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8日

人物

用蚵仔釀酒,以酒說土地的故事

以牡蠣為原料釀成的啤酒會是什麼滋味?催生臺灣第一支牡蠣啤酒「黑琵樂穀」的關鍵人物——蟹兒創意公司執行長張文誠與人稱蚵男的蚵農黃翊誠,連線遠在上海的釀酒師熊大維,三人隔著螢幕舉杯暢談。

少年北管團的嘻哈直播

比起知名大廟,老鎮窄巷裡的小廟,總在地方亮起了火光,指引著居民信仰,也為在地青年點亮一盞傳承明燈。鹿港牛墟頭的景靈宮前,這群嘻嘻哈哈年方二十出頭的青年因著好奇與熱情,拾起傳統樂器,復興過去活絡於此地的北管軒社,吹吹打打地踏上文藝復興之路。

吳晟×吳志寧——從埤圳湧流出來的信念、詩和音樂

初夏梅雨季,從彰化溪州市區沿著圳溝往上游走,眼前滿是今年第一期的金黃稻田。這條圳是乾隆年間開始修築的「莿仔埤圳」,將濁水溪水引進稻田灌溉,幹線有39公里長,灌溉面積遼闊。

侯力元×吳韋德——吧檯裡的水果酒藝術家

臺灣以水果王國聞名,水果農產品一年四季都精彩,也成了調酒師最接地氣的創作素材。 從一杯MIT的水果調酒裡頭,看見調酒師走訪產地了解風味形成源頭的投入,也重新爬梳品飲文化的細節。

【時與光】苔與蘚闃寂地默長

苔蘚於我,不是微渺小物,是散步天地裡,密綠如織毛的布署者,無所不在圍籠著。樹花草隨風頷姿,枝葉形突,一步即擄獲視覺,探前景後景之外,遍染的綠譜系,毫刻等級的,謂之苔蘚。那是在仰望樹木群雄外,個人頷首沉思時的低迴不已,也像是壟高的山接續了緩坡平原,整個天地萬物才開始契密縫合而完整。 工作室地處的溼度達90%,庭院的苔蘚自然天養旺長,採集後入缸半悶養,供在眼睛與手日日可及之處。它們長速很慢很慢,慢到金髮苔屬群裡有一株小小葉,轉枯時,漸層地從頂端微捲發黃轉黑,漫染似的,直下底部,直至整株黑化。三釐米的榮枯距離,需歷時一個月。在同一群株,有些乍綠,鮮綠,側芽從旁探頭,生生不息,有些暗藏想退場的心意。冬轉春,晨昏陽光在它們身上移轉,從東移到西的時距裡,同步了植株闃長的痕跡。遮蔭它們的黃金串錢柳,細長葉在冬季積極掉落,讓苔蘚有了相對明顯的比例尺,拿著鎳子,一片一片夾起落葉,眼睛同時掃射到微小的苔;白髮苔好像抽高了一點?光照落差似乎讓它徒長,或者,提燈苔科正在瑜伽式地伸長身體,默默打算攀到另一個山頭去。   PLANTS 13種苔蘚(金髮苔科、羽苔科、白髮苔科、提燈苔科、葫蘆苔科、真苔科等等)、7種蕨類、1堇菜、1槭樹苗 玻璃缸尺寸45cm×17cm PROFILE 曾泉希 走草路,尋野花,愛種植。在設計藝文出版業,編輯、寫作多年。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一書。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5月號

【王盈發X顧瑋】用品牌和產品記錄生活

長期耕耘品牌策略的王盈發,遇上深究食品與生活的顧瑋,兩人在伴手禮誕生的路途上,一個守在前端自創品牌,不斷尋覓物產開發新品;一個在後端把關,讓產品與理念整合出具辨識度的品牌形象。

【看不見的人】永安沙灘的鰻苗寮

每到冬季夜晚,沿海淡水出海口就會聚集捕撈鰻苗的漁夫。在鰻苗寮裡的邱大哥說:「以前什麼都撈,一年四季都有魚苗,夏天撈虱目魚苗、蝦苗、蟹苗、鱸魚苗等,冬天就捕鰻苗,但現在全都可以人工繁殖了,除了鰻苗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如果鰻苗也可以人工繁殖,就不需要這麼辛苦的跑來海邊撈了!」

劃破黑暗的海釣不夜城 – 海釣船老闆

 夏日傍晚,攤販正準備打烊;稀疏釣客各踞海堤一角,隨興垂釣;靠岸漁船彷彿跟著浪潮緩緩喘息,甲板上則疊放空空蕩蕩的塑膠籃,而漁工蹲坐,低頭專心整理漁具,準備下次的出航。

世代魚販仔的家族事業-魚市場承銷人

父輩三代都是魚販仔,蔡清男小學畢業就去學賣魚,這一賣就是40年,歷經臺灣漁業發展最好與最壞的時代。靠著市場攤位,他和妻子養大了四個孩子、買了房子,目前在高雄市梓官區蚵仔寮魚市場有攤位,蔡家第四代也接手賣魚了。

凍封鮮味的後援補給站 – 製冰廠工人

漁用冰在漁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它可以在漁人出海時用來避免飯菜酸敗、替現流仔保冰,市場魚販更是少不了用它來保鮮。我們走入製冰廠工人的一日作息,看看製冰背後的繁重工事,又為工人譜出什麼樣的生活樣貌。

熱門

疫情當頭花卉需求超邊緣 農委會擴大外銷運費補貼品項、加碼金額

同為農作物的花卉,幾乎成了唯一被忽視的對象,業者急,農委會也急,因為花卉出口受阻,回過頭來就會打擊內銷價格。農委會國際處日前與相關公協會開會後,拍板擴大花卉外銷運費補助對象及金額,希望讓還能接到外銷訂單的業者,能順利將花卉賣出去。

【阿嬤的廚房】獻給美味人生的兩個廚房

打開便當的豐盛記憶,跌進一段又一段美好的廚房時光。在游楊雅如阿嬤的兩個廚房裡,一個是獻給家人的前半生,另一個是獻給自己的後半生。而今,她持續烹調的美味人生,不知不覺也豐富了陌生人,那有可能就是今天到訪的你和我……