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3日
首頁 新聞 食。境。生活 執著一口驚艷 三星上將梨小子—陳台昱

執著一口驚艷 三星上將梨小子—陳台昱

「中央山脈那邊梨山,是臺灣最早出產梨子的地方,海拔比較高,父親當年在那邊工作過,當時上山兩天,才下山一天補給。」戴著黑框眼鏡,說話不疾不徐的陳台昱,在自家梨樹下邊檢查幸水梨邊說,「三星鄉海拔才100(公尺),不好種,病蟲害比較嚴重,這邊原本是稻田,比較容易積水。」
臺灣溫帶梨品種在1929年自日本引進,在臺北及臺中山地試種,初期因山區多雨潮濕,致無法經濟栽培,及後至60年代後期,橫山梨種植成功,產量少,價格高,利潤豐,引起果農興趣,陳台昱的父親陳武雄正是其中之一。
今年35歲的陳台昱,九年前回到家裡果園菊之鄉幫忙,全權負責打理種植,自2013年起,獲獎無數,儼然已成三星上將梨代表人物。

第一年慘賠200萬 蛻變年年獲獎上將梨

24年前,從梨山學到技術的陳武雄,回到老家宜蘭三星鄉開始種植水梨,原本種植有大約500棵橫山梨樹,現餘300棵左右。橫山梨之名源於新竹橫山,屬華南東方梨的品種,70年代後期,部分果農將溫帶梨品種嫁接在橫山梨長枝上當作授粉品種,開啟臺灣「寄接溫帶梨」時代。

陳台昱剛回家接手果園時,什麼都不會,雖說小時候寒暑假都會幫忙,跟接手做是兩碼事。當初以為很簡單,結果卻在第一年慘遭滑鐵盧,虧損200萬。「雖說父母親很隨性,沒對我說什麼或怪責,但當時我真的覺得很愧疚,在完全沒有任何回收前,已經付出了200萬。」2012那一年的採收時間,梨子樹上的溫度高達60度,由於肥料過量,梨子肉質太細,結果造成嚴重蜜梨症,整區採收下來,只剩3成可以銷售。「那是我第一年,完全就是一個很大的震撼教育。」

第二年陳台昱開始慢慢調整,按照需要的量,再去請教也是在從事梨子生產的師傅,還有父親,加上參加產銷班學習。「我後來陸續做了很多調整,像肥料減半,然後營養劑的部分,我學會了判斷葉子,看它缺什麼,我再補什麼。」要怎樣判斷呢?「像葉子的張合,是判斷樹身是否缺水,而葉子的大小長度,還可以判斷葉子的氮磷鉀夠不夠,葉片小是不是有病蟲害等,像果樹初期需要補氮磷,小果期也需要氮,慢慢看,慢慢開始看得懂,大約種到第三年的時候,果實肉質跟甜度都適合。」

嫁接溫帶梨梨穗,是為了讓它授粉,開花結果,如果沒辦法成功就要淘汰掉,所以,嫁接長度大概預留15~20公分,給二次嫁接的空間。

2013年,菊之鄉果園獲得了三星地區農會當年上將梨評鑑「頭等獎」,「當時還是用父親的名字去比賽,豐水梨也拿到特等獎,回憶當時的心情,很感動,第一年虧,第二年打平,到第三年你覺得自己的品質很優秀,終於有受獎的肯定,會很感動。記得當時父母都裝作無所謂,說得獎都應該的呀!」那一年豐收,陳台昱說老天爺賞飯吃,雨都下在對的時間,熱就下點雨降溫,現在他種出來的梨子肉質即使一樣,重量也比不上那年那麼好。比賽長勝軍,去年2018年,陳台昱也獲得兩大獎項,包括三星上將梨(黃金梨)評鑑頭等獎,以及三星上將梨(豐水梨)評鑑參等獎。

放棄不放棄 種出驚艷水梨

從2012年開始,陳台昱種的水梨未停過得獎,只是五年前,歷經父親去世,傷心的陳台昱,曾經一度想乾脆把梨園收起來不做。「那時候是爸爸走的第二年吧,我當年回來是為了他,想說,如果把果園收起來,老媽就不用那麼辛苦,我吧,就出去找別的工作。」

身材壯碩的陳台昱,看起來確實是軍人的塊頭,典型的外冷內熱,說起種水梨侃侃而談,分析改善調整,並沒有太多的情緒,直到問起他想念父親嗎?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想呀,當然想。」多番思量,陳台昱還是打消了放棄的念頭,帶著對父親的思念,他捨不得放棄梨園,而且,接手一段時間,他也已建立自己的客戶群,每年六月,他就會陸續收到熟客電話詢問。陳台昱大學唸的是工業工程,跟父親傳統的管理方式會不一樣。2012年9月,陳台昱開始不再使用除草劑,以草生栽培維持果園更完整的自然生態系統。「他回來改變很多,但重本花太多。像肥料啦,那個營養劑都花太多了,可以說,比以前他老爸經營時,多一兩百萬的成本,要知道以前已經很會花了呀,肥料都用好的,我們這邊果園,跟別人不一樣。本錢都下很高,有客人來說要買,他都說要下禮拜,也要請他們等。」黃秀桃言談間還是有點不解,畢竟傳統的想法是,能賣則賣。

著緊梨子入口的驚艷度,陳台昱的採收時間準抓在梨子成熟度快到八分時,「因為八分對客人來說比較甜比較好吃,不必再放,直接冰一下冷藏就可以吃了。」但時間這麼緊張,造成的就是自己的風險。

「其實現在該採收了,但我還沒有,因為這陣子梅雨一直下,第一口沒有辦法讓客人驚艷,我就不敢賣。吸水過多,水份偏高,甜度會降低,豐水梨去年甜度14~15度,現在可以採收的幸水梨,甜度卻只有10度,去年這時候都已經13度了。」梨子愈晚採收,風險愈大,三星鄉農會的標準甜度是1 1 度半, 如果低於11度,陳台昱情願就放著,像今天去果園時,他摘了一顆幸水梨實測,「測甜度,上中下都要測,要把梨子汁液都壓出來,像榨果汁一樣,把汁液倒到測甜度機上, 就可以看到,你看,10度,跟我估計一樣,比往年少一度半,跟去年比少三度,會沒那麼驚艷。我測的是中間,如果測尾巴會有11度,吃到頭的話,會再少一點。」

  步驟一   切開梨子看果籽顏色,如果黑色就夠成熟。

  步驟二   測甜度,上中下都要測,要把它汁液都壓出來,像榨果汁一樣。

  步驟三   把汁液倒到測甜度機上,六月底的幸水梨還是只有10度。

  步驟四   看測甜儀的度數,跟往年比少一度半,比去年比少三度。

梨子收成看氣候 授粉怕雨 結果怕曬

為了等甜度上來,陳台昱還在等,「我們會凹啦,現在還沒有到艷陽天,還可以慢慢放著,如果是艷陽天,差兩三天,梨子就沒辦法撐,一定要採收,不然會有蜜梨症,就是看起來很健康的梨子,外面硬硬的,突然間有一塊軟軟的,這就會變成次級品,採下來全變成耗損。」

300棵樹,每年採收前就知道量,一旦耗損,沒有了就是沒有了,下雨不行,大太陽也不行,陰天不要下雨也不一定,每一棵梨樹都受氣候影響,突然降溫,它也會受不了,「尤其是我們這種平地的梨樹,壓力會比較大,因為它時常在不同環境適應中,海拔高的話, 它的氣候都很像,每年變化可能就是冷一點點,因為高地不會像我們雨那麼多。」雨量高,在冬天還有更大的挑戰,就是授粉時候怕下雨。「冬天寒流帶雨,會影響授粉,我們嫁接是要讓它開花讓它授粉,進口日本的梨穗,是為了要它開花結果,如果沒辦法開花結果就要淘汰掉,所以,會留一隻手掌長度,萬一不成,還可以有二次嫁接的機會。」陳台昱說,嫁接成功率大概在七成左右,算不錯,氣候不適合的話,有可能只有四成。二次嫁接的話,多選嫁接幸水梨,因為它的時間剛好適合,所以,每棵樹上都有兩個品種,如果第一批豐水梨沒有成功,大概21天後,會嫁接第二批的幸水梨,如果再不成功就沒有了。

陳台昱嫁接成功的豐水梨大約是七成,三成不成功的,才試接幸水梨,目前成功率幾乎是100%。再來,失敗的時間點,就看最後結果的時候,中途裂果的就等不到最後。「水梨如果失敗,還有一個原因,像今年,就是花苞過來的時候,比較不健康,裡面含穗率,跟它的孢子比往年還少,所以開出來沒那麼健康,結果率變很低,有些花開得很漂亮,但它沒辦法授粉,所以今年才會有一些補助的聲音與訴求,就是很多人沒辦法,成功率低於四成。」

九年默默耕耘,陳台昱已成水梨達人,說起種水梨的眉角滔滔不絕,平常用舌頭已能幾乎100%測出甜度,跟甜度機一樣準!看他削梨切梨,一片片精瑩剔透,陳家養的老狗「哈梨」吃得滋味,「牠已經等一年了呢!」一年一收,為了這一口清甜,值得漫長的等待。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9年7月號。更多內容 :udn讀書吧TAAZE 讀冊生活HyReadZinio華藝線上圖書館Kono

最新文章

鯊魚漁獲鰭不離身11月有新規定 抓違規更快速

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去年年會通過整合性鯊魚養護管理措施,針對鯊魚鰭不離身有新規定,並自今年11月1日起實施,漁業署也跟進修正相關規定,以符合國際漁業組織對於鯊魚護管的要求,包括刪除鰭身比小於5%的規定,以及明確規定當漁船捕獲鯊魚後鰭與身的處理方式。

貢寮九孔鮑11月盛產 初採池邊價行情讓漁會笑了

冬天北海岸當季美味,不能缺了貢寮九孔鮑!貢寮九孔鮑即將進入盛產季,現在已有養殖漁民試採,目前九孔池邊價1斤450元至480元的行情,比去年同期價格好一些,農委會漁業署長張致盛表示,養殖戶告訴他「氣候平順,九孔鮑生長過程順利」,本季九孔鮑價格應該會不錯。

【農產加工新紀元4】雜糧加工前的關鍵工序:採後專業篩選

保證責任臺中市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中都農合)透過各式各樣的加工品,為國產雜糧在消費市場打開一扇大門,而中都農合理事主席馬聿安認為,在談農產品加工之前,有一個步驟不可不重視:採後處理與專業篩選。

暖心!桃竹苗停灌區域「水稻區域收穫保險」將解約退費

桃竹苗缺水情形嚴重,經濟部與農委會於16日公告桃竹苗灌區停灌,這是首次於水稻種植期間宣布停灌,由於二期水稻的區域收穫保險已截止投保,農民保費已繳且保單成立,卻遇上保單除外不保條款,依約是不予理賠,但農委會農金局表示,承保的富邦產險表達善盡社會責任的意願,因此將與投保農民解約並退還保費。

豬肉產地標示第2波試辦 鎖定大賣場美食街 家樂福升級區塊鏈賣豬肉

豬肉及豬肉產品原料原產地標示政策即將上路,衛福部著手輔導店家賣場做好豬肉原產地標示作業,繼傳統市場為第1波試辦對象後,第2波鎖定大賣場及大賣場的美食街,衛福部長陳時中偕同新北市副市長吳明機22日前往家樂福訪視並蒐集業者意見。家樂福並宣布開賣區塊鏈豬肉,號稱目前最透明的生產資訊,連肉豬喝的水質,都可查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