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首頁 鄉間小路 藝文 【散場見】真正的家人是不會拋下妳的,給《小偷家族》的由里

【散場見】真正的家人是不會拋下妳的,給《小偷家族》的由里

《小偷家族》榮獲2018年度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是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電影作品,劇情描述東京下町林立的高樓大廈之間,存在著一間平房破屋,裡面住了老奶奶初枝,治和信代夫妻,妹妹亞紀與兒子祥太。某個冬夜,治和祥太帶回了渾身是傷且瑟瑟發抖的小女孩由里,使得原本就貧窘不堪的家族起了變化,並讓家人成員彼此間的祕密和傷痕,逐一顯露。

由里,既然妳比較喜歡這家人給的新名字,那我就用「凜」來稱呼妳,好嗎?

會加入這個家族,一開始是個意外,是年紀堪可成為父親的治,以及如哥哥一樣的祥太將妳「撿」回家的,幾塊可樂餅,妳就心甘情願跟著他們回家,回到那棟破窄的小屋,裡面擠住了不少人,除了治和祥太,還有老奶奶初枝、年輕的大姊亞紀,以及和治宛若夫妻的信代。

他們看起來就像一家人,而妳,是待加入的新成員。

過程中,妳曾有機會選擇,是要回到原生家庭中,還是繼續待下來,信代他們把決定權交給妳。不過,想也知道,那個說出「我也不想把她生下來」,並在妳手上留下疤痕的親生母親,根本是頭情緒難控的獸,妳不會選擇這一邊。

所以,妳決定留下,留在這個遊走邊緣且略顯古怪的家庭裡,妳告訴他們,妳更喜歡「凜」這個名字,這代表了一切,妳選擇他們做為妳的家人,雖然讓老奶奶初枝有點意外,不過也正如信代所說的,這是妳的選擇,會比較強,是種羈絆。

至於羈絆所指為何,若用日本社會學者上野千鶴子的話來解釋,應該可以說是種「家庭意識」,在《家庭關係的形成和終結》書中,上野提到了構成家庭的要素分為「現實」和「意識」兩個方面。現實方面指的是家庭的形態構成;意識,即是家庭成立的意識,也可稱作「家庭自我認同意識」。

我想誰都能感受到,你們這家人具有強烈的「認同共識」,它的成形不只來自於化身為父親的治,會再再囑付成員彼此間的身分關係,更重要的是生活上你們對彼此細切的了解和關懷,像是初枝奶奶從冰冷的雙腳就能猜出亞紀有心事,以及信代緊緊摟著妳,跟妳訴說什麼才是真正的愛的時候。

所以,你們彼此心意相通這點毋庸置疑,不過在構成家庭的現實型態上,就相對薄弱許多。

會這樣,貧窮當然是個重要關鍵,為了生計,能夠偷的、拿的、賺的你們都不會放過,但生活終究只是如此,攀不上好,卻能輕易的壞。依照作家威廉.福爾曼(William T. Vollmann)在《窮人》裡的描述,如果將人生比擬成時間不斷延長的宿營之旅,相對於豪華露營車,你們是帳篷品質低劣、會漏水的那一組,一旦遇到下雨,可能就有危險。而且更慘的是,你們不但脆弱,就連現在的生活方式和組合,也不見得合法。

我想祥太一定是看到了癥結,明白這個家的組成是何其悖理,它無法給得更多,也沒辦法瞞騙太久,這美好的棲息地根本見不得光,必有曲終人散之時。所以,當雜貨店老闆塞給他零食,並好心提醒:「她還太小,別讓妹妹做這樣的事。」就是劃下句點的開始了。

PROFILE

路瑋 

邁入中年的電影愛好者,比較常窩在家裡看電影,不愛上電影院享受大螢幕,可能是因為這樣,看見與分享的,總是電影裡的那些幽微小處。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2月號

最新文章

聖誕佳節將至 台北花市聖誕紅供貨量足、價格也穩

下個月就是聖誕節了,各處開始陸續出現聖誕節相關佈置,除了聖誕樹,最應景的擺飾及花卉,則莫過於聖誕紅了。做為全臺規模最大的花卉批發市場的台北花市,在佳節前夕,也開始掌握聖誕紅的整體產銷狀況,並開始進行聖誕節產品交易會,以媒合承銷業者的訂貨需求。

農科園區擴建165公頃完工 百公頃土地招商中

全國最重要的農業科技產業聚落就在農業生物科技園區,雖然位於國境之南,但仍吸引108家農企業進駐,106年找地投資又擴建了165公頃,如今已擴建完成且開始招商,目前已有中央畜產會及京冠、馥裕、大統、峰漁等農企業通過審查,申請承租擴充區土地;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表示,包括擴充區在內,屏東農科園區可望有180家農企業進駐營運。

陳吉仲:CPTPP有11個會員國都准萊豬進口

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豬肉及可食部位,明年起可合法進口,但國內對於開放萊豬進口仍有不同意見,農委會主委陳吉仲23日表示,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11個會員國允許萊克多巴胺豬肉進口,面對如此重大議題時,應從專業角度看問題,以理性來探討,因為這是涉及產業界發展、食品安全、國際經貿的重大議題。

畜禽飼料抗生素剩9項 減量計劃加碼4年減3項

畜禽飼料會有時會添加一些抗生素,目的是促進產食動物生長並預防疾病,但因細菌抗藥性問題日益嚴重,減少抗生素使用已成世界趨勢,響應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提倡「世界抗生素警覺周」,農委會23日舉辦活動,宣誓謹慎使用抗生素,並立下目標,4年內減少3種抗生素飼料添加物使用。

我只賣咖啡豆,不賣咖啡——隱身永康街巷弄的咖啡人林詩博

午後,寧靜的小巷弄裡,傳來輕微但熱鬧的聲響,循聲走近店家門口一瞧,那是咖啡豆在機器裡翻滾的撞擊聲,老闆林詩博端坐在烘豆機前專注地盯著溫度儀、傾聽豆子的聲音變化。溫度來到設定的180℃,豆子開始劈哩啪啦作響,節奏從慢到快到慢,就在似乎快要靜止時,又再次傳來爆裂聲響,「這就是一爆和二爆,聲音不大相同,焙度也差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