接觸,期盼未來能重塑臺灣社會運用竹子的DNA。

封面故事
深耕伐竹、跨領域轉型!泰雅竹鐮幫衝破產地重圍

推動臺灣竹材產業鏈升級,扭轉國產竹材價格競爭力不足是癥結所在,因此近年針對竹產業上游,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簡稱林務局)整合資源,實施生產合作社、集材機具補貼和竹材分等模式等一系列政策;身為臺灣桂竹最大產地,桃園市復興桂竹產業發展協會也參與各項計畫,以重建地方竹業為初衷,一同扭轉《原住民保留地禁伐補償條例》上路後,竹產地缺工、生產力下降和高勞力密集等劣勢,挑戰伐竹產業轉型加值的各種可能!

封面故事
全竹利用銳實力!林試所、工研院以創新竹產品拓展新藍海

由於時代變遷,竹材被塑膠等製品大量取代,加上臺灣竹產品不敵國外的低價競爭,竹林因竹產業沒落而荒廢。到了1999年,921大地震重創竹材加工重地——南投縣竹山鎮,更加速竹產業走向衰敗。因此,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的「竹產業轉型及振興計畫」和農委會林務局的「國產竹材產銷供應鏈建構與技術推廣計畫」下,農委會林業試驗所(簡稱林試所)和工業技術研究院(簡稱工研院)合作進行竹材加工製程及製品創新研發,協助廠商行銷、串連資源,期望復甦竹產業、開創產業新視野。

封面故事
前瞻臺灣竹林永續經營之道! 聽竹專家陳財輝品頭論竹

從古至今,竹子與臺灣的常民生活緊密叩合,竹子參與了我們的食衣住行,曾為臺灣帶來出口年產值超過新臺幣7,000萬元的經濟效益。然而臺灣人吃竹用竹,卻不一定識竹懂竹,放眼竹產業的綠金新趨勢,《豐年》專訪長期研究竹林資源的前農委會林業試驗所育林組研究員、現任中華林學會理事陳財輝博士,掌握竹子的生長特性、竹林的環境效益和「存三去四不留七」的伐竹撫育重點,不僅為竹子盡釋前嫌,更提出臺灣竹林邁向永續經營管理的方向,為竹產業的未來札下根基。

封面故事
全臺志工總動員,防治斑腿樹蛙的10年長征

臺灣37種蛙類中,外來種為美洲牛蛙、亞洲錦蛙、海蛙、斑腿樹蛙、溫室蟾(2021年3月底發現)共五種。美洲牛蛙自1920年代從溫帶國家引進臺灣,1960年人工養殖成功,期間雖有零星逸出,但都未在野外建立族群。而1998年發現的亞洲錦蛙及2005年現蹤的海蛙,因屬熱帶物種,分別局限在雲林以南及屏東地區,也未造成嚴重擴散。然而,自2006年第一起斑腿樹蛙通報至今,短短十多年便已擴散各地,究竟是什麼樣的天時地利,促成了斑腿樹蛙幾近全境擴散的局面呢?

封面故事
守護國門到田間農業第一線,防檢局實戰經驗大公開

外來入侵種不只對臺灣的生態環境造成顯著的衝擊,其中,疫病蟲害更會對農業發展造成影響,帶來重大的經濟損失;從早期的福壽螺,到近期的荔枝椿象、秋行軍蟲的防治,一直是臺灣農業發展重要的議題。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以下簡稱防檢局)做為國家邊境的守門員,多年來已累積不少實戰經驗,因應疫病蟲害對農業造成的危害。

封面故事
聖鳥的錯位!埃及聖䴉從萬隻限縮到二千隻的防治歷程

原生於非洲的埃及聖䴉,是近年來影響國內生態與農業的外來物種,其特點是粗黑下彎的鳥喙。由於其形象特殊,原先作為觀賞鳥類,由私人動物園引入臺灣;不過在三十多年前,卻首度在關渡溼地發現野外個體蹤跡。多年下來,因無天敵且適應狀況良好,已逐漸發展成龐大的野外族群。為避免埃及聖䴉持續與原生物種產生競爭,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林務局自2013年度起,積極投入埃及聖䴉的移除工作,慶幸目前已達顯著成效。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尤美娟說,相較於2019年度全臺埃及聖䴉族群數量高達1萬4,000隻,2020年度則下降至2,000隻左右,希望未來能完全根除。

封面故事
小恐龍亂入農田!美洲綠鬣蜥的人道移除策略

美洲綠鬣蜥(Iguana iguana)原產於中南美洲,過去曾是臺灣寵物明星,遭人為棄置或野放後,在野外後快速繁衍,已在臺灣建立族群,成為超強勢入侵種,不僅破壞植被並與原生物種競爭,影響本土生態,也造成農業損失,危及食物供給安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2019年依《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將綠鬣蜥列為有害的外來入侵種,並積極與各縣市政府合作移除。

不過,隨著體積龐大的綠鬣蜥屢上媒體版面,越來越多民眾自發性「為民除害」,也出現以不當手段捕捉綠鬣蜥的脫序行為,引發虐待動物爭議。如何在移除外來種、維護臺灣生物多樣性、降低農損的同時,兼顧動物倫理與人道處置,已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封面故事
當心異軍潛襲!林務局緊盯陸域入侵種

海島地形的臺灣,擁有獨特的島嶼生態系,卻也容易受到外來物種的影響;在諸多外來種當中,能夠建立穩定族群、快速繁衍擴散,且對原生物種帶來威脅,就被稱為「外來入侵種」。林務局作為外來入侵種主責機關,從小花蔓澤蘭、銀合歡、刺桐釉小蜂、蘇鐵白輪盾介殼蟲到埃及聖䴉、綠鬣蜥等,皆投入相當資源進行防治、宣導與移除,希望能有效管理,避免其造成生態衝擊或重大損失,為生物多樣性的維持與原生物種的保育上,多盡一份心力。

封面故事
【永續蜂業6】林下養蜂的實戰演練 阿里山上的拉拉克斯蜜園

「拉拉克斯」位於阿里山鄉特富野達邦村,在鄒族語裡代表「長滿杜鵑花之地」,「拉拉克斯蜜園」受惠於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蜜蜂至春天穿梭到秋季,從花蜜到花粉,一年四個季節都能汲取森林的不同精華。拉拉克斯蜜園負責人汪志敏三年前回鄉經營養蜂場,去年發現森林蜜的市場潛力越來越興盛,也開始教學部落的有志之士養蜂技術,希望透過林下養蜂另闢經濟收入來源,也找出部落特色。

封面故事
【永續蜂業5】來去森林裡養蜂吧!林下養蜂的特色與要點

一棵樹木從種入土壤到採伐,中間等待收穫的過程,與其他農產類別相比,是漫長許多。為了緩解林農在收穫「主業」木材之前的收入空窗期,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簡稱林務局)和林業試驗所(簡稱林試所)近年大力推動森林裡的「副業」,包含了段木香菇及木耳、臺灣金線連、森林蜂產品這三類品項。這樣以「不打擾原有森林生態」為原則,於林木下額外發展經濟的活動,被稱為「林下經濟」。其中,因為近幾年平地龍眼、荔枝的花蜜受氣候變遷影響而減少,森林養蜂更成為受矚目的項目。

封面故事
【永續蜂業4】蜜粉源綠肥作物 滋養土地與蜜蜂的功臣!

苗栗市八甲茶區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簡稱苗栗場)的試驗田,使用黃花羽扇豆(魯冰花)作為蜜粉源綠肥作物,繁花使茶區成為打卡景點,也吸引不少蜜蜂造訪,花期結束後還可耕犁入土增加肥分。苗栗場蠶蜂課課長吳姿嫺表示:「過去農民每月至少要除草一次,沒空除草,草就會長到接近果樹樹冠下緣。現在不僅不用除草,蜜粉源綠肥作物還可以提供肥分、保水、改善土質等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